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自宣佈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以來,從政治、經濟和軍事上對中共祭出了一系列超級組合拳,而且近期的勢頭越發越猛,讓外界看到,這屆美國總統要從根本上解決中共威脅的決心。

外界注意到,特朗普在3月宣佈對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後,對白宮的班子也進行了重大調整,罕見出現了中國通團隊,似乎在為特朗普接下來對中共的連串出擊做好準備。

本文將從特朗普團隊調整以及美國近幾個月對中共的多方面反擊,來說明特朗普總統徹底解決中共威脅的決心。

特朗普核心團隊的重大人事調整

今年3月,特朗普核心圈人事發生重大調整。對華貿易溫和的前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因為反對徵收鋼鋁稅而提出辭職。特朗普隨後指定CNBC政論名嘴庫德洛(Larry Kudlow)接任。庫德洛上任後,多次指責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並堅決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對華政策。

幾乎同一時期,美國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兩個重量級職位也先後易主,立場溫和的蒂勒森和麥克馬斯特被換掉,對華強硬的蓬佩奧和博爾頓分別掌管外交和國家安全。

改組後,特朗普核心圈的對華鷹派人物為國務卿蓬佩奧、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以及商務部長羅斯等人,備受關注。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說,這些人的一個特點就是大部份都是中國通,這在美國歷史上是比較少見的。這套人馬對中共威脅都有非常清醒的認識,都對中共的態度很強硬。

對於國務卿一職,特朗普之所以將立場溫和的蒂勒森替換為對華強硬的蓬佩奧,中國問題專家、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認為,蓬佩奧的思路,與特朗普幾乎一樣。在美國應對中共、北韓等棘手的對手的時候,更能體現特朗普的戰略、落實特朗普的戰術。

此前曾擔任中情局局長的蓬佩奧,對中共的伎倆同樣是瞭如指掌。蓬佩奧曾在多個場合呼籲重視中共對西方國家的威脅,如中共竊取美國機構的商業機密和對美國的滲透。

CNBC的節目主持人克萊默(Jim Cramer)分析認為,特朗普選擇蓬佩奧做國務卿,給中共發出了一個驚人的信號,「這等於(宣佈)中共是我們的知識產權和經濟方面的敵人」。

特朗普新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是出了名的鷹派人物,他曾擔任過美國副國務卿、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等職務。在奧巴馬時期,他經常撰文批評奧巴馬政府在外交上的「軟弱」,批評奧巴馬在對待中共、北韓、伊朗等問題上太過柔性。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是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堅定支持者。他一直批評中共通過「操縱貿易」使美國製造業的工作大量流向中國,提倡加大保護美國貿易的力度。他也是發起中共盜竊知識產權調查的關鍵人物。

此外,在對華貿易政策中,商務部長羅斯和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也是特朗普對華實施強硬政策的堅定支持者。

曾擔任列根總統執行助理的格蘭德(Peggy Grande)表示,特朗普必須找到志同道合的工作團隊,在他自己的小船上,每個人都必須團結一致地朝相同目標奮力划槳。

特朗普對中共連發超級組合拳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特朗普政府從多方面反擊來自中共的威脅。美國知名智囊「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的首席執行官肯普(Fred Kempe)10月6日發表評論文章說,在進行了大量的調查研究和計劃後,特朗普政府祭出對中共最明確的、最全面的抨擊,涉及美國政府的各個機構,從五角大樓到美國貿易代表。對全球經濟和安全問題而言,這些攻勢的影響將會是直接的,而且也可能是世代的。

肯普指出,北京的高級官員越發擔心,華盛頓正在醞釀一次政策轉變,要更加從根本上解決來自中共的挑戰。而現在中共官員有了答案。

在貿易上,特朗普政府在過去幾個月內,對總計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第一波是在7月6日,為340億美元,第二波是在8月23日,為160億美元,第三波是9月24日,為2000億美元。特朗普說,若中共進行報復,美國還將對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

10月10日,特朗普政府宣佈一項擴大政府對外國投資美國公司審查的試點項目和臨時法規。臨時法規對外國投資在多個具體技術行業實施額外限制。新措施涉及27個技術行業,包括電信、半導體和電腦領域等。外國投資者在投標這些技術相關美企時,需要提交聲明,通知專家組他們的意圖。美國政府精心制定了試點項目行業清單,針對那些具有戰略動機、對美國技術優勢和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外資。

10月1日,美國政府宣佈「美墨加自貿協議」(USMCA)。雖然從表面上看此協議是美墨加三國的事,但具體內容卻讓外界指有孤立中共的意味。協議規定,如果協議中的任何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貿協定,其它成員國有權退出新協定。肯普說,這裏的「非市場經濟國家」實則就是中共治下的中國。

分析認為,這一規定旨在阻止中國商品借道鄰國進入美國。

中共自2016年底以來一直大力要求歐美發達國家承認其市場經濟地位,但由於這些國家極力反對中共的傾銷政策,而公開反駁與拒絕承認其市場地位資格。

在軍事上,特朗普總統今年8月簽署生效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顯示,美國的首要任務是「與中共長期的戰略競爭」。

該法案還要求擴充五角大樓向國會提交的有關中共軍事的年度報告。該報告要包括中共通過媒體、文化機構、商業和學術界進行擴大影響力活動的詳細信息。

美國還禁止中共參與6月底舉行的兩年一度「環太平洋軍演」。五角大樓當時說,中共在南海的軍事化只會加劇緊張局勢並破壞區域穩定,與環太平洋軍演的原則和目的不符。這一禁令也被納入了特朗普簽署的國防法案中。

針對中共的太空威脅,特朗普今年6月下令成立太空部隊。同時五角大樓又向兩個國防工業承包商下單,開發高超音速武器。副總統彭斯說,上一代的太空環境發生根本性變化,曾經和平和無可爭議的環境現在面臨擁擠和對抗局面。「今天,其它國家正試圖破壞我們的太空系統,並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挑戰美國在太空中的霸權地位。」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近日引述來自多名美國國防官員的消息爆料,美軍太平洋艦隊起草一份機密提案,準備在11月的一個星期內進行一系列「展示武力」的軍事行動,地點將在南海及台灣海峽附近。「大西洋理事會」首席執行官肯普認為,此舉是在向中共發出警告,也是對北京區域軍事野心的威懾。

在國家安全政策方面,CNBC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表示,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已經開始要求政府機構制定各種方案,以限制中國科技公司參與即將在美國推出的新5G網絡。

報道稱,這些措施可能針對華為和中興等公司,特朗普政府因安全擔憂禁止使用這些公司的技術。

美國的盟友與情報分享夥伴澳洲已經阻止華為和中興參與澳洲的5G項目。

特朗普總統近日還簽署了其上任後首個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此戰略列出了四大支柱,42個優先行動,並授予美國多個部門更大的權限,主動出擊清除中共等境外勢力的網絡威脅。

這份新戰略和之前的版本相比,在戰略方向上有一些重要的變化,從此前一貫的網絡防禦姿態轉變成防禦和先發制人的主動出擊,並給美國政府機構和執法機構更大的能力來對抗襲擊美國的網絡犯罪和國家攻擊。

上周四,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公開講話,從多方面披露中共惡行,最能反映美國對中共將採取更強硬的態度。彭斯強烈譴責中共通過報紙廣告和公共宣傳活動,並對美國農產品採取報復性關稅等手段,針對特朗普2016年大選獲勝的州,企圖把那裏的選民調轉過來反對美國政府,從而影響11月美國中期選舉。

特朗普在9月簽署了一份行政令,允許美國政府對干涉美國選舉的外國實體或個人實施制裁。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Dan Coats)表示,在外國影響方面,中共代表了一個更廣泛的,更系統的威脅,包括惡意網絡攻擊,媒體操縱和施壓策略,目標群體是企業和大學生,旨在提升中共的形象。

特朗普政府批評美中閉門對話無效

CNBC報道,美國官員表示,特朗普政府這種更有力的方式實際上會減少與中共發生真正衝突的可能性。

「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正在教育美國公眾,但我們也在努力幫助中國(共)明白,它們在哪些地方越界。」 這位高級美國政府官員說。

前些屆美國政府對於中共過於溫和,他們同意與中共進行閉門會議,比如中美人權對話,只能關上門來談中共的人權問題。

特朗普政府指責說,這種閉門會議已經失敗。

「我們與中國人(中共官員)閉門會談,發現這對中國(共)的實際行動幾乎或者是沒有影響。」這位美國官員說,「因此,為了幫助他們明白我們是從哪兒來,並穩定我們的關係,確保我們的長期關係,我們正告訴他們哪些活動威脅了美國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