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台灣進行諜報工作,已到了無孔不入的程度。據台灣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中將出版的新書《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透露,中共至少有三個分屬不同體系的情報組織,蒐集中華民國國軍上校以上軍官的相關資料,並加以建檔。其中一支部隊,專門監聽台灣電話中的關鍵詞彙,當裝置感應到詞彙時,就會立即發出警示、進行監聽。

從事情報工作35年的翁衍慶,曾任中共研究雜誌社發行人兼社長、軍事情報局中將副局長、正聲廣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務。9月25日他出版《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新書,以其長期工作經驗和掌握的情資,分析中共龐雜的黨政軍情報部門,揭開中共「隱蔽戰線」,全面剖析百年來中共黨政軍三線情報系統。

翁衍慶在書中說,當年中共靠共諜滲透國府黨政軍機要職位才能取得政權,他希望藉由此書透視中共情報組織及其間諜活動,探究如何強化台灣防禦戰線。

書中也透露,中共在2015年底成立了新軍種「戰略支援部隊」,其中的「戰略支援軍網絡空間作戰部隊」、簡稱「戰支三部」的獨立兵種,駐武漢市的第六局,專門負責台灣的技術情報蒐集和研析,來源包括對台灣島嶼的衛星與高空偵照、電訊截聽,以及從台灣國際長途電話、傳真、行動電話、網絡數據截收情資。

書中提到,這個部隊在監聽台灣電話的裝置中會預設關鍵詞彙,當裝置感應到這些詞彙時,會立即警示監聽人員進行監聽。

翁衍慶說,第六局有部份單位以研究中心和通訊實驗室名義,隱藏在武漢大學內,在福建省至少部署三個以上巨型訊號情報監聽站,專門監聽台灣無線電訊號。

翁衍慶並表示,中共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聯絡局旗下的調查局,是負責外軍和台灣政治情報蒐集的主要單位;上海分局則以台灣國軍為主要工作目標,而總政聯絡部對台灣上校以上軍官資料均輸入電腦建檔,包括住址、學經歷,和所有能得到的個人生活相關資訊。

翁衍慶說,「中共國家情報法」規定,對與情報機構建立合作關係和「近親屬」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應當採取必要措施,予以保護、營救」及「妥善安置」。但事實上,從歷年來台灣及各國破獲的共諜案中,從未出現過中共予以「保護、營救」的情形,遑論「妥善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