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近一個時期,「國進民退」成了「民營企業」的心病。日子一天天地越來越艱難,各種難處在逐一顯現:社保緊收、稅負重荷、融資困難、產權擔憂、外部衝擊⋯⋯不一而足。而僅一字之差的「國營企業」卻像是「生活在蜜罐裏」,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外界曾用「親娘、後娘」描述中共對待「國營」、「民營」的區別,特別是「揣摩上意」的人拋出「私企退場論」,加重了人們的這種擔憂。

就在人們被愁雲慘霧籠罩的時候,習近平作出了表態,「支持民營經濟毫不動搖」。不過話音剛落,山東青島的一場全市工會幹部到民營企業去掛職的動員大會,再一次引發了人們的熱議。據「青島新聞網」在10月8日報道,青島總工會將選派92名「掛職第一主席」進駐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

完整視頻:

點擊下載影片

消息表示掛職任期是2年,每月到掛職單位的時間在8天以上,省市兩級工會還專門為這些人配備每年2萬元經費。文件中稱,這些掛職人員的目的是「指導掛職單位建立和規範工會組織、建設職工之家、推薦企業民主管理制度建設」等等。

中共第二次社會主義革命風暴?

這不禁讓人想起中共人力資源和社保部官員邱小平的那番「企業民主管理」言論。邱小平在前不久表示,要讓民營企業職工「共同參與企業管理,共享企業發展利益」。

他的這番話曾經引起了一陣轟動,外界擔憂中共可能要加強對民間經濟和社會組織的管控了。甚至有觀察人士指出,「中共第二次社會主義革命的風暴就要來了,風已經起了。」

《人民日報》海外微信公號「俠客島」在文中指出,被媒體廣泛聚焦的國企資本收購民營上市公司的案例,今年已經達到了24家,這是支持近期「國進民退」論的一個有力證明。

人們的擔憂並非是杞人憂天,很可能是中共在一步步地這麼實施。大家知道,上世紀50年代,中共搞「公私合營」,派幹部進入私營企業,實際就是變相搶奪私營企業主的財產。中共規定,社會主義成份佔領導地位,合營企業必須遵守中共的計劃,處於「被領導」地位。說是中共代表與私營企業主共同經營負責,實際私營企業主有職無權。

可想而知,誰會讓自己的勞動成果被別人霸佔呢?但是沒有辦法,資本家要麼接受公私合營,要麼捲鋪蓋走人把企業留給中共。用老百姓的話說,中共是「三面架機槍,只准走一方」。

而現在中共讓工會幹部到私營企業去掛職,很像是當年的「公私合營」。唯一不同的是,中共現在並不強調領導地位。也就是說,平時還是由私企老闆控股經營。

不過大家注意,中共已經在很多私營企業中建立了「黨組織」,它強調的是「黨要指揮一切」。中共的這種做法,用現在一個比較熱的詞來說,就是「滲透」,但它最終目的還是要吃掉私營企業。

各界反對「消滅私有制」習李出面

有網友直接勾畫出了中共的運作路徑:「先派工會第一主席掛職,然後再派第二主席,直到把工人積極性調動起來,然後老闆就老實了,老闆最後跑路。」有匿名網友質疑「這是試點嗎?」「自己家不想請保姆怎麼辦?」

網友的描述應該說是比較準確、也比較犀利的,中共歷來要推行一項違背民意的政策,都是先讓一些小角色說一些上面不好說、不能說的話,用他們的言論「放風試水」。當看到沒有太大的反抗,就找一個地區進行試點,說白了就是強制推行。在中共的暗示下,「試點」沒有不成功的。接下來就是中共把這種「試點經驗」向全國推廣,「以點帶面」,最終達到全面管控的目的。

長期關注民營企業的四川大學講師楊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政府的這項舉措是「殺富不濟貧」。「我覺得,現在好像有點要殺富,但是殺富不濟貧。這一次殺富是要動一點真的了,因為中共好多辦法都用了,好多人都說過。如果這樣一來,國內經濟環境就要緊張了,老百姓又要有新一輪遭殃了。」

其實中共體制內部並不是沒有反對的聲音,上個月中共副總理劉鶴組織的「50人論壇」上,多名體制內的經濟專家學者都表示了否定態度,甚至言詞很「激烈」。中共經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表示,今年年初說要消滅私有制,最近又是要私有制退出,這都是一種不和諧的聲音。

十天後,習近平和李克強也雙雙表態,要支持、保護和扶持民營經濟的發展。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習李已經表態,為甚麼地方政府還在推行中共官員入駐非公有制經濟政策呢?浙江大學學者蔣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如果不是中共政府的決定,基層官員是不敢如此操作的。「恐怕這個事情的源頭,一開始就在上面,否則下面這些人,不會掀起這麼大的風浪。絕不是空穴來風。」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