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無論是影視明星,還是任職國際組織的中共高官,亦或成功商界人士,誰不會失蹤或更有安全感?《華爾街日報》週五(10月12日)刊發一段影片報道說,「答案很明確。不管你是誰,共產黨都會抓你。」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中共近期正是用一些高調的失蹤範例,對社會釋放更廣泛的「恐嚇」信號——讓人失蹤數月,既不確認也不置評。

朱明說,因針對對象是明星、高官以及富豪,僅僅是這種不確定就足以產生寒蟬效應。

「當人們不清楚發生了甚麼的時候,他們會更緊張」,評論人兼出版商洪晃就大陸著名影星范冰冰失蹤、在9月時也告訴《紐約時報》。

10月初,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的妻子打電話給法國警方報告說,孟宏偉在回中國後失蹤。隨後,中共公安部才通報孟宏偉涉嫌違法,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

幾乎同一週,范冰冰在避稅醜聞中消失三個月後、重新現身,她在社交媒體上向粉絲道歉,並感謝黨的「好政策」。

而更早的,對中國一些所謂成功的官商企業家,比如肖建華、吳小暉消失,中共當局也從未給出任何解釋。

朱明說,在中共體制下,這種失蹤的恐嚇手段已從對異見人士、宗教及信仰團體、維權人士,衍生到明星、高官以及富豪身上。

「你反對它(中共),它要消滅你,你擁護他,它也可能要消滅你。它認為需要消滅的就要消滅,以至造成每個人都有危機感,都懼怕共產黨。」大紀元編輯部文章《九評共產黨》之二曾深刻揭露共產黨的恐怖基因。

下面就近期明星、高官以及富豪的失蹤案例解讀中共的恐嚇政策。

影視明星失蹤 認錯也要掛念黨的「栽培」

范冰冰是中國最紅的當代影視明星之一,從6月起三個月杳無音信。《紐約時報》9月14日刊文說,范冰冰的失蹤在其粉絲中引起了擔憂,在業內同行中引發了恐懼。

「人們對一個在中國如此有名的人目前狀況——就連她是被拘押還是躲了起來——都知之甚少,這本身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中國政治、商業、娛樂和名人的模糊交集。」報道寫道。

在全球媒體聚焦范冰冰去了哪兒時,范冰冰10月3日突然現身,在微博發表致歉信。雖然致歉信確認其失蹤與中共當局對影視行業逃稅行為的調查有關,但在其失蹤的100天裏,范冰冰沒有被指控任何罪名,也沒有中共官員證實她是否正在接受調查。

范冰冰工作室位於上海附近的無錫市,該市公安局一名官員表示,「我們從上到下都是有統一口徑」,「對外不接受採訪、也無可奉告。」

更奇怪的是,范冰冰的公開致歉信寫道:「沒有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沒有人民群眾的愛護,就沒有范冰冰。」

凡是熟悉中共話語習慣的人士,都能洞悉中共的感謝或認錯標準公式。范冰冰認錯要感謝黨,與中共運動員明星獲獎後要感謝黨如出一轍。

中國18歲滑雪運動員周洋在2010年獲獎後對記者說,要感謝父母、隊友以及教練……隨後周洋遭到中共體育總局官員的批評,對方稱,應該先感謝黨和國家,然後才能感謝其他人。

朱明說,中共的恐嚇政策在於,時刻要人「依賴黨」、體現黨的存在感,哪怕你是明星,獲獎要感謝黨,認錯也照樣要感謝黨的培養。

被失蹤和政治環境惡化 富豪加快移民海外

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從2017年1月到目前尚未露面,而安邦保險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也是幾個月沒有消息。

根據追蹤研究中國財富的《胡潤百富》(The Hurun Report),中國有以美元計的億萬富翁647名。

朱明說,中共當局也發現了這一現象,所以強調用「黨」的領導統一商界人士的認識。對於很多富豪來說,中共國內的政治環境是微妙的。中共當局一方面要求商界領袖保持對黨的忠誠,另一方面又許諾支持和保護商業權利,而兩者之間無清晰界限或有實際約束力。

台灣知名網絡評論家朱學恆曾一語道破這種現象,中共的立場是無論娛樂、商業、經濟,都跟政治永遠掛在一起。

所以,不少中國富商選擇低調行事,把錢存在海外,以防萬一。「精明的企業家已經看清了風向」,胡潤百富的董事長胡潤(Rupert Hoogewerf)曾在2017年10月告訴《紐約時報》。

根據胡潤研究院今年6月發佈的《中國投資移民白皮書》,平均財富約2,900萬元(450萬美元)的中國富人中,有37%在考慮移民,12%已經移民或正在申請移民。

除了教育質量和環境污染是富人移民的最主要原因,食品安全、醫療水平、社會福利、資產安全和政治環境也出現在移民原因之列。

中共高官人人自危

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被證實接受調查的消息也很戲劇。香港《南華早報》引述消息說,孟宏偉9月底乘機返回中國時,「一落地」即被中共紀檢部門「帶走」。

直到一週後(10月5日),孟宏偉在法國的妻子向當地警方報案丈夫在中國失蹤,此事才為公眾得知。

兩天後(7日),中共當局正式確認孟宏偉的失蹤消息,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表通報說,孟宏偉「涉嫌違法、接受調查」。同日,國際刑警組織亦發聲明指,收到孟宏偉辭呈、即刻生效。

朱明表示,孟的失蹤對中共副部長以上的高官透露信號是,即使到了海外,中共也有辦法伸手夠你;但更深層的信號還有:讓這些高官也同樣害怕、並覺得難以找到退路。

過去中共高官有多本護照、或別的渠道出國,同時家屬移民海外的比例也非常高。海外自由亞洲電台2011年的一篇報道曾援引網民在新浪微博中發佈的一條消息,內容是:(據)美國政府統計,中共部級以上的官員(包含已退位)的第二代有74.5%擁有美國綠卡或公民身份,第三代91%或以上都是美國籍。

2013年還有香港媒體報道說,76%的政協委員和57%的人大代表持有外國護照,並戲稱以前的「橡皮圖章」——人大、政協應改名為「萬國俱樂部」。

無論明星、高官以及富豪,「無論他們是誰或身在哪裏,所有中國公民現在都必須應對共產黨擴大的警權」,華日週五的報道提醒說。

大紀元專欄記者何堅在7月發表文章(題為「逃逃逃,逃離中國與逃離中共」)分析說,中國人為何要逃?就如同參與曝光山西毒疫苗的律師張凱所說:「真慫」。但是逃離中國,只要中國共產黨這一惡之源存在,中國就不會有希望。

「中國從來不是中共,中共更代表不了中國。逃離中國,救不了這個國家;逃離中共,才救得了中國。」他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