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半途誤入妖洞,驚醒了黃袍怪,被小妖捆綁在定魂樁上。

按理說,唐僧一介僧人,既然家都已經出了,早應忘了榮辱生死,將心一放到底、皈依神佛。當寶象國的三公主(編註:被黃袍怪攝到洞府做壓寨夫人)「百花羞」問他,為何進入妖洞時,唐僧的語氣特別世俗:

「進了你家的門,我就已經該死了。你們要吃就吃,問那麼多幹甚麼?」

在面臨生死的關鍵時刻,唐僧把自己的悲傷擺在了第一位,把佛陀放在了遙遠的心門之外。他對死亡的恐懼,超過了他對佛陀的信仰,對真理的堅持。

反倒是公主陪笑著寬慰他,有辦法能救他出去,只是有事相託,請他捎封家書給寶象國國王(叫父親設法搭救她)。小說中,沒有具體描寫唐僧的表情,只是見他點頭、磕頭、不敢自己行走,膽怯地藏在荊棘叢中,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

黃袍怪對三公主情意甚篤,一聽說公主為齋僧還願,已經放了唐僧,也只好作罷。他舉著鋼刀對八戒喊道:

「看在我渾家的份上,饒了你師父,趁早去後門找他吧!」

八戒和沙僧聽到此話,就像從鬼門關上放回來一般,急忙牽馬挑擔,鼠竄而行。他們在後門找到唐僧,攙著他慌忙上馬。

*** 

唐僧師徒到寶象國倒換了通關文牒,也成功將公主的書信遞交給國王。國王與公主離散了十三年,今日見到公主家書滿眼垂淚,三宮后妃跟著涕泣,文武大臣也暗自傷情。見國王思女心切,唐僧無奈,只好差遣八戒、沙僧前去降妖。

因護法神都在守護著唐僧,八戒、沙僧叫陣黃袍怪,缺少護法外援,漸漸敗下陣來。八戒一看打不過,就臨陣脫逃,鑽進了一片蒿草荊棘地裏,倒頭就睡,再也不敢出來。沙僧勢單力薄,一個措手不及,就被妖怪抓進洞裏。

***

黃袍怪為了報仇,就變作俊俏的公子到寶象國認親。他在大堂之上,面對文武百官,信口雌黃、搬弄是非,以彌天大謊蒙蔽視聽,硬將唐僧說成是迷人、害人的虎精。

說來也怪,唐僧昔日聲震長安,是一名有德行的高僧。若說他辯論的口才可是一流的。如今在大堂之上,唐僧面對咄咄逼人的妖怪,一流的口才竟也成了擺設。

人若沒了正念,連自己的才能也指揮不了。唐僧再次陷入狼狽的境地,被妖怪施了法術,變成一隻斑斕猛虎。

眼看著取經團隊就要崩潰了。正在馬槽吃草的白龍馬,忽然聽宮人都在講唐僧是虎精,心中很驚訝:

「我師父分明是個好人,必然是妖怪害了師父,把他變做虎精。」

白龍馬果然有靈性,思維直達問題的中心——有妖怪在禍亂。

白龍馬苦捱到二更,於萬籟俱寂時掙脫韁繩,現出白龍真身去救唐僧。大戰黃袍怪,白龍竟被打得手軟筋麻,身上中傷,敗下陣來。

此時,臨陣脫逃的八戒也睡醒了,他來到王宮找不到唐僧,就找到馬槽邊,發現白馬受傷了,大吃一驚。這時白馬第一次開口跟八戒講人話,把他嚇得戰戰兢兢。

八戒以前是玉帝親封的「天蓬元帥」,身懷天罡變化,還有一把天界的兵器九齒釘鈀。當年悟空大鬧天宮,天蓬元帥帶領天兵、天將與悟空作戰,也是驍勇一時。八戒擁有如此輝煌的履歷,又隨身帶著一把尖端的兵器,竟然被一隻說人話的白馬嚇得發抖。

在寶象國,八戒和唐僧的表現真是讓人詫異啊!

就在這節骨眼上,八戒想著趕緊分傢伙,各奔東西吧!「取經」二字,被他遠遠地甩在了心門之外。被漫天神佛敬重的取經大業,在老豬的心上此時輕得猶如鴻毛。

八戒想一走了之,白龍馬死死地咬住他的衣服,不停地落淚,苦苦央求他千萬不要說散夥的話,千萬不要生懶惰之心。想要救出師父,只有請大師兄悟空回來才行。

之前悟空三打白骨精,八戒挑撥唐僧念緊箍兒咒,把悟空趕走了。現在要再請他出山,八戒擔心要是一言不和,悟空掄起金箍棒打他,他還怎麼活?

白龍看人很準,他向八戒保證:

「他決不會打你,他是個有仁有義的猴王。」

白龍的真摯和堅持感化了蒙昧的八戒。悟空身在花果山,心隨取經僧,一點都沒有改變。他很清楚取經路上,唐僧步步有難,處處該災。當八戒出現在他眼前時,猴王知道唐僧有難了。

義結孔懷,法歸本性

就在團隊面臨崩潰的最後一刻,悟空的出現使所有成員如同醍醐灌頂,一切的間隔跟斷層,隨著金猴的到來,開始銜接運作了。

作者吳承恩以「義結孔懷,法歸本性」表達團隊成員的默契。

「孔」是甚、很的意思;「懷」,是思念。「孔懷」,指兄弟之間彼此思念和關懷。悟空回來救了唐僧後,取經團隊同心一體,當下破除了磨難。

從小說來看,「寶象」的寓意,包含著勇往直前的「龍馬精神」;在取經團隊即將崩解時,是白龍懇求八戒請悟空出面,解決了難題,包含著同門、同修的「金蘭之義」(悟空、八戒、沙僧重新默契配合);也包含著唐僧認可悟空以武除惡,五人齊心合力,解除了眼下的磨難。

或許,這就是「寶象」的意義所在吧!◇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