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袍怪和百花羞原本都是天上的天人,因為二人思凡下界,一個轉生到皇宮,一個霸占山頭自立為王,以圓夫妻之情。

黃袍怪的愛情方式很極端,愛起來狠,恨起來也狠,愛時稱公主為「渾家」,恨時稱「賤婦」。稍不稱心,黃袍怪就會陡生凶性,要殺公主。

公主一被黃袍怪逼問, 走投無路,不敢承認給父王寫了家書( 求救),就把希望寄託在沙僧身上:「我和你去問他一聲。果然有書,就打死了我也甘心;假若無書,卻不枉殺了奴奴也?」

沙僧被小妖雙手雙腳綁起吊捆著,就看到黃袍怪掄起一隻簸箕大小的手,抓住公主的頭髮,把她摜倒在地,手裡拿著鋼刀問他:「是不是公主給國王寫了家書,國王命你們來的?」

沙僧見妖怪正在氣頭上,非常凶惡。如果照實說,公主馬上就會沒命。沙僧思量著:「公主救了師父,這是莫大的恩情,絕不能恩將仇報!我老沙跟了師父一場,也沒寸功相報,今日被抓,就豁出去用性命為師父報恩吧!」

於是,老沙大喝一聲:「不要害公主性命。要殺就殺我老沙。不要冤枉好人,那太傷天理。」

接著沙僧又講出來一番合情合理的話為公主開脫。此話一出,驚險的場面陡然發生了驚人的逆轉,凶悍的妖怪聽了,隨手扔下刀,雙手抱起公主,頓時溫柔得像個紳士,為她挽頭髮,扶寶髻,軟款溫柔,請她上座忙著賠禮,還怡顏悅色地哄公主進去。

黃袍怪又聽公主的話,命小妖給老沙解開繩子。老沙的定力和膽氣,瞬間化解了這場危機,讓人不得不佩服。沙僧義救公主,成為唐僧師徒在寶象國一行中,最精采的環節之一。

沙僧之所以能救下公主,小說中講到一個詞:「雄壯」——妖怪被沙僧「雄壯」的話給震住了。

沙僧為了救人、為了報師恩,他在這些話裡,押入了自己的生命、報恩的大義。為救人,老沙以命相搏,激起了他前世曾身為武林高手的英雄氣概和記憶。義字當先,生死兩忘。

義的繁體字是「義」,從「我」,從「羊」,表示自己的威儀。

在青銅銘文中,「威儀」和「明德」意義相同,都是「稟承道德」的意思。內心的德養能夠決定外在的容貌和舉止,所以古時將修養威儀作為修德的重要方面。《詩經》的「文王」、「我將」等篇章,將「義」引申為「善」。

「義」從我,「我」在古代是一種威猛多齒的兵器,後來演變為人稱。

「我」中含戈,戈也是兵器。古時武將操戈衛國,取義施捨,施己身以報國,演變為人的代稱。「羊」是象形字,是祭禮的牲物,表示以虔誠的心敬天。

通觀「義」字,能修養文德的人,也必會透著鏗鏘的陽剛之氣。

中國文化素來講天人合一、「天、地、人三才」的諧和溝通。這說明中國的神傳文化是立體的,是在天、地、人三個層面同時運作。當一個人的行為完全符合神傳文化的神性時、和傳統的價值觀融合在一起時,就能展現很大的威力,這正是邪惡最害怕的。

在沙僧雄壯的言辭下,妖怪受不老沙的英雄氣概,那些凶狠的惡念就被這股浩然正氣給衝散了、消去了。低層的生命,面對凜然大義的正念衝擊,失去了招架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