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央企去槓桿的行為,不都是從正常合法途徑去掉的債務, 有些手段途徑令人不齒,把債務赤裸裸地『以詐騙的手法』讓人民群眾埋單。」近日有知情者爆料,國企利用網貸和私募基金等金融手段騙老百姓的錢,轉移債務。


知情人所說的國企指的是五糧液集團旗下企業——宜賓製藥有限責任公司(宜賓製藥)。2015年5月9日深圳萬盈金融平台上線,宜賓製藥擁有80%的股份。

知情人告訴記者,萬盈金融從8月開始就逾期還款,卻沒有任何通知和公告,直到9月21日發出《關於萬盈金融平台債權展期的公告》,當問及展期理由,平台卻拒絕告知。

知情人說,平台早已聯繫好當地經偵和金融辦,不發公告,秘不發喪。據萬盈金融網站顯示,至今平台累積成交金額為54.7億人民幣,待收總額為16.5億。

近來,國企改革,「去槓桿運動」如火如荼,中央要求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個百分點左右。官媒新華社10月8日報道稱,中央企業資產負債率穩中有降,7月末央企平均資產負債率為66.2%,同比下降0.3個百分點。

知情人表示,許多投資者懷疑國企利用P2P圈百姓的錢,替他們的債務埋單。

他說:「宜賓製藥多次通過子公司私募基金 ,發售為其另一控股子公司『浙江易健生物』融資的私募產品,並企圖填補宜賓製藥自身的虧損,為國企改革後裝入上市公司做好準備。」

有投資者致電宜賓製藥,其接線員說「不知道」,也不肯告知負責人的聯絡方式。而宜賓製藥的現任董事長任智勇,至今未對如此事做出任何表態。

萬盈金融股東結構圖。(知情人提供)
萬盈金融股東結構圖。(知情人提供)

虧損國企

記者查詢網絡發現《21世紀經濟》2015年5月13日曾以標題「五糧液集團多元化發力:進軍醫藥網貸P2P」對宜賓製藥打造的P2P平台——深圳萬盈金融進行了報道。

報道中,宜賓製藥董事長助理李衛誠在P2P平台發佈儀式上說:「該平台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將金融投資引向高新醫藥供應鏈的一站式理財服務平台。」

報道引述業內人士分析稱,這將有助於緩解長期困擾中國生物醫藥產業的「錢荒」問題。

宜賓製藥企業網站顯示,這家老牌的醫藥企業成立於1969年。1997年由五糧液酒廠兼併,現是五糧液集團的核心企業之一。

除了母公司是大型國企出身外,宜賓製藥還擁有同門兄弟——上市公司五糧液(000858.SH)。

媒體報道顯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宜賓製藥累計虧損5,127.69萬元,資產負債率達76.96%。2015年,國企改革,宜賓製藥被託管給上海現代製藥股份有限公司(600420)。另外,宜賓製藥曾多次上問題藥黑榜。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利用國資背景吸引投資者

不過,正是因為背靠五糧液集團,虧損的宜賓製藥依然大舉進軍P2P。《21世紀經濟》報道說,在萬盈金融平台上標示著「100%本息保障、大型國有企業控股的投資機構, 充份保障投資者本金及收益的安全。」

但是記者今天在查看萬盈金融網站,已經找不到這句話了。不過「大型國企宜賓製藥旗下互聯網金融平台」「國資背景」處在明顯位置。

(萬盈金融網站截圖)
(萬盈金融網站截圖)

報道還引述P2P行業資深人士弈飛的話:「上市公司股價價值和具有影響力的品牌,這些關聯性都能直接帶來很多投資者。」

據紅像金融機構統計,截至2015年,已有四十餘家A股上市公司先後加入P2P行業,大部份會選擇通過注資、增資的方式收購、入股P2P平台。

知情人透露,大多投資者都是因為看到國企80%絕對控股,而投資的。萬盈金融網站2018年5月7日發佈了《合規經營承諾書》,署名是控股股東宜賓製藥法人任智勇,加蓋宜賓製藥公章。這讓投資者更覺心定。

萬盈金融網站2018年5月 7日發佈了《合規經營承諾書》。(萬盈金融官方網站)
萬盈金融網站2018年5月 7日發佈了《合規經營承諾書》。(萬盈金融官方網站)

萬盈金融網站2018年5月 7日發佈了《合規經營承諾書》。(萬盈金融官方網站)
萬盈金融網站2018年5月 7日發佈了《合規經營承諾書》。(萬盈金融官方網站)

虛假投資項目

知情人告知,經過自媒體「互金第一現場」調查得知,萬盈金融平台上的幾個項目都是假的,並提供了其調查報告。

報告說,根據投資者提供的查標反饋,及萬盈平台內部工作人員提供的信息來看,「互金第一現場」到9家核心企業及其主要輸送的資產對應標的註冊地現場調查,發現這些地方實際上是「農貿市場」、「用於居住的小矮樓」、「現在這個地方由兩位種菜使用」等等,確認這些項目是虛假的。

「互金第一現場」的調查還發現,宜賓製藥的前子公司,也是萬盈金融的前大股東——上海富田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富田基金)的主要負責人都是「老賴」,即被全國各級法院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的自然人。

法人大股東佔一淳2018年剛剛從被執行人名單中去除,而股東袁宇澤依然在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中,2018年5月9日之前他還曾擔任萬盈金融的監事。

「互金第一現場」的報告中寫道:「在起底萬盈金融核心資產端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萬盈金融的核心資產貌似都掌握在袁宇澤、章宇恆、周志勇、楊勇這麼幾位手上,當互金第一現場小編輾轉上海、杭州、諸暨、金華多地之後,發現上海富田、深圳萬盈與已經吊銷的康業醫藥的關係似乎並不簡單,而所有線索最後又歸到宜賓製藥⋯⋯」

股東沒有責任?

當萬盈金融平台的所有項目都出現逾期時,投資者希望這個國資股東可以給大家一個答覆,知情人說,在投資者多次找宜賓製藥無果後,還被平台的律師告知,股東不承擔擔保責任。

宜賓製藥的公告。(知情人提供)
宜賓製藥的公告。(知情人提供)

記者採訪了熟悉P2P爆雷事件的大陸律師何偉,他說,如果嚴格遵照法律規定的P2P規則,作為中介方的平台,是不承擔擔保責任的。但是在如下兩種情況下,股東是有責任的:

1、平台自己營運,把這個錢吸進來,借錢方是平台本身,而不是使用錢的一方。

2、真正用錢方是自己的公司或子公司,他也是有責任的。

何偉律師說:「從實際操作上來說,(平台)都是有自營,或者自己參與其中的這些具體的行為,如果你僅僅只是一個需求和資金出借之間的一個中介平台,你是做不了的,沒人會相信的。」

何偉表示,他還沒有遇到過純中介性質的P2P。「合約是跟用錢方簽的,沒有和平台方簽,但是中途,有些證據能夠證明,他為資金的安全做了擔保,或者做了背書的,這些行為,包括宣傳,言語宣傳、媒體宣傳、紙質宣傳這些都能夠證明他應該承擔責任的。」

記者下午4:30致電萬盈金融,沒有人接聽,隨即致電宜賓製藥,接聽電話的男士稱,他是銷售部門,並告知辦公室可以回答相關問題,但當記者多次致電辦公室都沒有人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