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10月17日表示,因美國牧師遭拘押而對土耳其實施的制裁,現在可予以解除。當天土耳其里拉上揚,國際市場信心也獲提振。不過,這個消息帶給中共的就不是驚喜,而是驚嚇。因為中共最害怕的事情出現了:美國的經濟「核武器」正在顯露它的威力。

自從本月11日市場傳聞美國牧師將獲釋、美對土製裁將解除後,截至17日收盤,土耳其里拉已大漲近9個百分點。這對於全球經濟尤其是新興市場而言無疑是一劑強心針,但中共有理由恐慌。

因為中共與土耳其有一個共同點:兩者的政府高官近期都上了美國的制裁黑名單,被凍結資產、禁止與美國金融體系進行交易,而且土國部長還是因侵犯人權而遭制裁。

美國此舉是在釋放強烈信號:若不改變危害美國安全或侵犯人權的行為,美國將會使用威力巨大的金融制裁,甚至對具體行惡者進行精準打擊。

金融制裁尚未發力 土國未戰先屈

土耳其用自身慘痛的教訓,向世界證明了美國金融制裁的威力。

8月1日美國對土國部長實施金融制裁當天,里拉應聲大跌14%。因為美國的制裁警告意味濃厚,當月里拉跌幅一度逾三成。里拉閃崩激發土耳其債務危機,土國經濟一時岌岌可危。

土耳其人均GDP用了十多年翻三番,差點躋入高收入國家;但在美國金融制裁的威懾下,一個月就縮水三成,幾乎跌出中高收入國家行列。

美國金融制裁利劍高懸,土耳其選擇了改變,10月12日釋放了被關押兩年的美國牧師布倫森,美、土關係緩和。

金融戰警鐘響起 中共惶恐失措

9月20日,美國制裁中共軍委裝備發展部部長李尚福(Li Shangfu)。中共反應異常,不但迅速抗議、取消與美軍事交流,同時發動宣傳、抨擊美國「霸權」,稱美國做法「史無前例」。

中共的激烈反應,可以解讀為極度驚懼下的驚惶失措。因為被美制裁的李尚福並非「史無前例」,他只是美國制裁俄羅斯的附帶品;真正史無前例的,是去年被美國實施金融制裁的北京公安高巖。

2017年12月21日,美國政府依據《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開出史上第一份制裁全球人權惡棍的黑名單,其中就有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黨委書記、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高巖。

不過,中共顯然輕視了美國這個史無前例的警告。據國際媒體、國際醫生組織和人權組織披露,截至目前,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的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包括活摘器官的罪行仍在繼續;中共在新疆對各民族民眾的高壓迫害變本加厲。

直到李尚福這種級別的高官也上了美國的黑名單後,中共驚覺美國這次動真格,金融制裁箭在弦上。中共惶恐了。

無論是土國的未戰先怯,還是中共的驚惶失措,都表明金融制裁的確是美國政府的殺手鑭。

那麼,美國是如何運用金融制裁這個大殺器,來打擊全球的人權惡棍、腐敗高官或獨裁政權?

美國經濟制裁 一長串黑名單

首先要了解美國的經濟制裁。美國的經濟制裁體系龐大而複雜,大致可分為三類。

一是對特定國家的全面制裁,包括貿易禁運和金融制裁等;目前美國對伊朗、古巴、敘利亞、北韓等國家進行全面制裁。

二是對特定行業或物品的出口管制或進出口限制。其中,出口管制主要由美國國務院、商務部工業安全局(BIS)具體執行。而進出口限制由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執行。

三是對特定實體或個人實施精準打擊的制裁,也叫聰明制裁(Smart Sanction)或針對性制裁(Targeted Sanction)。目前是由美國經濟制裁主要執行機構——美國國務院、財政部和商務部,發佈不同的制裁名單來執行。

金融制裁執行機構——財政部OFAC辦公室發佈了八大類制裁名單,其中以「特別指定國民名單」(SDN List)最為出名。

除了SDN名單,OFAC還發佈了:行業制裁名單(SSI List),海外逃避制裁者名單(FSE List),非SDN巴勒斯坦立法會名單(NS-PLC List),非SDN伊朗制裁法案名單(NS-ISA List),外國金融機構第561條款名單(Part 561 List),13599號行政令凍結人士名單(13599 List),外國金融機構代理帳戶或通匯帳戶制裁名單(CAPTA List)。

美國制裁:「霸道」的警察?遲到的正義?

如果從制裁的動機來考慮,美國實施的制裁其實就是兩種:一種是維護美國利益,依據是《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國家緊急狀態法》、《愛國者法案》、《對敵貿易法案》等諸多法律,以及相關的總統行政令和財政部條例;另外就是出於人權道義,依據是《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以及特朗普總統依此頒佈的13818號行政令(Executive Order 13818)。

雖然美國政府實施的絕大多數經濟制裁都是為了美國的利益,但因為受制裁方要麼是本身人權記錄不佳,或從事恐怖活動,要麼就是違反美國禁令、與人權惡棍或獨裁政權做生意的二級制裁的對象,所以美國制裁客觀上起到了維護正義的作用。看看美國正在制裁的那些國家,就一目瞭然。

換言之,美國的確稱得上是手舞制裁大棒的世界警察,不過並非中共的貶義宣傳,而是捍衛人權和普世價值觀的秩序維護者。

因此從這個角度看,美國制裁對中共或許是「霸道」了點,但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卻是有點遲到的正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