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是自古以來為人們所熟知的一句名言,許多人將它寫成條幅,懸於室中以激勵自己。這句話出自《論語.述而》,意思是說:「君子心胸寬廣,小人經常憂愁。」孔子認為,一個人應當有寬廣的胸襟,可以容忍別人,容納各種事件,不計個人利害得失。心胸狹窄,與人為難、與己為難,時常憂愁,侷促不安,就不可能成為君子。

比海洋更寬廣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廣的是人的胸懷。然而,並不是所有人的胸懷都如此寬廣,只有懂得寬容的人,才能胸襟坦蕩、虛懷若谷、態度謙和,使人感到親切。

古希臘神話中有一位大英雄名叫海格里斯。一天,他走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發現腳邊有個袋子似的東西很礙事,於是他踩了那東西一腳,誰知道那東西不但沒有被踩破,反而膨脹起來。海格里斯惱羞成怒,拿起一根碗口粗的木棒砸它,那東西竟然長大到把路堵死了。這時,山中走出一位聖者對海格里斯說:「朋友,快住手,遠離它,忘了它吧!它叫『仇恨袋』。你不犯它,它便小如當初,你如果侵犯它,它就會膨脹起來,擋住你的去路,與你對抗到底!」

茫茫人世,人與人之間,難免會產生誤會和摩擦。如果我們沒有坦蕩的胸懷,在我們輕動仇恨之時,仇恨袋便會悄悄生長;在我們大加撻伐之後,仇恨袋最終會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有些人看到別人升遷了,就認為那是他善於溜鬚拍馬;看到別人發財了,就認為那是他運氣好,或者肯定有貓膩……沒有坦蕩的胸懷,缺乏寬容之心,你就看不到別人自身的優點和辛勤的汗水,你也就無法處理好人際關係,同時還喪失了自己學習別人優點的機會。

當然,確實有一些人靠溜鬚拍馬、搞裙帶關係而為領導所器重,平時的工作都是別人做的,但得到好處的卻是他們。此時,我們一定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看淡一時的得失,而不是嫉妒,甚至詆毀他們,因為任何一個公司最需要的都是實幹者。在努力工作的過程中,你擁有了知識、經驗,以及解決問題的方法,而這些就是你最大的收穫,它們會給你帶來更多的機會,助你一步步攀上成功的頂峰。至於那些濫竽充數之徒,即便一時春風得意,總有一天會露出馬腳。

當別人批評我們時,如果我們有坦蕩的胸懷,一顆寬容的心,就能夠心平氣和地審視自己。於是,我們就會突然發覺,別人的批評其實是出於一片好心。這樣,我們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依然溫馨美好。相反,如果我們以敵視的眼光看待別人,心胸狹隘,處處設防,最後終會被人孤立,從而陷入無盡的憂鬱和痛苦之中,同時也會給你的人生,帶來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

喬治羅納曾經在維也納從事律師工作,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才回到瑞典。他身無分文,急需找到一份工作來維持生活。他會好幾種語言,所以想找個進出口公司擔任文書工作,但大多數公司都以戰爭為由沒有接收他。其中有一個人回信給羅納說:「你對我公司的想像完全是錯誤的,你實在很愚蠢,我根本都不需要文書,而且即使我真的需要,也不會僱用你。你連瑞典文字都寫不好,你寫的信錯誤百出。」

羅納收到這封信時氣得暴跳如雷,這個狂妄的瑞典人,居然敢說我不懂瑞典話!他自己呢?他的回信才是錯誤百出呢!於是,情緒激動的羅納寫了一封足夠氣死對方的信。過了一會兒,他的心態慢慢平靜下來,對自己說:「等等,我怎麼知道他不對呢?我雖然學過瑞典語,但它並非我的母語。也許我真的犯了錯,我自己卻不知道。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應該再加強學習,才能做好工作。這個人可能還幫了我一個大忙,雖然他本意並非如此。他表達得雖然糟糕,但不能抵消我欠他的人情。我應該給他寫一封感謝信!」

羅納把剛才寫的信揉掉,重寫了一封回信說:「你不需要文書,還不顧勞煩地回信給我,真是難能可貴。我對貴公司的判斷有錯誤,實在很抱歉。我寫那封信, 是因為別人告訴我,你是這一行的領袖。我不知道自己的信犯了文法上的錯誤,我很抱歉,並覺得慚愧。我會進一步努力學好瑞典語,減少錯誤。我要感謝你幫助我成長!」幾天後,羅納又收到了回信,對方請他去辦公室見面。羅納如約前往,並得到了一份工作。

要成就大事,就必須要有坦蕩的胸襟,對他人的一些非原則性的缺點和過失,多一些寬容與忍讓。如同孔子在《論語.八佾》中所說的:「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咎。」意思是說:「已經做過的事,就不用再提了;已經完成的事,不用再去勸阻了;已經過去的事,也不必再追究了。」

坦蕩寬容是一種境界,它可以使我們的心靈得到淨化和昇華,可以給我們帶來巨大的人格力量,使我們贏得信任、獲取友誼,可以推動我們的事業不斷前進。外國有句諺語說得好:「用爭奪的方法,我們永遠得不到滿足;但用寬容的辦法,我們可能得到比我們期望的更多。」(──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