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河南民眾司子堂向大紀元記者投訴,他妻子於2006年在北京307軍醫院做腎移植失敗,並發生醫療事故糾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表示,該病人的整個醫療過程,再次證實中國存在活體器官庫。

河南省新鄉市長桓縣居民司子堂表示,他妻子王巧雲於2003年被診斷患尿毒症後開始做透析。之後於2004及2006年,兩次在北京做腎移植手術。第一次成功做完腎移植手術後她沒有適當保養身體,因農村裏家事操勞過度,並且照顧3個年幼的孩子,3個月之後換上的腎就不能用了,她又開始做透析。

腎源不工作 北京軍醫糊弄病人

2006年在北京307軍醫院,王巧雲做第二次腎移植手術。司子堂說:「2006年6月,我妻子自己在北京做透析,我在外地工作。307醫院通知有腎源了,她自己就去了,繳了2千塊錢,沒給(主刀醫生)送禮。他(醫生)就給咱移植了。醫生道德壞啊!實際這個腎源有問題。」

司子堂回憶,當時妻子王巧雲做完腎移植後,隔天下午就因心臟衰竭而被進行搶救。由於剛移植的腎不工作,尿液排不出去,院方卻還一直給她輸液,就造成了心包積液。

河南省新鄉市長桓縣居民王巧雲2006年於北京307軍醫院,做第二次腎移植手術失敗,並發生醫療事故糾紛。(圖片:家屬提供)
河南省新鄉市長桓縣居民王巧雲2006年於北京307軍醫院,做第二次腎移植手術失敗,並發生醫療事故糾紛。(圖片:家屬提供)

那幾年為了王巧雲雙腎衰竭問題,他諮詢了多個知名專家,了解了不少腎移植病理。

「之後,我一說(諮詢過)這麼多專家,那主任當時臉都出汗了。完了就(承認)說:這個腎不行,到時候有合適的腎源再給你找一個。說儘量越早越好,把這個腎再摘下來。然後又開始讓她做透析。」司子堂說。

醫生告訴病人家屬 器官來自法院

那時曾有醫生告訴司子堂,移植的主刀醫生是跟法院買的器官。司子堂說:「人遭槍斃後拉到車上。他們怎麼取呢?他這個車也是救護車,武警的車,不過它車上繫個紅布,醫生也是穿的武警衣服。槍斃完了都拉到車上,取各種器官的都有,這是聽醫生說的。」

司子堂接著說:「醫生把錢先給了法院(人員)。他為了自己不受損失,認為老百姓不懂,腎源不工作也給病人移植。就像當時我妻子移植,它腎不工作就給妳把口縫上了。錢(腎源費)拿到手了,他才說腎源不行。壞都壞到這地步。」

當年王巧雲6月3日做第二次移植手術;到了9日把本就不工作的腎源取出後,當晚就出現病危情況而搶救;6月19日夜間發生大出血;6月26日,再次出現大出血才查出,是做腎源移出時,動脈接口沒有縫合好。而主刀醫生泌尿外科主任陳立軍,是以打止血針和弄個沙條綁緊腰的部位來止血。

「我當時就說那種方法是糊弄人,出了那麼多血,肯定還得輸血啊!6月3號、9號、19號到26號,24天開了4次刀,輸血輸了7790毫升血,(因此產生)移植抗體96.3%,(往後)不能再做腎移植。之後我就在所在地的豐台區法院起訴307醫院。」

司子堂說,最後法院判醫院賠償9萬多人民幣,差不多就是付給醫生的腎源費、307醫院的移植及醫療等費用。

首次腎移植 2個月就找到腎源

話說王巧雲於2003年10月被診斷患尿毒症後,開始在鄭州的醫院做透析。有專家建議儘早做腎移植。司子堂11月開始在北京的醫院為妻子尋找腎源。2004年1月份就在北京朝陽醫院成功地做了腎移植手術。

「當時,鄭州那邊『腎源』比較多。考慮北京這方面做得好,那時候北京友誼醫院、301醫院等醫院,按國家說這些是最好的醫院。去過北京友誼醫院,後來說不行,它醫院太黑了,就連麻醉師都得要紅包。所以就回301醫院。」

司子堂表示:「因301醫院患者較多,等待移植時間太長,等了十來天。那時候301醫院一般都是從黑龍江那邊取腎。301醫院最多的時候一晚上十多例同時手術。我知道的這方面多了,因為給我妻子看病,北京整個跑遍了、接觸了好多好多這方面的信息。」

「就改找朝陽醫院的專家做腎移植。原先是在鄭州七院做的檢查和配型、抗體檢查。周日下午給(朝陽)發過去,禮拜二通知我們有腎源,禮拜五下午就給換腎了。並且這個腎源特別好,是一個小伙子的腎源,大概二十來歲吧他(醫生)說,是河北省滄州獻縣的。那時候說是槍斃人取的腎。」

司子堂說,妻子做完移植手術隔天早上做化驗,她各項指標都正常了,3天後就能下床。他還說,當時非常多外國人到中國換腎,都一個禮拜之後就坐飛機飛回家了。外國病人的移植費高,所以「醫院願意給國外人換器官。」

「直到約2007年,有個國家的人到廣東中山醫院換腎,回去之後說中國人器官買賣。從那,衛生部出台,不能讓國外人以探親訪友來(中國)換(移植)器官。從那就管得嚴了,之後就形成黑市。」

專家:再次證明中國存在活人器官供體庫

對此,「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向大紀元表示,這個案例有兩個特點,說明當年那幾家醫院的換腎病人等待時間短,且腎源充足。為甚麼說等待腎源時間短是個問題?因為移植器官有配型的問題,人的血型有4種。

國際腎移植協會多年經驗拿出的「組織配型」標準是6.5%,配型成功比例是非常低。而正常情況下得人死亡之後才能捐獻。資料顯示,2006年以前中國沒有人捐獻器官;2009年全中國只有120例捐獻。

汪志遠說:「就算有器官能用,還有一個時效的問題。就是從有血液供應的情況下,取出放進保護液裏,腎臟熱缺血不能超過半小時,超過就壞了。心臟是3到4分鐘,肝臟是5到6分鐘。那非常難啊!機率非常低。在海外,外國人形容取得組織配型相容的器官做移植,像摘天上星星那麼難。」

「這件事說明,中國有活摘器官的現象存在;有活人器官庫的存在。再一次證明了追查國際的調查報告結果,從2000年開始,中國大陸出現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在全中國範圍內大規模的、爆炸性增長的器官移植現象;在全中國範圍普遍存在著活人器官供體庫。」汪志遠指出。

10月8日,在英國廣播公司(BBC)播出的名為「該相信誰?中國的器官移植」(Who to Believe? China』s Organ Transplants)調查報道節目中,記者追問被指控為活摘器官的重要責任人、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那為甚麼我打電話到中國醫院去,很快就獲得了移植肝臟的機會?這怎麼可能?」

黃潔夫神色略帶尷尬,口氣緊張地稱:「我不想回答這問題……」隨即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