人民幣近期疲弱以及2018年中國股市大跌正在引發投資者的不良回憶。他們對2015年8月人民幣貶值的恐慌,以及隨之而來的股市崩盤猶有餘悸。

中共官方周五(10月19日)公佈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速度為6.5%,是十年以來的歷史最低點,同時也低於預期(6.6%)。

同一天,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以及中共央行、證監會以及銀監會的高層(一行兩會)齊發聲,釋放信息穩定市場情緒。亞洲股市周五收盤走高。

今年迄今,中國股市和人民幣遭遇重挫,市場參與者亦擔心周五的股市反彈是掩飾未來經濟和股市進一步下滑的假相。根據美國金融數據公司FactSet的統計,截至目前,中國上證綜合指數年內已下跌近23%。

據「市場觀察」網站報道,英國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市場經濟學家瓊斯(Oliver Jones)分析說,隨著中國經濟前景和美中貿易戰惡化,中國經濟遭受的痛苦可能會加劇。

報道說,中美央行政策相背而行。部份市場人士表示,人民幣近期走軟是因為美聯儲(FED)收緊貨幣政策、而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放鬆貨幣政策所致。

隨著美國經濟異常強勁,美聯儲12月再次加息的可能性大增。根據美聯儲周三(17日)公佈的9月會議紀要顯示,全體委員都支持繼續加息,美國聯邦基金期貨交易市場預計12月美聯儲加息的可能性已增至83%。

中國經濟受國內消費、投資疲弱的影響,即使在出口貿易提前出貨刺激下,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仍不如預期。為此,中共當局已加碼公佈政策,以圖保中國經濟增長。凱投宏觀的瓊斯分析說,中共央行公佈的貨幣寬鬆政策和刺激經濟的措施可能要到明年年中才能見效。

由於人民幣始終徘徊在7的心理關口,投資者對中共當局會如何處理人民幣匯率走勢上——貶值還是動態穩定——的擔憂正在上升。

「人民幣漸進貶值可能有助於北京通過提高出口競爭力來緩衝美國關稅的影響,從而最終支持經濟增長。」期貨研究公司富拓(FXTM)分析師奧多努亞(Lukman Otunuga)表示,「但是此舉可能助長資本外逃,引發對貨幣戰的擔憂,以及給新興市場造成壓力。」

市場反應也體現了這種擔憂情緒。美國財政部周三晚間發佈10月匯率報告,仍繼續將中國列入觀察名單,未升級為匯率操縱國,數小時後(周四)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未緩解,反而觸及最低水平。

根據美國財政部的報告,自6月中旬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超過7%,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也下跌近6%。

「不管怎樣,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至7元以上,將會引發(投資者)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健康狀況的擔憂。」奧多努亞說。

他表示,人民幣突破心理水平將打壓全球投資情緒,同時讓亞洲的其它新興市場貨幣置於鐵板燒狀態。人民幣危機可能引發韓圜、台幣、馬來西亞林吉特(令吉)對美元的下跌,並可能讓這些地區的股市遭受猛烈衝擊。

丹斯克銀行(Danske Bank)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默黑倫(Allan von Mehren)也持類似看法。他在電子郵件中置評時表示,如果中共官方在流動性方面做過頭,「可能導致人民幣貶值,從而引發資本外逃,並且還會拖延國內去槓桿化過程。」

他預計,由於美聯儲和中共央行的貨幣政策繼續出現分歧,未來12個月美元匯率將升至7.20左右,而且這種貨幣政策的分歧最終可能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破壞,並引發類似2015年的亞洲股市崩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