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持續升級,令近年來不斷下行的中國經濟更是雪上加霜。近日,原中國企業主及原中國金融高管盤點了中共當局在現金流捉襟見肘的情況下,如何豪奪巧取、併吞中小企業資產的手段。

2015年以來,大陸民營企業的倒閉潮不斷加劇,一直是輿論關注的焦點。早前報道曾說,民營企業倒閉潮在2017年達到最惡化!那麼2018年可謂最惡化的再加劇。除國際金融局勢變化造成影響外,中國製造業優勢不在等因素更擴大了倒閉潮。

「掃黑」

此外,原中國企業主蕭老闆(化名)向大紀元披露了另一鮮為人知的原因,中共當局巧取豪奪私企的資產,亦導致一批中小企業的倒閉潮。

蕭老闆說,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中國經濟繼續下滑,期間爆發P2P爆雷現象;此前股市經歷股災。大陸各地的老兵、卡車司機等各種群體抗議事件持續不斷,中共需要更巨額的維穩資金。但領導人仍然對外大灑幣。國內資金不足。

「第一輪從今年1月份的掃黑除惡開始,以打黑方式安上黑惡勢力的名,定成所謂的黑社會,就可以理直氣壯地、理所當然地把民營企業家的資產充公。豪奪一輪。」

這是中共掃黑的真正目的,一舉兩得。打壓以達到維穩的效果;搶劫的資金便於日後進一步維穩。因為,只有在社會上有一定影響力的,如這些民營企業家才敢提出結束中共一黨專政。「判10年以上,還不准減刑假釋。出來之後已經沒有意志跟中共鬥了;財產被沒收了。」蕭老闆說。

煤老闆的劫難

如陸媒8月份所報道的,2003年在商界崛起的山西柳林首富淩志集團董事長陳鴻志是個煤老闆,他控制官員、暴力侵佔煤礦,是盤踞在當地多年的黑惡組織。當局沒收了他八十多億的資產。

但6月份有媒體報道,淩志集團及陳鴻志始終牢記企業的社會責任。多年來,在家鄉開展公益事業,修路築橋、開展農業致富、建設移民新村;接下公辦民助學校,先後投資近億人民幣增加學校設備。

蕭老闆說,陳鴻志掏出17個億為家鄉百姓做善事,沒能逃脫這一劫。中共是「做案」,因此一些私企自己把公司關閉;他的朋友因言獲罪或被失蹤。「不知抓哪去,不跟家屬說。可能以(工程)圍標、詐騙銀行貸款的莫須有罪名,或因反動言論、對國家妄議被抓。去年發生的。」

「中共於2017年第一輪反腐敗時,已露出要掃黑的風向標。大陸現在都以黑惡勢力、黑社會來定罪,上訪的老人也能定成黑社會。且沒有律師敢幫做辯護,否則也定為黑社會。我已經感覺中共它要打壓了,就逃出來了。」蕭老闆說。

在《2017企業家刑事風險分析報告》中寫道,該年被定罪的民營企業家有1964人。

「全中國有六百多個城市,一千六百多個縣。保守地說,一個黑社會沒收一個、兩個億。每個縣城、每個城市(官員)都像完成任務式的,爭先恐後地抓黑社會!它(中共)要沒收多少錢?!」

公私合營

蕭老闆接著說,3月份以來,中美貿易進一步進入互加關稅戰,更深影響大陸的經濟。沒被定為黑社會的民企,中共要防止其資金外逃,欲將私企國有化。這又是一輪巧取。「先用輿論要你退出國內的經濟市場,然後要你自己交出來。」

「經過一輪打壓恐嚇,大型私企像王健林、馬雲、馬化騰自己主動上交,支付寶直接國有化;一部份(企業主)看形勢不好,很多上市公司主動讓國家佔股。說好聽是公私合營,其實叫搶。當局又提出私企的職工要當家作主。」

「這還不算,還有每個城市的城投公司,它可以宣佈破產。這一輪比P2P強一百倍,很多債務可以明目張膽地賴掉。沒有一個人能逃脫,逃脫的也只是暫時性的。」蕭老闆表示,肯定又一波民營企業倒閉潮會到來。

城投公司變國企

原中共央行、國有銀行分行高層管理人員弘勛向大紀元表示,城投公司實際是國企,大型的是央企。允許其破產確實影響非常非常大,也就是中共在甩包袱,全部甩給一般百姓。

城投公司的資金來源大致是三個:各級財政部門給的一個很小的註冊用的資本金,很多是所謂的房產、土地等,估價肯定是高估;第二個是銀行借款,把這些高估且無法變賣的資產拿去抵押,跟銀行貸款;第三個是發行債券。

弘勛分析:「要是破產,第一順序首先要把欠稅補足;第二把欠的工資補足,其餘就所剩無幾了。債券的資金來源是百姓的錢,銀行資金是百姓的儲蓄錢。實際就是俗話說割韭菜,把投資者的錢又洗劫一次。」

他表示,中共現在是捉襟見肘,經濟每況愈下。中美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經濟風雨飄搖,內憂外患。但都是中共自己的體制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