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過去多年來被形容是「鬥而不破」,即使存在多種矛盾,美國政府內部溫和派、華爾街精英乃至民間外交力量都一直發揮著緩衝潤滑的作用,使兩方始終留有對話空間。但自從特朗普政府登場後,《香港經濟日報》一篇評論報道說,這一格局徹底改變,兩國關係的「潤滑油」一一失效。

該篇報道提到,最近最明顯的例子是特朗普政府裏最溫和的鴿派人物——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也展露「鷹」姿,發狠話批評北京當局,似乎反映中美之間的關係臨近冰河期。

現年71歲的布蘭斯塔德過去不僅是對華溫和派,更是習近平的「美國老友」,兩人有三十多年的私人交情。他上周日在愛荷華州(Iowa)《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上發表專欄文章,罕有地用極強硬措詞,炮轟中方「利用美國珍貴的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傳統」,攻擊總統特朗普、「欺負」美國農民。這反映出強硬派已主導白宮,高層所有官員統一沿著強硬路線,推進對中國政策。

再有是華爾街精英被邊緣化。多年來,華爾街金融大老在中美關係間有著特殊的影響力,在北京與華府之間穿梭遊說消弭兩國間的經貿矛盾,防範兩國關係惡化。

其中克林頓(Bill Clinton)決定放寬對中國的貿易壁壘時,促成這次決定的幕後有一大班華爾街大鱷為中方做說客;當布殊(George W. Bush)準備給中國貼上貨幣操縱國的標籤時,也是因為華爾街的大亨們努力為北京遊說,因而改變美方初衷。

但當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共)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華爾街大老的聲音不再有份量,已失去調和中美關係的作用。

最典型的例子是《紐約時報》曾報道,美國財長梅努欽和中共副總理劉鶴原擬重啟高層對話,中間撮合人包括黑石集團(Blackstone)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但最終因特朗普落實再向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徵收關稅,這場對話無法得以實現。

報道中還提到,隨著美國現屆政府把中國(共)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後,中、美民間外交陷入休止狀態。美國國會一個委員會早前發表的報告中,更把中國(共)推動對美民間外交力量——香港前特首董建華創立的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定性為中方統戰工具。

另外,據路透社引述兩位美國官員的話表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對華鷹派人物博爾頓(John Bolton)正力勸特朗普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的立場,這種強硬立場不僅限於激烈的貿易戰,還涉及諸如網絡活動、台灣和南海等爭端。

北京以往向美國高層疏通關係的各種管道,現在逐漸都被消音。這預示兩國關係很可能更向壞的方向發展,情況難言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