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文)

我們開始四處詢問購買二手鐵牛的可能性。鄰近的阿炳哥告訴我們,他知道有位阿公要賣他的鐵牛,找一天帶我們去看。

我們數次主動約看鐵牛都沒有約成。一天晚上,阿炳哥突然打電話來,問等一下有沒有空,要帶我們去看鐵牛。

「哪有人在晚上看鐵牛的?」

我有些錯愕,但既然阿公只有那時候有空,也就去看看吧!

匆匆吃完飯,我們開著貨車去載阿炳哥,阿炳哥領著我們在鄉間小路轉來轉去,黑幽幽的夜色讓一切都蒙昧不清。

我們在一個三合院前的路口停車,阿炳哥要我們在車上等一下,自行下車,走進大院,喊了另一個中年男子出來。

我不知道這位老叔是誰,但這位老叔也跟著阿炳哥跳上我們的車,原來阿炳哥也不知道鐵牛人家在哪裏,要請老叔帶我們過去。於是我們又開始在鄉間小路繞來繞去,最後拐進一條小路,開進一戶人家的大門,停在倉庫前。

主屋昏暗,而倉庫沒有點燈。

一個小伙子走了出來,阿炳哥用客家話與他攀談:

「電火(燈)呢?電火哪沒開?」

我這才發現小伙子說話遲緩,表達能力有些障礙,他比手畫腳了一下,我們才知道阿公出門看醫生去了,晚點才會回來。

我更錯愕了,這似乎沒有約好,鄉下人真隨性啊!

小伙子把倉庫的燈打開,我們終於看清楚了。小飽指著倉庫一角說:

「鐵牛在那裏。」

小伙子把蓋在上頭的帆布拿走,拍掉灰塵,這鐵牛好大啊……放在這裏很久了的樣子。

小飽蹲在前頭看,聽阿炳哥在一旁用國語說:

「這是二十碼的大鐵牛,不是用推的喔!人要坐在上頭開,看到了吧?齁……這打田一定又快又方便!」

小飽查看了一下鐵牛的狀況,很老舊了,但電瓶很新,推估阿公剛剛換過,我們想試著發動,但是發不動,鐵牛發不動,再大也沒用。

有一段時間,幾個人就站在倉庫裏,聽阿炳哥和老叔用客家話閒聊,等阿公回來。

我走到倉庫的另一端,看望這個夜。夜色讓周遭景致盡皆暗沉,看不清楚、不知要走向何方,我們失去了方向,有燈火也不足以取暖。(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