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應商在淘寶上提供假貨,導致上海企業家胡力任的多個重要項目全部報廢外,另須賠償巨額資金。儘管證據確鑿,但在其向供應商和淘寶所在地工商部門申訴過程中,因地方政府包庇,互踢皮球,其上訴接連遭地方政府強制撤案。近日,胡力任抵達美國,希望在國際上曝光中共政府的魔鬼面目。他說:「原本還對這個政府存有的最後一點幻想都失去了。這個(中共)政府已經根本沒有任何挽回的餘地了。」

今年51歲的胡力任是上海企業家,曾經趕上上海發展中的幾波浪潮,在很多領域留下足跡,擁有多重身份,包括投資銀行專家、產業經濟研究專家、高級職業經理人,甚至還是一名培訓教師,為上海培養了一批企業家。

2009年大陸新能源開始日趨見熱時,胡力任轉向投資研發中央空調系統。胡力任介紹,中國是全球最大、最密集型的製造業產地,但很多車間裏沒有空調,導致夏天車間最高溫度可以高達40度。很多工人赤膊在悶熱的車間裏工作面臨很多風險,不僅是健康問題,也易引發事故。

胡力任說,事實上,大陸企業不是裝不起空調,而是因為耗電用不起空調。因此他從2009年開始研發地能節能空調系統,花了7年時間研發。到2016年時,他覺得這項技術已經成熟了。於是他新註冊了一家公司「上海固任環保科技有限公司」,準備在資本市場進行融資,想把這項目做大。

胡力任申請了多項專利。他的客戶幾乎都是上市公司,而且他的企業也是全球唯一一家生產全地能節能空調系統的公司。

公安撤案 造假變「達標」

沒想到的是,當2016年他開始投入產業化過程中,一場災難也悄悄降臨。

這套空調系統需要PE管,在項目產業化之前,因為用量不大,他們直接在上海就解決了。擴大生產之後,他們希望找一家穩定的供應商、價格稍微低一點的。同年5月,他在淘寶上發現山東臨沂亞洪管業有限公司的店舖,並開始購買該公司生產的英達牌PE給水管(承壓1.6MPA、1.2MPA、1.0MPA)。

胡力任說:「對方價格比市場略為低一些,他們當時的解釋是他們是老區,電費比別人便宜、人工也比別人便宜。」當時他們收到樣品後,看到標註的數據是他們想要的,就沒有拿去檢測,「因為根本沒想到對方會如此造假」。

他們先用在嘉興地區的小項目,沒發生甚麼問題,感覺還不錯,就開始用到後面的項目中去。

隨後發現管路大量漏水 總額360萬元項目報廢

胡力任介紹,從2016年5月到2017年5月這一年中,他們共計購買40萬元(人民幣,下同)左右亞洪塑膠的產品,用於後面的四個項目中。他們在淘寶網上明確標註:要求承載16公斤的給水管(1.6MPA)。

他說:「2017年6月開始運行使用的兩個項目中發現管路大量漏水。打電話詢問時,對方說是我們施工有問題。」

「我們檢查下來施工沒有問題。」「當確認為是管路承壓質量問題後,我們將現場取樣兩批次送國家建築材料檢測中心檢測後認定產品不合格。」

據胡力任介紹,當時檢測人員告訴他,「你這個不用檢測都知道這個標註是偽造的,前面用了國標後面用了自己農用管的標註,對方是故意造假。」

胡力任在淘寶上購買的山東亞洪的管材。(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胡力任在淘寶上購買的山東亞洪的管材。(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他說:「這個事情就鬧大了,我的很多系統,有的施工了,有的管子都被埋到地底下了,挖也挖不出來。因此四個系統全部報廢。合同簽了300多萬,按1.5倍賠償,需要賠500多萬。」

臨沂工商稱造假很正常

2017年8月底,胡力任就此向山東臨沂工商投訴,9月份臨沂政府派了臨沂蘭山區市場監管局李副局長一行,他們到胡力任的兩個項目實地查看漏水情況。

胡力任介紹,李副局長在跟他的一次談話中說:「我們沒辦法跟浙江競爭,我們是老區,我們也要發展經濟,你這個事情我們不管,現在這種在中國很正常。中國造假案就是從溫州製作紙皮鞋開始的,所以我們那裏也要發展。你這個事情只能自己去打官司。」

被繼續追問後,對方明確表示:「我們沒辦法管,怎麼管?我們管了就沒有稅收了。把這些企業全部打掉,我們幹甚麼?又重新種田去了。你投訴了,我們也要給你一個處理結果,就是上面寫清楚,他們的標籤寫錯了。我不管其它,我只管倉庫裏的東西好不好,我把倉庫裏的農用管0.6(MPA)拿去檢測。」

10月臨沂工商給出結論:「亞洪管業產品管材標註錯誤,不存在偽劣商品行為。」

臨沂工商派人來胡力任的公司調查,左二是李副局長。(受訪者提供)
臨沂工商派人來胡力任的公司調查,左二是李副局長。(受訪者提供)

淘寶工商局推諉 公安拒查撤案

胡力任氣憤地說:「我們系統技術需要1.6MPA,我訂單上寫得很清楚,他給我的管子上寫的也是1.6MPA,我整個系統最高壓力要1.2MPA,你給我0.6MPA的農用管沒有用的。這是非常明顯的故意包庇。」

他按信訪條例提出覆審要求,還寫了8封信給各個不同部門的領導。一個月後,臨沂當地的工作人員告訴他:「胡先生你的案子已經結束了,覆審(要求)我們沒有收到,到此為止。」就這樣,他的覆審要求被當地政府故意以時間超期,剝奪了覆審的權利。

胡力任先生介紹,他在找臨沂工商投訴前找過阿里巴巴,但對方表示,他們不管,讓他去找企業。但現在被臨沂工商部門拒絕立案後,他沒有辦法再次找阿里巴巴,但對方表示,讓他去找當地的工商局。就這樣,11月他到阿里巴巴所在地、杭州餘杭區工商局投訴,要求核查這起造假事件。

胡先生介紹:「我們正好也有一個項目在餘杭區,因為這兩個原因,餘杭工商局受理了我的舉報,本來他們是不接受的,讓我去山東解決。」

2017年12月份,他們將在杭州的項目現場取樣,送交浙江方圓檢測中心檢測,三個星期後結果出來,跟9月份他們的送檢結果完全一致,認定為「不合格產品」。因當時接近2月份要過年了,對方說年前太忙,過完年再送。

胡先生表示,當時浙江杭州餘杭工商部門查出來,亞洪管業在淘寶上註冊了多個ID(帳戶),其中一個ID在2017年銷售了106萬,該公司在淘寶的銷售額已超過千萬。他還表示,原始紀錄顯示,有別的客戶購買了這家公司的管子,發上來的照片標註跟他們的一模一樣。「我可以確信,這家企業不僅供應給我們假貨,它是在整個淘寶網上,甚至在其它網站上也可能供應假貨,性質非常惡劣。」

後來,杭州餘杭工商部門因為銷售數額超過5萬元人民幣,將該案件移交給浙江杭州餘杭區公安分局法制科審核通過後,確認於2018年4月26日正式立案。

此案立案後由餘杭區公安分局法制科治安大隊的副隊長馮州虹經手。胡先生表示,當他把案情向馮州虹介紹後,未想到馮笑了笑說:「假如你這個關於淘寶的案子立案了,我們整個餘杭公安系統的人都不要睡覺了。」

胡先生表示:「馮還稱,對淘寶上的假貨,餘杭當局只會對兩類產品進行調查,一個是食品,一個就是醫藥。他說這樣吧,法制科已經審核過了,要麼就放在這裏吧!」

5月1日,胡力任接到馮的電話稱他們不辦理此案,並已移交給徑山鎮派出所處理。胡力任在跟徑山派出所的陳副所長碰面後被告知:「你這個案子我們從來沒有辦過,但是治安大隊踢給我們,我們也沒有辦法,只能放在這裏。我們現在只有8個人,我們要打黑除惡,還有幾個案子人都沒有抓到。」

他表示,自己為這個案子每星期都去杭州餘杭一次,前後跑了二十多次。但在8月底,胡先生接到徑山鎮派出所警察馬小龍口頭通知:該案件被撤銷,並且公安還「確認」胡力任自己故意購買灌溉用農用管。並稱「亞洪提供所有產品完全符合灌溉用農用管標準。產品上的所有標註是亞洪標錯了,臨沂工商已經處理過,杭州公安不再處理,該案終止,不再送檢察院。」

胡先生強調,「我們確認了亞洪是臨沂當地的中大型專業管業生產企業,有著10多年生產歷史,並且在浙江嘉興一個小項目上用過該產品並沒有發現任何問題,所以才後面大規模使用。目前可以確定,亞洪是用『釣魚』方式故意提供造假產品的,並且造假手段可以說登峰造極,所有管材標籤都是故意偽造的,並且管壁、管面包著兩層新皮,一般專業人員都很難用直觀方式判斷出真偽。」

儘管杭州餘杭工商再次證實造假,但轉交公安後仍被撤案。(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儘管杭州餘杭工商再次證實造假,但轉交公安後仍被撤案。(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對政府失去最後一點幻想

胡先生表示,他花了7年時間研發了這個技術,本指望產業化後,不但大型企業員工可以改善工作環境,企業也做大,但現在都被這個供應假管子的企業給毀了。更讓人傷心的是,他在維權的過程中「見識了這個政府爛到了何種程度」。

「原本還對這個政府存有的最後一點幻想都失去了。這個政府已經根本沒有任何可以挽回的餘地了。我已經痛恨這個中共政府了,我們國家原本好山、好水、好民風,都被共產黨這幾十年糟蹋完了。原來夜不閉戶,現在偷盜猖獗,到處都是防盜門,連馬路上摔倒都沒有人敢扶,農村老人沒人贍養……每天都有大量的負面消息。幾千年的傳統道德都被共產黨給毀了,完蛋了!」

也因為此,他來到美國來尋求自由和真相。「我要讓世界知道,你淘寶賣假貨、企業供應假貨,當地政府、公安包庇,沒有人管,即使我有足夠的證據。我是基督徒,要讓他們的魔鬼面目顯示在全世界面前。這實在太惡劣了。」

胡先生說:「我不想回去了,只要有共產黨的政府還在控制這個國家,我永遠不會再踏進中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