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春天的早晨,孟浩然從甜夢中甦醒,腦中仍縈繞著繽紛花朵,清脆鳥鳴。他準備好要迎接春光了;推開窗,卻見滿園落花,春色狼藉。

究竟夢裏的春天是實?還是夢外的春天為真?

孟浩然吃了一驚,他提起筆: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春曉〉

沉浸在春天的夢境裏,完全不知已然天明,

耳邊此起彼落,是清脆的啼鳥歌聲。

昨夜風狂雨急呀,卻不知又有多少花朵因此凋零?

詩中呈現了窗裏窗外兩個景致,虛實相映;幻者如真,而真者,卻如幻。

「春眠」對比「花落」;「聞啼鳥」對比「風雨聲」,「不覺曉」之留戀,更加重了「知多少」之悵惘。

〈清董邦達 蘇堤春曉軸〉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清董邦達 蘇堤春曉軸〉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夢裏處處愉悅,掩蓋了夢外一夜艱辛。

人們總愛往春意最濃、花朵最盛的地方逐去。卻發現只是夜與風雨的誤會而已。就在他的夢裏,花開了;而在他的夢外,花落了。

或許,落花也是美麗的吧?又或,所有的美麗都如落花?

倘若春天從來就不是真實的,那麼,風雨也不是真實的。當繁華終於落盡,風雨也將無聲。

孟浩然終於歸返田園。

即便萬般不捨,也得從迷中醒來;或許,才是「春曉」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