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計畫將人民幣匯率問題作為解決美中貿易戰的核心部分之一,並繼續向北京施壓,加快其經濟改革。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週六表示,在貿易爭端中,需確保人民幣不會競爭性貶值。

美國多次指責中共刻意讓人民幣貶值,以獲得競爭優勢。對此,中共表示否認。週六(10月13日),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在印尼峇里島召開的年度會議期間,梅努欽說,中共官員告訴他,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不符合中國利益。但梅努欽也說:「我們希望確保(人民幣)貶值不被用於貿易競爭。」

梅努欽在週五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貨幣問題必須成為美中貿易談判的一部份。

人民幣自4月底以來兌美元下跌超過8%,至上週五達6.91,接近十年來未見的心理重要關口7.0。中共央行行長易綱週六表示,將保持人民幣的價值「大致穩定」。但一些分析師表示,人民幣疲弱將持續存在。

貨幣條款對商業談判來說很重要

週五(10月12日),梅努欽在接受CNBC採訪時也談到將貨幣納入貿易談判的問題。他表示,確實要確保貨幣是貿易討論的主要部份。「我們想要確保無論我們在貿易上做甚麼,我們都不會因為貨幣而損失。如果你看到USMCA(美墨加自貿協議)協議,我們第一次將貨幣條款納入協議。這對於商業談判來說是重要的。」

針對下週美國財政部將發佈半年度匯率政策報告,梅努欽拒絕透露是否將中共標識為「匯率操縱國」的信息。梅努欽說,財政部每週都會審查匯率問題。「因為我們一年兩次提出(匯率政策)報告,我們會不斷審查這些趨勢。我們通過數據,以及非常具體的規則和機制(進行審查),我們的報告在基於兩個不同法案的前提下呈交給國會。」

他也提到和易綱進行的交談。他說:「我表達了我對貨幣(人民幣)疲弱的關注,我們也談到如何尋求更加平衡的貿易關係的途徑。」

IMF:避免將匯率用於貿易競爭目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徹底改變中共知識產權盜竊、以國家為主導的工業補貼和貿易政策。特朗普也指責中共刻意令人民幣貶值,以獲得貿易優勢。

在金融市場出現新動盪之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國週六發佈的一份公報試圖通過承諾加強對貿易問題對話來緩和投資者的緊張情緒。

在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的公報中,成員國也同意討論改善世界貿易組織的方法,以便更好地解決貿易爭端。

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在聲明中說:「我們承認,自由、公平、互利的商品及服務的貿易和投資,是(經濟)增長和創造就業的關鍵因素。」

「我們將避免(貨幣)競爭性貶值,並且不會將匯率用於(貿易)競爭目的。」公告說。

在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的公報中,成員國也同意討論改善世界貿易組織的方法,以便更好地解決貿易爭端。(FABRICE COFFRINI/AFP)
在國際貨幣與金融委員會的公報中,成員國也同意討論改善世界貿易組織的方法,以便更好地解決貿易爭端。(FABRICE COFFRINI/AFP)

貿易戰 關稅是非常重要的談判工具

在週五接受CNBC採訪時,記者問到美中貿易爭端,梅努欽對此表示,需要將美中貿易談判放到美國和其它國家也在進行貿易談判的大環境下看待。他說,美國與墨西哥、加拿大達成自貿協議,美國和南韓達成貿易協議,美國正在和歐盟談判,特朗普總統在聯合國會議上宣佈與日本開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針對中國,梅努欽說,非常清楚對中方提出的要求,「我們需要(中共)進行結構性變更,我們需要一個互惠的貿易關係,而且我們應該可以增加數百億美元的出口。」

關於中共知識產權盜竊和301條款,梅努欽說,總統完全正確,這些關稅是非常重要的談判工具。總統決定改變美中貿易關係的基礎,並進行平衡、公平和互惠的貿易。

他還提到11月底的G20峰會,特習或有可能會面。他說,如果有積極的方向,那麼特習將進行會談。但美國需要一些前提工作,以確保有些改變,美中可以有更平衡的貿易關係,且要確保美國公司不再被強制轉讓技術。

特朗普總統決定改變美中貿易關係的基礎,並進行平衡、公平和互惠的貿易。圖為2018年7月6日青島港口工作一角。(Getty Images)
特朗普總統決定改變美中貿易關係的基礎,並進行平衡、公平和互惠的貿易。圖為2018年7月6日青島港口工作一角。(Getty Images)

白邦瑞:中方將會讓步

被特朗普稱為頭號中國通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週五對霍士新聞表示,他希望特朗普和習近平儘快達成貿易協議,不過仍有一些未完成的事情。

若特習在G20峰會上進行會談,白邦瑞說,這次會議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解決世界上兩個最大經濟體自7月以來的關稅戰。

「事情必須得到解決,以便中方知道如何與特朗普總統達成協議,但我認為他們(中方)還不知道。」他說。

「所以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有一些機會,習近平將會給特朗普總統提供一些他(特朗普)尋求的重大讓步。」白邦瑞說。

白邦瑞還說:「他們(中方)當然不希望所有出口產品的關稅達到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