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工作日,66歲的馬蒂哈維爾把鬧鐘設在下午5時15分,這樣他就在晚上7時到家庭保健所做夜班兒科護士之前有足夠時間洗澡和吃東西。

美國之音報導,這個成年後的主要時間是在音樂行業工作的加州男人,轉而成為全職護士,來保證他和他的家庭能有穩定的收入哈維爾說:「有人問我,「你什麼時候退休?」有些想得到我的工作的比我年輕的人這麼開著玩笑問我。而其它情況下,我沒碰到年齡歧視或者降薪的情況。」

美國退休協會(AARP)是協助美國老年人的非盈利組織。根據它的數據,美國有20%65歲以上的人仍在工作或在找工作。

雖然2/3的美國老年人說,他們計劃像哈維爾一樣到了退休年紀還繼續工作,但實際上只有20%的人這麼做。

專門研究退休保障的勞動經濟學家特蕾莎吉拉杜齊說,就業不足的原因有幾個方面。

吉拉杜齊說:。「他們得在有限的條件下找到最好的工作他們通常被限制在一個地方,因為他們有房子或者有很多家庭關係所以一個挑戰是他們不能像年輕人一樣為好的工作而遷居。」

另一個挑戰是年齡歧視。

她說:。「特別是對女性,而且不僅是僱傭,還有升職,培訓和加薪年齡歧視看上去對女性的影響比對男性大這意味著,在學習能力和在工作環境跟他人相處方面,對老年女性的印象比老年男性更加負面。」

另一個障礙是,特定的工作要求的體能超出老年人的能力。同時,他們可能在使用電腦方面跟不上年輕同事。即使老年人能跟得上,很多雇主也會在為老年僱員提供培訓時猶豫,因為擔心老年僱員不會像年輕同事那樣長久地做這份工作,培訓不會有回報。

對其中一些受僱傭的美國老年人,工作比以前更加能賺錢。美國人口調查局報告,65歲以上的僱員不僅平均工資比以前高,平均薪水增長的速度也超過其它年齡段。

但吉拉杜齊提醒說,那些美好的數字可能會引起誤導。

她說:「。我們看到老年群體中有很多不平等所以有很多收入高的人,他們年紀大了,還獲得更多的加薪,但平均數只提高了很少」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到2030年,每5個人中就有一個人年齡超過65歲。在非盈利組織中更多對老年人友善的雇主正為職場上出現更多老年人的那一天做準備,而吉拉杜齊認為,相比之下非常少的營利公司在創造能吸引老年人的職場環境。

而對哈維爾來說,他沒有計劃退休。他大多數朋友仍在工作,至少是兼職的。他也計劃這麼做。

他說:「大概3年前,我想重回我的音樂專業,然後我意識到,我不是那麼想退休,我想轉換角色,做能讓我真正開心的事。」

哈維爾把在音樂界工作看作是「有樂趣的任務」,預計回到他的熱情所在,會使他在「黃金年華」賺足夠的錢來讓他開心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