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2016年美國大選最激烈的時候,CNN記者採訪過一位特朗普支持者,一位老年白人女士。記者列舉特朗普的種種不是,問支持者,特朗普如此不堪,為甚麼還要支持他?白人女士說,選總統又不是選聖人,只要他能治理國家就好。特朗普有治國的才能,他是神挑選的。後來看到不同場合,都有特朗普支持者說,特朗普是神指定的美國總統。

後來馬克‧泰勒的特朗普預言在網上傳播,他聽到神對2016大選總統的預言,特朗普上任後會做的許多事,比如美國對中共的貿易戰和對抗。他聽到神告訴他,「東方有猛獸試圖竄起,它自以為強悍無敵,但我在西方也有神獸,會帶給它神威驚喜,將它擊倒徹底。」

事實的確如此,特朗普正帶領著美國在貿易和許多領域中對中共步步緊逼。

其實,人間大事,不管人信不信,神都有安排,也會有個別人提前聽到或感覺到神的安排,把它們記錄下來並傳揚出去。馬克‧泰勒聽到了神的聲音,還有一個法國人在400年前也看到了神對今天的安排,那就是諾查丹馬斯。

在諾查丹馬斯的《諸世紀》中,他不僅預言了特朗普(他用Trumpet隱喻特朗普)的當選,也預言了美中貿易戰與貿易戰的結局。美中貿易戰的描述在第3.50的四行詩中。原文翻譯為:

「這個很大城市的國家不認為問題嚴重,

Trumpet召喚(這個國家的)國王出來,

梯子搭在牆上,這個城市將會悔恨。」

「這個很大城市的國家」 有人口眾多之國的意思,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這裏指中國。曾經有人以為這一節詩說的是美墨邊境,因為特朗普總是說要在美墨邊界上建牆。其實,此牆非彼牆。中共對美國和其它國家多年來用高關稅築起了一道無形的貿易牆,使得別國的產品進不去,但他們卻把自己裝扮成「發展中國家」,將許多產品以零關稅傾銷到美國和其它國家,造成別國工人大量失業,產業空心化。

特朗普剛上任時,中共以為他只不過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可以拉攏收買。他競選時說的對抗中共不平等貿易的諾言,也只不過說說而已,不會真的做,所以中共並不認為特朗普會對他們重磅出擊,不知道情況的嚴重性。「Trumpet 召喚(這個國家的)國王出來」 是指,特朗普發起貿易戰,關稅一波接一波,攻勢凌厲,直接挑戰中共的錢袋子,中共才發現處境被動,不得不倉促應戰。而且特朗普一再要中共決策層準備好美方需要的東西來談判。

特朗普對中共展開貿易戰之後,採取許多策略加重加大對中共的貿易打擊,而且在美國的各個領域全面清除中共的滲透和影響。世界上有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跟隨美國,與中共疏遠,取消與中共的合同,從揹負中共沉重債務的陰影中走出來。特朗普的種種策略及對中共的合圍,可以理解為攻城之梯。等到北京看清這種攻勢,城牆已架上雲梯,攻下城堡指日可待,它們將非常悔恨。

諾查丹馬斯還預言了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友善,他說:「Trumpet的臉貼著牛奶與蜜之地。」,牛奶與蜜之地指的是以色列。特朗普上任後,就將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正式承認它是以色列首都,做了歷屆總統都不敢做之事,所以諾查丹馬斯預言他很貼近以色列。諾詩中還提到Trumpet改變了金錢和標準。特朗普上任以來,退出了許多不公平的貿易和條約,美國不再滿世界撒錢,並且打擊專門占美國便宜的所謂全球自由貿易;還有,特朗普不講「政治正確」,揭穿左派社會主義的假自由、真專制和墮落,重歸傳統、崇拜神,的確改變了金錢與標準。

諾查丹馬斯400年就預見到美中貿易戰,是因為這是神早已安排好的。人看世界,眼花繚亂,不知所措,其實所有的劇本都寫好了,正驚心動魄地一幕幕在人間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