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官員表示,與墨西哥和加拿大達成貿易協議,將使美國在與中共的貿易戰和國家安全爭端中,獲得更多彈藥。

《華爾街日報》報道,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認為,美加墨貿易協定(USMCA)消除了在北美大陸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並使北美成為更具吸引力的投資地。

美國政府認為,中國生產成本的提高,加上美國關稅,外國公司將開始將投資轉移出中國。這將削弱中共發展下一代技術的能力。美方也可對北京施加額外壓力,要求其在貿易上讓步。

選舉網站RealClearPolitics.com一篇評論文章表示,這一歷史性協議給中共帶來了巨大壓力,中共是美國在貿易上的主要剝削者。

重塑全球供應鏈

特朗普總統在周一(10月1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美國將「重新開闢一條向世界提供支持的供應鏈」。

RealClearPolitics.com網站文章也表示,事實上,特朗普鞏固北美關係的舉措,將重新調整全球供應鏈,並將未來的增長和繁榮從亞洲轉移到美洲。

華日報道,一些大型科技公司私下表示,他們已開始權衡是否將部份產品生產轉移出中國,以避免美國關稅。

代表高科技公司的貿易集團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dustry Council)高級副總裁Josh Kallmer表示,「這可能加速他們(科技公司)的想法,也許他們應該將一些小部件的生產轉移到墨西哥。」他說。

RealClearPolitics.com網站文章說,這些趨勢使中共陷入貿易困境。自進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共及其重商主義做法、不公平貿易行為導致財富從美國向中國大規模轉移。

將中共孤立於全球貿易體系外

除了USMCA之外,美國還開始與歐盟和日本進行貿易談判。這一切均讓美國和盟國之間的貿易爭端擱置,使得白宮更容易招募合作夥伴來對抗北京,包括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以及對抗中共國有企業的補貼競爭。

USMCA的一項規定是,如果任何一個國家與「非市場經濟」(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議,比如中共治下的中國,其它國家可以讓其退出協議。

此外,美國定期與歐盟和日本貿易官員會面,制定一項與中方打交道的共同戰略。雖然談判尚未制定統一戰略,但這些國家的目的是向北京發出信號,要求將中共孤立於全球這三大貿易夥伴之外。

「避免操縱匯率或貨幣體系」劍指中共

華日報道,USMCA的一些條款也透露美國與中方或其它國家進行貿易談判時的需求。例如,美加墨一致同意「避免操縱匯率或國際貨幣體系」;以及若存在貿易分歧,將被提交給爭議解決小組解決,並可能導致關稅等。

特朗普在8月30日接受彭博社新聞採訪時表示,美國正在非常密切地觀察匯率「公式」,這是用來判定中國(中共)和其它國家是否在操縱貨幣的計算公式。

USMCA是解開中美經濟爭端的關鍵

目前,美國對約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約佔美國進口量的一半。特朗普在周一的新聞發佈會上明確表示,他繼續將關稅視為美國貿易武器庫的重要組成部份。

在周一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表示,和中方的談判時機還不成熟,並重申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剩下2,670億美元產品徵收關稅。

庫德洛還對霍士商業網表示,特朗普在11月底前往布宜諾斯艾利斯參加20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屆時可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面。

RealClearPolitics.com網站文章說,美國經濟蓬勃發展,且已與加拿大、墨西哥、南韓、日本及英國有類似的貿易協議或談判。另一方面,中共現在面臨著貿易衝擊,中國內部問題多多,消費者支出下降至15年來最低水平,美國消費者信心指數飆升至18年高點。所以這些跡象表明,中美貿易戰中,中共將難以阻撓美國走上正軌。

RealClearPolitics.com網站文章說,USMCA代表了美國國家和特朗普總統的巨大勝利。而且,它將成為解開中美經濟爭端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