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問題疫苗離我們很遠,沒想到它就在身邊,讓我猝不及防。」湖南疫苗受害家長賀顯長哀嘆道。

37歲的他,今年7月才有了女兒賀雨汐。此前因為妻子身體虛弱等原因無法懷孕,小倆口想盡辦法才實現了這個夢想。他對大紀元記者說,因為接種了疫苗,原本活潑可愛的女兒永遠地離開了他們。可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僅存了67天。

接種不到三天 女兒走了

據賀顯長介紹,9月27日下午4點多,他同妻子帶著女兒到深圳市龍華區醫院大浪同勝社康服務中心,醫生說孩子狀態挺好,不需要做體檢,直接就為女兒接種了大連漢信乙肝疫苗。隨後女兒就出現了吐奶現象,賀顯長夫婦倆以為孩子是普通吐奶,同時醫生也未告知注射疫苗後可能出現的不良反應和注意事項。

賀雨汐疫苗注射紀錄。(受訪者提供)
賀雨汐疫苗注射紀錄。(受訪者提供)

不久女兒睡著了,他們就回家了。沒想到,晚間時,女兒哭鬧不止。

9月28日早上,賀顯長發現女兒心跳加速,且手腳冰涼。同勝社康說他們的醫生只周二、四、六上班,建議賀顯長把孩子送往龍華區醫院搶救。之後,賀顯長又把孩子轉到深圳市兒童醫院。

29日凌晨,賀顯長夫婦被告知女兒肝功能、腎功能衰竭;當晚10點多,女兒心率下降,全身已經變得浮腫而且發紫,面目全非。

當天上午,龍華區衛計局、疾控中心等部門的專家和深圳兒童醫院的醫生,關起門來討論了兩個多小時。

「我們要求旁聽,想知道我們的寶寶是因為甚麼這樣,但是被拒絕了。」賀顯長說,「難道他們是在討論怎麼撇清責任嗎?」

9月30日凌晨1點21分,醫院下了死亡告知書。

醫院下的病危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醫院下的病危通知書。(受訪者提供)

「我還記得她衝我笑」

「我和妻子,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了,呼天喊地、聲嘶力竭啊。」賀顯長說,「我還要告訴妻子說不要影響別人(當時凌晨),保持理智,但是我們控制不住啊。我這麼大年齡了才有的孩子,打擊太大了。」

賀顯長回想起與女兒在一起時的情景:「我還記得她衝我笑。」

「她特別活潑,我一下班回去,她就跟我笑。手也很有力氣。抓著我的手,親親啊⋯⋯」賀顯長說,「我的弟弟都說,我家寶寶,2個月的小孩,像半歲大的,很有力氣。她1個多月就會吃手指了⋯⋯」

賀顯長說給女兒起名賀雨汐是有寓意的。按照陰陽五行,女兒是木命,缺水,所以起了「雨」「汐」,都帶水;而「汐」與「惜」諧音,意在「珍惜」。

賀雨汐沖爸爸笑。(受訪者提供)
賀雨汐沖爸爸笑。(受訪者提供)

他說自己和妻子為要這個孩子,花費了3、4年的時間:妻子很瘦很瘦,又月經不調等,很難懷孕,他們就不斷地想辦法調養妻子的身體。

「我們都是打工的,收入也不高,雙方的老人都年歲大了。」賀顯長說,長輩們也希望他們能有個孩子;這個事情一發生,老人也很難受,「他們經不起折騰,來了更傷身體,我大哥大嫂過來安撫我們。」

會為女兒維權

9月28日,女兒進醫院搶救的第一天晚上,賀顯長就報警了。深圳市福田區蓮花派出所警察說疫苗的事情他們管不到,只能通過部門鑑定。他們最後只是做了一個筆錄證明他們出警過。

9月29日上午,深圳市疾控中心的一個李教授告訴賀顯長夫婦,注射疫苗之後出現這種情況的種種可能,「其中說的最多的是小孩自身問題的原因引起的」;龍華區疾控中心疾病規劃科的潘女士說,他們的疫苗是合規的,生產運輸和保管都沒有問題。

9月30日,在賀雨汐死亡後的當天下午2點半,龍華區衛計局召集有關部門人員和賀顯長夫婦一起開溝通調解會。衛計局的黃先生說賀顯長夫婦提出的對孩子檢驗的項目太多,衛計局的領導說會調查清楚原因給個說法,但是至今,杳無音信。

「他們一直說他們的疫苗沒有問題。我們後來沒辦法,只能做屍檢,做維權了。」賀顯長表示,截至目前,女兒的屍體還在南方醫科大學鑑定中心,「他們說3個月以後才能有結果。」

就在大紀元記者採訪的當日(10月3日),賀顯長和妻子及其他親戚到了同勝社康疫苗運送地拉橫幅進行抗議,「我們的訴求是合情合理的,就是要一個說法,但沒有人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肯定是要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