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華民國前海軍新江艦長呂禮詩在其個人臉書上披露了這樣一則消息:美國海軍研究辦公室排水量為3250噸的科學研究船「湯姆斯號」(Thomas G. Thompson(T-AGOR-23)),現正停靠於台灣高雄港9號碼頭。該艦由美國大學暨國家海洋實驗室使用,並具有遙控水下載具及自主式水下載具,可測量鹽度、溫度、壓力和化學性質等水文資料。預計在本月18日晚間11時離開高雄港,前往澳洲弗裏曼特爾(Fremantle)港。

呂禮詩其後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雖單純就「湯姆斯號」停泊而言,本身意義並不算特殊,但該艦前往澳洲如需要補給,也可南下至菲律賓,但卻在敏感時刻選擇在高雄港停泊,「引發了無限的想像空間」,其象徵意義值得觀察。

之所以會引發想像,呂禮詩分析指,首先,高雄港外海為中華民國國軍時常演習的「反潛第六區」,平均水深約500米,最深約1千米左右,為反潛操演適合地點。假如傳出的下月美國航艦將在東亞一帶活動的消息屬實,且有意自台海通過,「湯姆斯號」可能在現有資料基礎上,進一步確認水下水文。

其次,該地同時也是1996年台海導彈危機時,中共其中一枚東風15導彈的彈落點。1996年,中共為阻止李登輝連任,於當年在台海附近發射導彈和進行軍事演習。當時兩艘美國航母靠近台海,在美國的軍事壓力下,中共採取了「三不原則」,即發射導彈不會飛躍台灣本島上空;海軍空軍不超越台海中線;即使舉行登陸演習,也不會實際去佔領台灣的島嶼等。據後來的曝料,彼時中共軍隊發射的導彈並沒有使用實彈的彈頭。

無疑,結合近期美國的一系列強硬行動,呂禮詩認為美艦停靠高雄港的分析不無道理。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4日就中美關係的演講中,對於中共炫耀軍力,彭斯除了提到北京在南海人工島嶼建造軍事基地並部署先進的反艦和防空導彈外,還特意提到了日前發生在南海的中共軍艦挑釁美艦的魯莽行為,稱「我們不會被嚇倒;我們不會退縮」。

10月11日,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接受美國電台脫口秀主持人休伊特的採訪時警告中共不要再冒險,因為按照美國海軍的交戰規定,指揮官有權保護自己的戰艦。博爾頓明確表示,美方不會容忍中共威脅美國軍人。美國不承認中共主張的合法性。中共方面需要明白,美國決心讓國際海上通道暢通無阻。

就中共軍艦挑釁美艦一事,博爾頓稱「這是中共危險行為的一個例證」。「現在,已經有更多盟友加入反對中共的行動中去,除了菲律賓和日本等鄰近國家外,英國、澳洲等國也同美國一樣,繼續穿越南海水域在公海航行,而且,這些國家都準備在這方面做得更多。」

美國特朗普政府在亮出自己的強硬態度的同時,也早已開始了行動。除了增加美國國防預算,打造強大的美軍外,目前,為了遏制中共在太平洋地區擴展武力,美國空軍開始將其遠程打擊的首要軍備資產輪流派遣到太平洋,其中包括B-2轟炸機。據「國家利益」近日報道,太平洋空軍總部空中和網絡空間行動主任威廉姆斯(Stephen Williams)少將在一份聲明中說:「B-2幽靈轟炸機首次部署(在珍珠港-希卡姆聯合基地),顯示空軍在世界任何地方投射炸彈能力的戰略靈活性。」

B-2隱形轟炸機的特殊交變高頻材料隱身塗層,可提高其隱形能力。其發動機也有助於隱形。此外,B-2轟炸機在空中不加油的情況下,航程可超過1.1萬公里,並且能以高亞音速飛行。「幽靈」轟炸機最多可攜帶重達4萬磅(1磅合0.4536千克)的核武器或常規武器。

10月15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再次訪問越南,鞏固防務關係。他多次直言不諱地批評中共在南海的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指出中共在有爭議的島嶼部署反艦導彈、地對空導彈等令該地區迅速軍事化。

由上推之,美國「湯姆斯號」停靠在高雄港就未必僅僅是偶然了,只是大家都不說,但心裏都明白是怎麼回事的。

好笑的是,對於呂禮詩的曝料和分析,中共環球網於16日馬上予以「駁斥」,題目是這樣的:「台獨」已經在歡呼了!台軍嚇得趕緊表態。報道稱根據港務公司信息,該船在今年已在高雄港四次停留,並引用台灣國防部的說法:那是科研船,前身是美國海軍,但目前由華盛頓大學使用,執行的任務純屬學術研究,與軍方毫無關係。

維基百科資料顯示,「湯姆斯號」一直隸屬於美國海軍,其營運方之一是華盛頓大學。艦上有21名軍官和船員,2名海洋技術人員,最多36名科學家。其到底與美國海軍有否關係,其學術研究是否與軍方有無關係,北京軍方大概另有結論,而環球網相信台灣國防部的外交說辭不是傻到了極點,就是故意掩蓋北京的不作為和虛弱。

事實上,「湯姆斯號」今年連續四次停靠在高雄港,恰恰很能說明問題,說明美國早已為未來可能的衝突做準備,只不過近一個月將強硬態度變得更為直接和公開了。

去年12月特朗普在公佈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中俄就已被描述為對美國構成威脅的「修正主義大國」,批評中俄的言論甚至超過特朗普以往的表態。今年1月20日,在美國國防部公佈的《國防戰略報告》中明確提到,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修正主義」大國的重新崛起是美國的繁榮和安全的「核心挑戰」。報告稱:「國家之間的戰略競爭——而並非恐怖主義——是現在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注點。」

報告指:「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使用掠奪性的經濟手段來恐嚇鄰國,並且在南中國海對該地區的地貌進行軍事化。」「中共正在利用其軍事現代化、影響戰和掠奪性經濟,脅迫鄰國,改變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秩序,使之有利於中共。在中共持續其經濟及軍事力量,通過長期的舉國戰略取得實力的同時,短期內它將繼續推行軍事現代化計劃,追求在印太地區的霸權,長期則是取代美國取得全球優勢。」

是以,為了應對這一趨勢,美國必須增加國防支出,以使美軍更強大、敏捷,以及維持在隨時應戰狀態。那麼,「湯姆斯號」的學術研究與此無關嗎?雖然並不具備戰鬥力,但隸屬於美國海軍、且有著海軍軍官的「湯姆斯號」就不是美國軍艦了嗎?

很諷刺的是,據台灣《聯合報》2017年的報道,美國國會「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NDAA)要求評估美台軍艦互停的可行性後,中共駐美公使李克新曾在華盛頓告訴美國國會友人:「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

如今,美軍艦已經在今年四次抵達了高雄,北京一直都靜悄悄,李克新的鏗鏘之詞也不見了蹤影。難道將「湯姆斯號」不視為美軍艦,就可以掩蓋中共的虛張聲勢嗎?環球網的闢謠只能再打了其主子的臉,彰顯了其的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