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向俊偉在網絡上披露了該學院通過「一對一」工作限制學生自由(包括言論、生活等方面)的真相。

當事人向俊偉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向俊偉來自重慶,現在是該學院2016級的大三學生,他自身遭遇學校打壓源於他在暑期短暫的打工經歷。

今年8月,他獨自一人來到廣東惠州市一家電機工廠打工,勤工儉學一個月,但是還沒到一個月自己被迫離開了惠州。

有一天下班,他看到兩名工友(被開除,未結算工資)被公司管理人員毆打,他在一旁把整個打人過程用手機拍攝下來,老闆的父親見狀追上來打他,搶手機,緊接著一群管理人員圍了上來,毆打他,並且將他的手機搶過去刪除了全部內容才讓其離開。

事件發生後,他的打工生活完全變了,公司管理層多次找他,威脅稱可以隨時將其開除等,「大概就是這樣過了一段時間,自己也感覺幹不下去,就被迫離職,向廠裏要工資,還有就是前面打我的事情要求賠償和道歉。」他說。

毋庸置疑,他拿到了工資,但是打人事件的道歉與賠償肯定是無果,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廠方還將其班主任老師請來。

8月12日,班主任張老師來到工廠,「當時不知怎麼他們聯繫了我的學校,我的班主任就來了,他不是幫我,而是想息事寧人,一方面叫我趕緊走,另一方面給我家裏打電話,說我現在在廠裏很危險,與老闆對抗等。」

8月14日,他離開了惠州,張老師讓其隨時匯報行蹤,向俊偉拒絕了,並且將手機關機。

9月10日,他來到了學校繼續上學。在網絡上他轉發了聲援南方工友(深圳佳士工人維事件)的文章,結果校方讓其刪除,從而他變成校方的關注重點對象。

期間,張老師指使班長將其踢出班群,還在班會上(向俊偉不在場)批評其如何,向俊偉透露:「室友告訴我,班會上張老師發表了對我負面的評論,張在上面說,下面的同學都沒人說話,當時場面十分尷尬。」

向俊偉表示,校方的一份「重點學生一對一工作組名單」被他發現,並且將此名單在網絡上公佈,自己被列為第三位。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向俊偉在網絡上披露了該學院通過「一對一」工作限制學生自由的「黑名單」。(網絡圖片)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向俊偉在網絡上披露了該學院通過「一對一」工作限制學生自由的「黑名單」。(網絡圖片)


他還透露,10月6 日,此份名單從學院劉瑞副書記口中獲得了證實,副書記本人親口說要對「黑名單」上的同學「思想跟進」,「不改變不除名」,而且稱「其它院也有此類名單」。

「登上名單的原因雖然不盡相同,但是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這些學生家境比較貧寒,關注工農境遇。」向俊偉說。

他還向記者透露,列為名單第一位的陳可欣學姐甚至絕食表示抗議。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向俊偉在網絡上披露了該學院通過「一對一」工作限制學生自由的「黑名單」。圖為列為名單第一位的陳可欣。(網絡圖片)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學生向俊偉在網絡上披露了該學院通過「一對一」工作限制學生自由的「黑名單」。圖為列為名單第一位的陳可欣。(網絡圖片)

從暑假以來,因為前往南方聲援工友,陳可欣的名字被許多同學與網友知曉。後來,她被二十多名親友、老師、警察強制帶回家中。自從她在8月30日突破封鎖發出一封自白書後,此後便無音信。

向俊偉一直關注學姐的境遇,並且為其在網絡上聲援。他通過學姐的高中同學了解到,陳可欣為了爭取自己的人身自由,9月初因絕食住院了三天。

向俊偉向記者表示,絕食的消息後來得到陳可欣父親的證實。學姐已經於10月8日回到學校,但仍被父母與福建三明市明溪縣的國保人員監視居住在人民大學校內的匯賢大廈,人身自由仍被限制。

10月8日晚,向俊偉與另外3位黑名單裏的學生一起與校方談判,就經濟學院一手策劃實施的「踢出班群」、「一對一工作」名單、限制陳可欣學姐人身自由等一系列打壓學生事件進行了正式交涉。

他表示,交涉結果並不理想,校方一直辯解、開脫自己。「院方明面強調自己正派,暗地蓄意對正直學生打擊報復,與成都航空職業技術學院本月初曝出學生會醜聞後在校內追查『洩密者』的做法毫無二致,臭味相投。」

向俊偉事後發表文章表達了他與其他「黑名單」所有同學的訴求。他們要求校方還陳可欣人身自由,停止監視居住;立即撤銷「一對一工作」名單,並保證不對名單上的同學打擊報復;院方相關責任人(張老師)就「踢出班群」、制定「一對一工作」名單計劃、在團支書會上歧視污衊同學、追查手稿來源等一系列打壓學生的事件向「黑名單」上的同學及家人公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