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北美自貿協議》向中共釋放一個重要信號,即特朗普政府希望阻止歐盟、英國和日本與中共達成單獨的貿易協議,旨在對中共實施經濟孤立。專家表示,此舉不亞於對全球貿易秩序的戰略重塑。

根據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中的第32.10條規定,如果協議中的任何成員國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貿協定,其它成員國有權退出新協定,只需要提早6個月通知各方。外界認為,「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是中國。

英國《金融時報》10月7日報道,一位白宮高級官員周六(10月6日)表示,美國將試圖在其它談判中引進這一條款,包括已經開始與歐盟和日本進行的談判,以及未來與英國在脫歐後的貿易談判。

「這將成為未來的參照嗎?絕對是。」一位白宮高級官員周六說,「重要的是,我們確保我們簽訂的任何協議最終都不會受到損害,並且讓中國(中共)無法找到進入美國市場的後門。」

第32.10條款為美國盟友提供了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二元選擇。

渥太華大學國際事務專業教授派瑞思(Roland Paris)說,「給加拿大的信息是『小心中國(中共)』,向中國(中共)發出的信息是『不要把手伸進北美』。」

前墨西哥駐華大使、華盛頓McLarty Associates高級主管瓜亞多(Jorge Guajardo)表示,該條款將在墨西哥受到歡迎,因為墨西哥無意在不久的將來與北京達成協議。

「公平地說,除非中國成為市場經濟,否則它們(中共)不應該與世界其它國家平等交易,」瓜亞多說。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5日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第32.10條款是「試圖堵塞貿易協定中的漏洞」,因為中共利用過去貿易協定的漏洞,「合法化」了它的貿易、知識產權和工業補貼措施。羅斯認為,USMCA納入這個條款是「合乎邏輯的,它是一種毒藥」。羅斯將這個條款比喻成「毒丸」,和貿易盟友共同防禦中共不公平貿易行為。

喬治城大學麥克多諾商學院教授Arthur Dong表示,美國推動限制其它國家與中共打交道的條款,標誌著美國貿易態勢的根本改變,不亞於對全球貿易秩序的戰略重塑,「如果歐盟或日本考慮與中國(中共)達成直接的貿易協議,他們將不得不採取非常謹慎的行動,因為這些行動會產生後果。」

報道說,在英國脫歐後美英貿易談判時,特朗普有意將類似條款置入協議。白宮官員說:「我不會說我們絕對會在這種安排中加入『非市場經濟市場國家』條款。(但)如果我們與英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我們絕對會問『你需要與我們合作,以應對全球貿易體系面臨的最大威脅嗎?』」

美國對盟友和中共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很敏感。這名白宮官員說:「我們一直非常關注中國(中共)通過與其它國家達成協議,來破壞美國立場的努力……我們認為,(對抗)中國(中共)構成的威脅是我們需要努力的方向。」

中共對此表示憤怒,中共駐渥太華大使館10月5日發聲明強烈指責美墨加協議中的第32.10,並提出反對在世界貿易組織框架外談論「市場經濟國家」和「非市場經濟國家」等概念。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特朗普政府是看穿了中共的伎倆,知道一定要給美墨加協定下「緊箍咒」。他補充說,「不然結果就跟2001年允許中共入世一樣,17年後才發現被中共鑽盡空子、還讓受損國一籌莫展。」

《金融時報》報道,美國貿易夥伴與中共簽訂協議的可能性相當小。美國、日本和歐盟已經在共同努力,以對北京不公平貿易行為達成共同立場。

美國、日本和歐盟上個月宣佈,他們正在一起考慮「可能採取的措施」,以應對北京不公平貿易行為,例如傾銷、網絡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等。

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Gordon Sondland)上周四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向傳媒表示,一旦美國與歐盟達成適當的貿易協議,就可以形成聯合同盟來對抗中共。

桑德蘭表示,希望歐盟和美國一起阻止中共盜竊知識產權、惡意活動、南海軍事化等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