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交火,熱戰正酣之際,美方「匯率操縱國」名單放榜,中方鬆了一口氣。

美國財政部10月17日公布眾所矚目的《美國主要貿易夥伴外匯政策報告》,中國並未被列入「匯率操縱國」,但中國與日本、南韓、印度、德國、瑞士繼續留在「觀察名單」。

特朗普從選前就嚴厲批評中共操縱貨幣匯率,原本外界預期,特朗普很可能會在這次報告裏把中方列為「匯率操縱國」,一來兌現他的競選承諾,二來也對中共發動新一輪的制裁反擊。

不過,最後特朗普政府並未依照外界預期出牌。

為甚麼?

操縱匯率三項標準 中方未完全符合

首先,中方並未完全符合「匯率操縱國」的三項認定標準,包括「與美國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經常帳順差佔GDP至少3%」以及「持續干預外匯市場」。

儘管過去半年來,人民幣匯率大貶約10%,但美國財政部報告指出,中共央行近期對貨幣市場的直接干預仍屬「有限」。

的確,今年初以來,美國經濟在特朗普的領導下高速飛躍,美聯儲加息接二連三,使得國際資金紛紛轉向投靠美元,美元幣值持續推高,人民幣相對大幅走貶;加上貿易戰發酵,促使中國境內資金加速外流或企業撤離中國,進一步加重人民幣跌勢。

儘管中共官方一度為了應對貿易戰,曾有意放貶人民幣來抵銷美方的高關稅影響,但近期為了逃出「匯率操縱國」名單,中共央行試圖進場阻貶人民幣匯價,甚至還在香港發行「央票」回購人民幣,拉抬匯率,以規避「持續干預外匯市場」的指控。如今看來,似乎收到成效。

中國經濟陷陰霾 人民幣長期走貶 特朗普留餘地

再者,貿易戰開打後,中國經濟隨即面臨巨大壓力,中共官方相繼喊出「穩中有變、風險增多、難度加大」和「自力更生」等口號,折射出中共陷入困境,而中國各項經濟數據也持續下滑。

中國經濟下滑,自然加重中國資產貶值、人民幣下挫的寒霜陰霾,未來至少一年內,人民幣將伴隨中國經濟陷入長期貶值的悲觀局面。

美方對此知之甚稔,或許因此,美方暫時未用「匯率操縱國」名義來強勢追擊北京。從中或可看出,美方並不想「趁人之危、趁火打劫」,也無意將中國「置之死地」。

正如特朗普8月8日與企業家們餐敘時所言,「我們現在與中國發生一場小小的爭鬥,我們(經濟)持續上揚,但我也不想要他們下挫。」

畢竟,《孫子兵法》曰:「歸師勿遏,圍師必闕,窮寇勿迫」。特朗普雖出身商界,但商場交鋒之激烈並不下於戰場,因此特朗普也深諳為對手留有餘地、留條後路,可作為來日雙方談判議和的資本。

況且,設若此刻美方進一步制裁中方,將加速中國資金外逃避險,人民幣可能貶勢更深;而此刻美聯儲正醞釀年底再次加息,彼消此長,將使得美元更為強勢,人民幣匯價更低,屆時將不利於美國商品的出口競爭力,反而有利於中國商品出口,甚至讓中共能以更低的人民幣匯率來抵銷美方的懲罰性關稅。

G20川習會在即 特朗普再釋善意

特朗普對中方留下餘地,無疑也是為11月底G20峰會上,川習二人將再次會面,提前釋出善意。

「我跟中國習主席有著很棒的默契,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必要持續下去。」特朗普10月14日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專訪時表示,儘管雙方貿易戰交火激烈,但他仍對習近平保有尊敬。

特朗普還說,他會用「小衝突(skirmish)」一詞來指稱這次的貿易對抗,而非「貿易戰」。

不難發現,從大處到小處,特朗普都在對習近平釋放善意,對中國留下餘地。特朗普近期也頻頻透露,中方受到巨大壓力,想要恢復談判,達成協議。

「我與習主席有著非常棒的關係」,在17日內閣會議上,特朗普提及他對G20峰會的期待,「我想你們會看到兩國之間出現正面的好事,好嗎?」

中期選舉將至 選戰落幕再行決戰

中期選舉將至,是另一個促使美方暫時不以「操縱匯率」之名追擊北京的因素。

再過十多天,攸關美國內政、美中關係的中期選舉即將舉行,特朗普希望全力專注國家內政與共和黨內輔選工作,因此第二次「特金會」已經被推遲到中期選舉後再舉辦;而下一次特習會日期,也同樣落在中期選舉後。

此外,由於中共曾試圖干預中期選舉,意圖讓共和黨落敗,換取貿易戰談判的有利籌碼,因此特朗普政府很可能想再利用選前這段時間觀察,中共是否還在干預選舉,是否還在滲透、竊取美國政府與企業的機密資訊。

假若中共依然故我,無視特朗普與彭斯此前的公開警告,那麼選後美方勢必會對中共發動大規模的制裁反擊——不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勝選,特朗普都會反擊。

特朗普手上仍有武器 關稅戰或轉向金融戰

別忘記,特朗普手上還有兩項關稅武器等待啟動——2000億美元商品關稅稅率,明年起將從10%升高到25%;特朗普還另外備妥2670億美元商品,隨時準備徵收關稅。

然而,倘若美中戰局跨入明年,那麼這場貿易戰或許將從現在的「關稅戰」擴大延燒為「金融戰」。

這次美國財政部報告,雖未將中方列入匯率操縱國,但美方對中共的貨幣政策缺乏透明度表示不滿,美方強調「未來將持續監控、核查中方的貨幣運作狀況」,「中方應當追求更市場化的經濟改革,來支撐市場對人民幣的信心」。

並且,美方在日前達成的《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中,正式納入防止操控匯率的條款,美方也表明,未來的貿易協定都將加入類似條款,杜絕匯率操縱的不公平競爭。

換言之,美方已經未雨綢繆,為將來的國際自由貿易制訂更嚴謹、公平、透明的準繩,避免中共「享自由貿易之利、行保護貿易之實」的偷拐搶騙怪像再次重演。

如果中共依然不願放棄不公平貿易、竊取知識產權及強迫技術轉移等不道德的行為,則明年起,中共面臨的不只是貿易關稅的壓力,還將遭遇貨幣匯率乃至外幣交易的金融戰極限施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