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特恩布爾作為澳洲總理的最後日子裏,他撥通了白宮的電話。他的政府剛剛做出一個決定:不允許中共插手澳洲第五代移動通信網絡的建設。特恩布爾於2018年8月24日辭去澳洲總理。

《悉尼晨鋒報》報道說,在特恩布爾向全世界做出宣佈之前,他希望告訴特朗普:允許中共公司為澳洲耗資數十億美元的5G網絡提供設備的風險太大。

消息來源說,特朗普非常高興,甚至對此印象深刻。特朗普在兩人的機密通話中說:「你們在此事上走在了我們的前面。」澳洲領導人幾個月以來敦促美國積極參與此事。特恩布爾在二月份的一個會議上向特朗普提及此事。

現在,澳洲採取了一個決定性步驟,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禁止中共供應商參與5G網絡的國家,因此也招致中共的憤怒和威脅。特恩布爾顯然希望,通過率先而為,澳洲能夠促使美國等國家仿傚。看起來這些國家將會這樣做。

在特恩布爾和特朗普通話四周之後,負責美國印太司令部的海軍上將戴維森(Phil Davidson)站在夏威夷珍珠港的導彈驅逐艦甲板上。

「我坦白告訴你們」,他對水兵和來客說,「中共在這個地區出現,拿錢打通這個地區,就像一個我們從未面對的對手。」

這些話非常尖銳。戴維森歡迎澳洲的合作。在他講話的時候,澳洲新型導彈驅逐艦HMAS霍巴特號跟美國的軍艦比肩而立。

彭斯副總統將在今年稍晚訪問澳洲。而澳洲總理莫里森將會晤日本首相安倍。

這些事態進展的共同點是甚麼?對中共意圖的共同擔憂將西方盟友們團結在一起。中共專制制度的威脅如此迫切,以至於澳洲和美國更緊密合作。

美國《外交事務》今年八月的封面故事講述中共網絡統治計劃。它的題目是「世界大戰網絡」。

直到四個月前,美國負責網絡戰爭的人是麥克.羅傑斯上將。他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以及美國網絡司令部司令。

羅傑斯四年前告訴《悉尼晨鋒報》:「我們曾經認為俄羅斯是我們在網絡空間的對手。我們開始沒有把中共當回事。但是看看它們專業技術的增長。」

當中共領導人說,其目標是成為「網絡超級大國」的時候,他們想的不是如何改善購物者的零售體驗,而是尋求稱霸。這正是促使特恩布爾給特朗普打電話的原因。兩個老盟友找到了合作的新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