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華為公司在國際上名聲不佳,但在中國卻有高薪水的名氣。然而數月前一位年薪50萬的華為員工,卻因為公司每月減少了2000元的公積金補貼而在網絡上訴苦。離奇的反差折射出中國家庭正承受著越來越重的負擔和債務壓力。

網名chanjoe的華為員工生活在北京,今年7月華為將北京員工的公積金標準從12%下調至5%,致使其每月收入減少2000元,chanjoe說好似「晴天霹靂」。

chanjoe表示,他非常缺這2000塊。因為已經成家有了孩子,他不得不在北京六環邊上買了房。買房時掏光所有身家也不夠,還得借外債。現在還有30萬信用貸款要在2019年底還清。每個月按揭加信用貸款要還一萬八。從買房到現在,他的褲子都是穿到破洞才會買新的,自己每月花銷不超過1000塊。

據業內人士分析,通過公積金調整比例可以估算出該華為員工月收入在3萬以上,再加上各種獎金和補貼,年薪至少50萬元,收入應該排在中國民眾的前列。

一個年薪50萬的中國中產家庭,在房子和債務的壓力下,顯得脆弱無比。而絕大多數中國家庭的年收入還遠不及50萬,在不斷刷新歷史紀錄的債務壓力下,中國家庭正如同中國經濟一樣,越來越不堪重負。

中國家庭債務創新高

去年創下歷史最高水平的中國家庭債務,給中國家庭的消費力以及經濟增長,都投上厚厚的陰影。

德國保險公司安聯(Allianz)的最新全球財富報告顯示,中國居民槓桿率(居民部門債務佔GDP比重)在2017年達到49.1%(40.6萬億/82.7萬億)的歷史新高,比2008年的18%,激增173%。

如果算上去年住房公積金貸款(4.5萬億)和P2P、現金貸等新型貸款,2017年中國居民槓桿率實際已突破54.5%。

這反映了中國家庭整體債務增長迅速。美國居民槓桿率從20%升至50%用了40年,而中國不到10年。安聯表示,沒有其它國家的私人債務負擔增長如此之快。

高房價令家庭住房債務激增

飛速躥升的家庭債務正在侵蝕中國人的消費力,拖累經濟增長。其中高房價是主要推手。

一方面,房價飆漲導致家庭按揭激增,在家庭負債中佔比越來越高。中共央行數據顯示,去年中國人的住按揭款(個人按揭21.9萬億元+公積金貸款4.5萬億),在中國家庭債務中佔比高達65%。

與此同時,中國人的非按揭消費債務也在急速增長。《中國銀行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 2017年消費貸款(剔除個人按揭)餘額為9.36萬億元,同比增長36.43%。

不過,就像那位華為員工的境遇一樣,中國人的消費貸款中,有相當大的部份也是被用於購房。

據銀行業年報,今年上半年中國個人按揭餘額已高達23.84萬億元,同比增長18.6%;消費貸款(剔除個人按揭)也保持逾20%的增速。

這些數據反映出,中國人的債務仍在高速增長,而且住房依舊是中國家庭最沉重的負擔。

二線城市生活帳單 曬出生活重負

不過,築起中國家庭重負的,不僅僅是住房這一座高山,還有教育和醫療。

中國人素有重視教育的傳統。《2017中國家庭教育消費白皮書》發現,中國家庭的教育負擔的確很重。

《白皮書》顯示,中國家庭非常捨得在教育上花錢,51%的家長認為孩子的教育消費比家庭其它消費更重要。30%的家長願意支付超出消費能力的學費。

北大財政所2017年底的中國教育財政家庭調查顯示,中國城鎮家庭每年為基礎教育階段(幼兒園、小學和初中)的每個孩子,平均花費1萬元。這還只是平均數。

以生活在中國省會城市武漢、寶寶讀幼兒園的三口之家為例。

按揭,分期20年算,每月至少3000元。水、電、燃氣費用每月約250元(50+100+100)。

家庭伙食費每月1500元左右。工作午餐費,兩人每天40元,每月需要880元。

電話費、網費每月150元。交通每天擠公交、地鐵,每月200元。

孩子奶粉錢大概每月1000元。幼兒園每月約2000元(含伙食、興趣班費用)。

也就是說,生活在武漢這種二線城市的三口之家,每月基本生活開銷8980元,一年約11萬元。這裏沒算上醫療開支。

另據北大財政所的研究,中國家庭在幼兒園的支出比入學階段略高,但大學階段的支出最高。

除了住房和教育,醫療也一直是中國人心中的痛。

中國人以前是看病難,現在不僅難,而且還昂貴到生不起病。

今年2月份,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網文在網絡上瘋傳。這是一名北京中產階級親身經歷的事情,在北京擁有一套房、存款百萬的中產家庭,竟被一場流感弄得幾乎傾家蕩產、家破人亡。

年薪數十萬的中國中產家庭,生活都如履薄冰,受不住2000元損失,擋不住一場流感。中國家庭的負擔到底有多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