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海外媒體綜合以色列多家媒體的消息,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率代表團將於10月22日對以色列進行訪問,並參加第四屆中國和以色列創新峰會,就擴大中以商業貿易的機會和合作與以方進行探討。

為何北京派出王岐山帶隊?筆者覺得原因主要有三個:

一、中美貿易戰下,美國正在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加強對中國高科技出口、中資在美國收購、投資高科技企業的限制,收緊中國科技人員的赴美簽證等。歐盟等西方國家也緊隨美國,採取了相應的措施,限制、封堵中共對高科技的盜取。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中共通過從美國等西方國家攫取技術、壯大自己,從而向世界擴張的野心受到了一定遏制,但深知自力更生不過是笑話的中共,並不願放棄自己的野心,轉而將目光投向同樣擁有高科技、且與自身有合作協議的以色列。能從以色列曲線獲得美國等西方技術,應是北京最為渴望的。因此在與美國就貿易戰達成協議前景渺茫的情況下,作為習親信的王岐山此次奔赴以色列肩負著重任,可以說,是起著救火的作用。同時,也可表明,中南海迄今並無向美妥協的意願。

二、王岐山目前是中以創新合作聯合委員會的中方負責人,以色列一方負責人是現總理內塔尼亞胡。王岐山率團出訪順理成章。

值得注意的是,該委員會正是去年內塔尼亞胡訪華與北京建立創新夥伴關係後建立起來的,其包括了中以雙方二十多個部門,幾乎涵蓋了創新和經濟發展各主要領域。根據中以制定的《創新合作三年行動計劃》,雙方合作將包括農業、水資源管理、信息技術、信息安全、生物技術、醫療健康、人工智能等重要領域。

目前,中以已經開展了一些合作,如成立了聯合實驗室、孵化器、創新中心、在常州成立創新園等創新創業平台;雙方還進行了人才交流,包括兩國政府間的創新人才培養計劃、創新領袖訪問計劃和青年科學家交流計劃。2017年在以色列最大規模的國際性高科技盛會「特拉維夫創新節」召開的時候,四川成都市在特拉維夫舉辦了「創業天府以色列特拉維夫專場」活動,並為成都(以色列)創新中心揭牌。而成都是中共「一帶一路」對外推廣的重要城市之一。

三、雙方高科技合作頻繁,以色列的高科技成為北京覬覦的對象。

在中以雙方的協議中,還包括以色列專家到中國進行技術指導,中國的培訓團和培訓班前往以色列進行高科技培訓的項目。而且非常明顯,北京對以色列高科技充滿著濃厚的興趣。

據2015年揭牌的常州創新園駐以色列辦公室主任汪洋介紹,在創新園提供的幾個平台中,就包括全國首家國字號的中以創新投資基金,這是專門針對以色列高科技項目,總額為100億元的投資基金。此外,還有人才和外國專家的服務平台;包括2000家高質量的以色列高端技術的中以技術合作平台。

2016年3月,北京還投資在以色列成立了「太庫以色列全球創新中心」。該中心總經理鄭小星說,創新中心已加速培育以色列企業一百多家,企業總估值超過100億人民幣。以色列國家創新署亞太處處長阿維魯弗敦也表示,近十年來,中以高科技合作的發展是前所未有的。

因此,以王岐山的身份前往以色列,既表示了重視,也有可能達成更多的雙邊合作,以彌補無法從歐美等國進口高科技的缺憾。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密切合作,以色列國防官員發出了警告:與中國進行貿易往來可能會給以色列帶來安全風險。據《經濟學人》10月11日報道,以色列官員關切兩大方面,一是中國公司參與大規模基建項目,二是以色列向北京出售的技術。

以官警察告稱,一些基建項目或讓中國得以暗中監視以色列一些最為敏感的資訊,如上海國際港務集團已在以色列港市海法港建造了新的運輸設施,而此處停靠著被認為擁有核能力的潛艇艦隊。不僅如此,以官員還擔心售往中國的「雙重用途」產品,比如人工智能和網絡技術,這些產品可用於情報收集和監視等治安和軍事用途。以色列商人稱,中國急切地想要獲取此類雙用途產品。

而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前局長以法蓮·哈勒維(Efraim Halevy)更表示,「以色列當然不得不與中國做生意,但是我們沒有一個能夠確保以色列不向中國變賣關鍵經濟資產和有價值的技術知識的嚴肅機制。」

在美歐等國家對中共保持高度警惕,在以色列國防官員發出警告聲後,王岐山的以色列之行會達到其預期目的嗎?中以高科技合作會受到限制嗎?要知道,作為美國重要盟友的以色列,在諸多問題上都要加強與美國的合作,特朗普總統上台後,在一片反對聲中,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了耶路撒冷,這樣的支持以色列不會不銘記在心。

因此,如果美國向以色列發出警告和施壓,以色列中止與北京在某些重要領域的合作,尤其是高科技領域,也是大概率事件。如早在2000年,因美國阻撓,以色列就撕毀了向中國出售「費爾康」預警機的合約,中以關係也因此經歷了一段冷卻期。誰能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