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紐西蘭學術界通過媒體揭露,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向紐西蘭各大學提供數百萬元(紐西蘭元,下同)資金,這將侵害紐西蘭的學術自由,而且紐西蘭注入的公共資金,也等於在資助中共進行海外滲透。

中共在紐西蘭奧克蘭大學、坎特伯雷大學和維多利亞大學均設立了孔子學院。紐西蘭Stuff新聞網依《官方信息法》獲得的數據顯示,去年這三所大學共獲中共資助款84萬元,但各大學總共為孔子學院投入了130萬元。過去三年裏,這三所大學共獲230萬元中共注入的資金。

孔子學院遭全球唾棄

Stuff文章說,(不明就裡)的擁護者將孔子學院視為學習中文普通話的良性載體。但近年來,孔子學院受到了嚴格審查,被指所講授的內容都是關於中國的洗腦材料,並傳播其黨文化言論。

截至目前,中共已在全球149個國家設立了530所孔子學院。但中共假借孔子之名輸出其黨文化之實日益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並被廣泛唾棄。2013年,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宣佈關閉孔子學院,創下全球首例。

美國特朗普總統8月份簽署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明確規定,五角大樓不得資助美國大學中的孔子學院。同月,北佛羅里達大學宣佈將在明年2月關閉2014年設立的孔子學院,原因是其課程和活動不符合該校的發展目標。

出於對中共潛在影響力的擔憂,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正在審查該州教育廳與孔子學院的關係。

Stuff文章表示,雖然紐西蘭還沒有看到有關孔子學院的公開辯論,但紐西蘭學者們紛紛對孔子學院的資金提出質疑,包括紐西蘭為孔子學院注入的資金所起的作用、北京政府提供的大筆資金是否帶有附加條件、紐西蘭的學術自由是否會受到影響等等。

紐教授:紐西蘭在資助中共滲透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坎特伯雷大學政治科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表示,由於紐西蘭也在為孔子學院提供公共資金,實際上紐西蘭正在協助中共推進其海外議程。

「紐西蘭需要增強有關中國的知識和語言技能,但我們應該通過以紐西蘭為基礎的計畫來實現這一目標,不受中共政府資助項目的審查限制。」也就是說,紐西蘭需要的是未經中共審查的中文和文化項目。

維大教師:孔院禁止討論關鍵話題

維多利亞大學(簡稱維大)語言與文化學院兼職教師坎貝爾(Duncan Campbell)對孔子學院的「大量禁忌領域」感到擔憂,特別是與北京有關的政治敏感話題。

他說:「這些禁忌領域正是大學系統要突破的目標。我們註定要進行高難度對話,但在中國不行。全球各地的孔子學院都禁止談論新疆、西藏和台灣等話題,所有最關鍵的問題都不允許討論。」

對此,布萊迪補充說,孔子學院僱用的員工可能不會是法輪功、藏傳佛教或台獨的追隨者,這些團體被中共視為威脅。所有孔子學院的章程都規定,他們不會違反中國(中共)的法律法規,而目前在中國,像法輪功這樣的活動是被禁止的。

「對中國的理解外包給了中共」

去年維大孔子學院從「漢辦」獲得了超過36萬元的資金,2017年該大學孔子學院的總預算超過62萬元。所謂「漢辦」是中共「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的簡稱,也就是孔子學院的總部,是中共教育部直屬機構。

坎貝爾表示:「向孔子學院注入60多萬元資金是不合適的,這相當於把我們對中國的理解『外包』給了中國共產黨。」他認為,維大應該將這些資金或更多資金投入到對中國的恰當研究中。

中共「嵌入式」滲透令人擔憂

坎貝爾對媒體表示,所有國家都在某種程度上將其「軟實力」擴展到海外,但沒有一個國家有孔子學院這樣的項目,將其嵌入東道國的大學之內。包括法蘭西聯盟和歌德學院,它們都是獨立自治的,它不會干擾現有學術機構的框架。

他說:「有關中國和孔子學院的問題在於,我們是在和一個一黨專政的國家打交道,實際上我們不是在和一個民族國家打交道。」

坎貝爾發現的問題與調查類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導演秋旻(Doris Liu)所反映的情況完全一致。

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說:「孔子學院的辦學模式與其它西方任何一個語言推廣機構都不同,其目的就是要依附到西方教育機構裏面去,變成它的一部份,因此中共就有機會從內部去施加其影響力。」

「而且這種辦學模式有很大的迷惑性,因為民眾會將其視為該大學的一個學院。」

高教聯盟:外來資金蠶食學術自由

紐西蘭高等教育聯盟主席格雷(Sandra Grey)表示,各大學需要調查一下,中共提供的資金是否會阻止各大學對中國進行自由調查。她認為政府高等教育專款不足等一系列因素導致紐西蘭學術自由被「蠶食」。

格雷表示,人們一直擔心,包括外國政府在內的外來資金很可能帶有附加條件。「中國(無惡意地)投資高等教育不是壞事,但我們確實需要考慮他們的做法是否會阻止我們批評中共政府的政策和行動。」

「孔子學院安插在我們的機構內部並獲得了其合法性,因此他們需要按照紐西蘭的立法行事。紐西蘭立法規定了學術自由的存在,我們的教育機構應該是社會的批評者和良心。」

「孔院與其它機構關係過於密切」

經濟學家及新中關係評論員瑞德爾(Michael Reddell)表示,他擔心孔子學院與紐西蘭外交政策機構和其它大學工作之間的聯繫過於密切。他舉例說,維大孔子學院主席布朗(Tony Browne)同時兼任該大學紐西蘭當代中國研究中心(CCRC)的主席。

據Stuff新聞網了解,自CCRC成立以來,布朗的雙重角色已經在該中心領導層內部造成了緊張。

瑞德爾說:「我想布朗不會積極壓制任何有關中國的負面研究,但他的存在可能會影響到那些受命從事這類工作的人,例如CCRC負責人。」

坎貝爾將布朗的雙重角色描述為「不可能的情況」。他說:「很難理解它是如何運作的。當然我認為這不合理。」

孔子學院定期向中領館匯報

依《官方信息法》公布的信件顯示,奧克蘭孔子學院定期向中共駐奧克蘭領事館匯報情況。2017年8月,孔子學院通過電子郵件向中領館發送了2017年下半年的「重要事件」日程表,其中包括在奧克蘭恆天然總部大樓舉辦的10月論壇,其主題是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

郵件中說:「紐西蘭政府和私營部門將『一帶一路』視為非常重要的貿易機會,孔子學院將以此為主題,與紐西蘭智囊新中委員會(NZ China Council)合作舉辦論壇。」

布萊迪教授表示,這次論壇超越了孔子學院的既定目標,約有100名中國和紐西蘭商界和學術界代表參加。

2017年3月,前國家黨政府與中共簽署了關於「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使紐西蘭成為簽署這項備忘錄的第一個西方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