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歐的遏制下,中共減少海外收購科技公司和戰略行業的行動,但是其在海外收購併沒有停止,而是轉移到比較不引人注目的領域。

彭博社報道說,在過去幾個月,美國主導一個行動,將中國買家擋住在發達國家的科技領域和其它敏感行業之外。

但是中國買家海外併購交易仍在進行,只是這些交易不那麼引人注目。一些交易是在大家不太關注的領域進行的,比如基礎設施、物流、健保,並且規模較小。其它一些交易發生在東南亞和印度,比如阿里巴巴集團投資印尼。還有一些交易發生在不太具有威脅的行業,比如安踏體育用品有限公司(Anta Sports Products Ltd.)收購芬蘭威爾遜網球拍製造商。

2018年迄今,中國買家進行了100億美元的交易。雖然這比去年同期減少了13%,但是它跟2016年基本持平,並且超過2006年到2015年之間的每一年。

中共轉向低調收購策略意味著在某些行業停下腳步,比如自然資源領域。這個領域曾經是中共從2013到2015年的重點目標。比如中海油砸錢151億美元收購加拿大的尼克森。

那些債務驅動的交易也停下腳步,包括摩天大樓、酒店和體育俱樂部,因為北京認為這些支出是非理性的。中共官方認為,這些交易是為了贏取資本,並將資本轉移海外,而不是為了加強中國經濟基礎。

海航集團今年早期拋售了希爾頓的股份,安邦保險集團也因為舉債收購海外物業被審查。

中共的另外一個策略是,科技巨頭向人口增長的發展中市場擴張。雖然這些投資可能不能立刻掙錢,但是它們為日後擴大提供了機會。

在巴西,滴滴出行收購了99 Taxis。此後滴滴在拉丁美洲擴張。在4月份,滴滴在墨西哥啟動服務。

這並不是說,中共就放棄了發達國家的市場。隨著中國購物者推動奢侈品銷售增長,像復星國際收購法國時裝品牌Lanvin,山東如意集團收購瑞士巴利國際公司等交易仍在繼續。

美歐遏制中共海外收購

今年8月,《2018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被併入美國《國防授權法》,並獲得美國國會通過。CFIUS(外國投資委員會)因此獲得一系列新的權力、更多資源、更多人力和更大監管權力,其對外國併購案的影響力也將擴大。

新法案的重點之一是,讓中共風險資本公司更難投資美國初創公司,以避免知識產權被盜竊。

受美國阻止中共收購美關鍵資產行動的影響,素來對外資開放的德國也開始對中共的收購潮變得警惕。

今年7月,在德國政府暗示將以安全理由阻止交易之後,煙台台海集團撤銷了收購德國精密機械製造商Leifeld Metal Spinning的計劃。

Leifeld生產用於核能源和太空行業的設備。就在這項交易崩潰之前幾天,德國國有銀行KfW宣佈它將收購電網公司50Hertz 20%的股份,以阻止中共國家電網公司收購50Hertz。

德國政府本月也宣佈,打算進一步收緊審查國防和國家安全行業的外國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