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取美國公司技術,強制技術轉讓是美中貿易戰的核心問題。近日華爾街日報通過採訪大量中美企業主,政府官員,揭秘中共如何通過包括強制在內的一系列手段獲取美國公司技術,引發關注。

報道稱,中共在獲取技術方面已經形成了系統性的方法,包括向合資企業中的美國合作夥伴施壓,要求其放棄技術;利用當地法院宣佈美國公司的專利和許可安排無效;派遣反壟斷和其他調查人員;把可能向中國企業透露商業秘密的專家安插到監管小組。

美國白宮估計,中國的做法令美國企業每年蒙受500億美元的損失。

就在數日前,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在接受外媒採訪時,否認國家層面強制技術轉讓,但指地方層面存在漏洞。這一半否認半承認的表態引發關注。

對於周小川的說法,美國智囊「加圖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夏業良近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強制技術轉讓的政策導向一直存在,自從80年代就已經開始。當時雖然不是用特別強大的壓力來迫使外方就範,但卻使出了提供稅收優惠、特殊待遇等種種手段吸引外資進來。

「另一方面的是從各方面給外方施加壓力,2010年左右就有一個報告,當時中國要生產電動汽車,技術主要來自於美國,中方向美方施加壓力,要求提供相關的技術,如果不提供的話就沒辦法讓它進入中國市場。」

對於周小川最新表態不承認中央層面的這樣的規定,夏業良表示,也許中共的公開文件沒這麼說,但地方政府、國企,還有很多同外商打交道的機構,實際上一直都在執行中央的旨意,也就是說,來自中央的一些政策意圖,這是中央抵賴不了的事情。

「現在在貿易戰壓力下,中共開始一方面不認帳,另一方面,即使認帳,也把責任推向地方政府或者一些企業的行為,這是完全說不過去的。過去在80年代的時候,中外合資企業要求中方絕對控股,至少中方股本要佔51%,不允許外商佔有更大的資本比率,說明中共從一開始改革開放就是對西方存有戒心,只想拿先進的技術和管理,並不想從根本上改造企業。」

據華爾街日報最新的報道,對於美國指稱的中方強制技術轉移,中共官員感到冤枉。而據中共國務院周一發佈的一份文件則辯解稱:多年來美國在華企業通過技術轉讓與專利許可獲得了巨大的經濟利益,是技術合作的最大受益者;指美國公司自願與中國企業建立合作夥伴關係。

報道還稱,北京的一位政策制定者直言,「中國向世界發出的信息很簡單,外國公司允許進入中國市場,但需要回報一些東西,那就是技術。」

對此,夏業良表示,用市場換技術這個做法在全世界都不能行得通,如果按照這個說法,就沒有知識產權保護這個概念了,只要我給你市場了,你就必須拿技術交換,這個說法有一點像流氓強盜的邏輯,而知識產權保護它本身就不存在說必須用市場來交換這樣的一個先決條件,這個非常可笑愚蠢的一個做法。

就在周小川否認中央層面強制外商進行技術轉讓的同時,中共官方9月24日也發表白皮書強硬否認。但專家認為,在美國貿易戰的強大壓力下,中共在有些方面不得不收斂。

夏業良表示,「中共在知識產權侵犯方面,事實上沒辦法再走的更遠了,因為美國現在要在各個層面對這種行為進行制裁,甚至是法律上的嚴懲,包括盜竊技術的經濟間諜、軍事間諜,及對美國的國家利益造成危害的中共政府官員、軍隊官員、甚至是他們的親屬。這都會給中共帶來相應的監督和一定的制約。」

夏業良舉例稱,最近美國制裁中共軍方的裝備部部長李尚福中將,其本人,甚至他的家屬以後要進入美國可能都會受到限制,可能不給簽證,包括他們在美國的資產、房地產,如果得不到處理,都可能會被剝奪擁有權。這其實是警示中方按照國際文明規則去做,而不能隨心所欲,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而中共是否會在貿易戰的巨大壓力下,做出某些層面的改變,雙方達成和解,從而使得貿易戰力度降低。夏業良認為,這樣的可能性不大。

「這是多種要素構成的,不是一個方面進行了改進就可以原諒你,除非是你全面的整改,各個方面都達到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那種規範,這也是美國過去幾十年一直希望中國所做的事情,給中國二、三十年的時間希望它能夠逐漸走向市場化,走向民主化、法制化,但幾十年過去了中共並沒有朝這個方向去努力,所以現在美國已經不再容忍了。」

夏業良說,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次在聯合國大會上面講話,不再容忍,意思就是給你最短的時間,他兩年的時間都不會給,甚至兩個月的時間都不會給。不按規則辦,就直接懲處。

夏業良最後還寄語中共的政府官員、國企負責人,不是再像過去那樣採取一些中共的實用主義、投機手段來暫時性的緩解矛盾和緊張衝突,然後過了一段時間又故態復萌,而應該丟棄幻想,只有遵守文明法才能獲得世界的尊重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