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輪倒閉風潮,中國網貸平台已經從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驟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業內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擠壓下,未來12個月內,平台數量將降至50家左右,有評論說,中共新一輪的割韭菜行動正在進行。

今年8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出台的《關於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自律檢查工作的通知》,已下發至各省市網貸整治辦,通知要求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合規檢查。

從《檢查通知》來看,合規檢查是備案的前置條件,經過檢查的平台將被「分級分類」處置,經過各方確認、且基本符合信息中介定位和各類標準的網貸機構,才有資格接入指定的「信息披露和產品登記系統」,再經過一段時間運行檢驗後,條件成熟的網貸機構才可申請備案。

在大陸金融行業有二十多年經驗的金融人士劉燕林(化名)對大紀元表示,實際上這是中共釋放的一個政府的引導性信號。「現在各地都在慢慢地收緊,據我所知,現在除了幾個同步平台之外 ,其它的基本上都不太符合要求。」

他認為,除了幾十家國企直接或者間接控股的平台,能留下的民企平台只會有幾家。「在資產、資金、政策支持上,都會明顯向它們(國企)傾斜。比如說對資質的要求,所有的註冊資金要十個億以上,像一般民營資本根本沒辦法達到這一點。它(中共)不會出一些強制性條款,它是用政策的引導,和市場的擠壓來實現這個目標的。」

據《金融時報》報道,多名業內高管表示,新的監管浪潮將迫使多數公司退出P2P行業,他們認為能夠生存下來的企業可能有幾百家或者遠低於50家。

報道引述北京P2P貸款平台盼貸網(Pandai)的創始人霍中皓(Roger Ying)的話,「發牌是一個漫長的流程,旨在淘汰P2P公司。」他覺得對50家倖存企業的預測都過於樂觀。

新政策 新一輪「割韭菜」

劉燕林表示,在新政策下,平台不得不重新申請牌照,「原來比如說有五個機構,電信許可、金融許可、安全許可、工商許可、稅務許可,每一個許可都要花100萬以上,那麼它們(政府部門)已經賺了一波了。這個時候,很可能它說,必需要其它的執照、證件、相關部門的批文。」

他說:「割韭菜是一輪一輪地割,今天你來割一割,韭菜長起來後,換一輪再來割。」

劉燕林認為,中國人被「割」的命運是改變不了的,「跟政權有關。這是一盤死局,接下來還會有一大批人逃亡,一大批人死,破產,家破人亡。現在報道的就死了十多個人,沒有報道的還很多,但是死人沒有用,政府不會憐憫他們的。」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P2P實際上就是一種金融詐騙,是龐氏騙局,打著政府的旗號,再加上中共壟斷媒體的宣傳,各級地方官員從中獲利。

他表示,P2P是除了房地產和股市之外,中共使用的又一個回籠貨幣的手段。

「中美貿易戰,中國經濟下滑,資金出現緊缺,銀根收緊,這些都會讓資金鏈產生斷裂,會加速龐氏騙局的崩裂。即使沒有外界因素,它內部也支撐不下去。」

「中國市場就這麼大,幾千家P2P同時上,很快就把所有的人都捲進去了,所以現在老百姓有苦難言。中共突然一下製造了幾千萬、上億的金融難民,他們對中共灰心、絕望,這火藥累積、擠壓著,就等著最後的爆炸。」謝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