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件事兒值得大書特書的,記得好像還念女師吧!有那麼一天,和同學一起去觀賞心儀已久的音樂經典名片「翠堤春曉」。史特勞斯優美動人的華爾滋舞曲,雖不會跳卻早就耳熟能詳,再經報紙影劇版著力推薦,我倆早已迫不及待,好不容易上演了,怎能錯過?那時晚上演兩場:七點和九點。我們買了七點那場的票,進場時已八成滿哪!

當那青春洋溢的男女主角,清晨裏駕著馬車出遊兜風,四周景物依稀、迷濛,兩旁暗沉沉的樹叢,在斜織的晨光裏甦醒。寒意漸消,溫暖籠罩,葉片兒在微風裏輕顫,鳥兒在曙光中驚覺,開始了此起彼落的鳴叫!那場景!那氣氛!立刻挑起了兩人音樂創作的靈感與熱情!我清晰記得:隨著搭拉—搭拉——搭拉拉的隨口吟哦,到聲聲的鳥叫適時伴奏,俄頃「維也納森林」流暢迷人的旋律傾瀉而出,滿溢每個人的胸懷,全身的細胞都不由自主的隨著悅耳的音符,歡快的跳躍、舞動……。那感覺、那震撼!只能用「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來形容!

劇情告終,燈光打亮了,我們仍意猶未盡的沉醉在輕快柔美的樂音裏,捨不得離去!忽然!我倆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同時往洗手間衝去!出來之後,磨磨蹭蹭的覷準兩旁角落裏的一大片空座位上挪去!就這樣,名不正言不順的接下去又免費觀賞了一遍!

散場後,快步踩著腦海中仍迴旋縈繞的舞曲拍子,往家奔去!心中隱隱浮現不安,事先沒打招呼,這會兒已過十一點,家教甚嚴的父母……果不出所料!宿舍木製拉門,由裏邊緊緊鎖上!敲了半天,聲息全無!心知闖了大禍!愣在漆黑的夜空裏不知所措!也不知過了多久,心軟的母親才開了木門放我進去。面對怒氣沖天的父親,免不了一頓數落!

那些年,人們的道德、心法尚存!純真、善良的本性並未泯滅!無論是東方或西方,拍出的電影大多寓教於樂,頗具正面的意義!觀眾單純的心,很容易就融入純淨的劇情裏!即使是涉及男女情愛的,也都是點到為止,給人無限遐想的空間,一如抒情的詩、寫意的畫般,給人帶來淡淡的歡笑與幽幽的情思!

隨著工商社會的繁榮進步,人類傳統的古老道德,逐步的冰消瓦解!曾幾何時,那「金玉盟」裏堅貞的愛情已不再現;那「羅馬假期」裏慧劍斬情絲的魄力已不復存!取而代之的是「自我意識」高漲!「只要我喜歡,有甚麼不可以?」

似乎是1963年左右吧!進來一部法國影片「孽戀」,報章、廣告上大肆標榜唯美、浪漫的創新作品,因而以黑白呈現,千萬別錯失良機!我與同事小楊,特別利用下午沒課的機會,蹺班到台北觀賞。果真名不虛傳:那「夜色」的運鏡,輕盈朦朧、如煙似霧;銀色的月光,在花草樹叢間輕灑、閃爍,彷彿隱藏著一串串小精靈的眼睛;輕柔的溪水泛著粼粼的銀波,推擁著愛的小舟。迷離夢幻的場景,讓觀賞者捨不得移開視線!只可惜那劇情就不敢苟同了!表現的就只有偷情的歡愉,而無罪惡的愧疚。這一部破壞倫理道德的影片一出廠,往後的一切拍攝製作,更是百無禁忌!甚麼都可以入鏡!甚麼不正的都可以搬上銀幕!

兩年之後,隨著老天的安排,我展開了人生另一階段的旅程:調校、結婚、生子,一頭栽入繁忙的枷鎖裏動彈不得!這「影迷」的封號也就自然而然的摘除!順理成章的也就沒機會接觸那些傷風敗俗、充斥色情、暴力的低俗影片啦!

也許年輕時的環境清純,心地善良,感受力強而容易情緒鼓盪,觀賞影片時總是全身心融入劇情裏而隨之哭隨之笑。如今年紀一大把了,飽經滄桑,孤獨寂寞隨之而來,此際,心情沉澱之後,再來回味、思索,才有深刻的體悟:人生裏的每一步,其實都是經過縝密的安排的!你以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