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2018年聯合國大會的9月25日,2018年聯合國大會的第二天,紐約市下起大雨。在曼哈頓第二大道47街的聯合國公園裏,一些法輪功學員在一片滂沱雨聲中靜靜地煉功,他們身上穿的黃色煉功服在陰沉的天色下更顯明亮。在他們的身邊豎立著標語牌,表達了他們這次活動的主題:「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法辦江澤民」。

「這點風雨算甚麼,再大的暴風暴雨我們都見過。」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微笑道,「每年聯合國開峰會的時候,我們都來此表達訴求,讓各國的領導人看到我們法輪功學員在過去十幾年間遭受的迫害,希望國際社會幫助制止迫害。」

她說,這場由江澤民和共產黨發起的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中涉及了一億修煉人,如果加上家屬就是好幾億人。「今天在場的就有很多剛從中國逃出來的學員。」她說,「我們一直站在反抗中共迫害的前沿,不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全體中國人。」

經歷了死亡的書法家

山東青島市著名書法家劉錫銅逃離中國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那些被中共惡警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日子仍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我被打昏過去五十多次。他們經常用一拳致命的方法把我打翻在地,等我醒過來再接著打。」他說。

劉錫銅在2007年一次舉辦個人書法藝術展後被綁架,他曾被判過三年勞教、四年刑期,被抓二十多次。在被關押期間,他經歷過手銬、鐵椅子、拳打腳踢致耳失聰、剝奪睡眠和用廁所、綑綁八十天、鐵牙刷撓身、擰肉、死人床、各種體罰、針刺手指腳趾、菸頭燙皮、火燒身體、性折磨、皮開肉綻、筋骨挫傷、頭套鐵桶敲打、灌屎尿……幾十種酷刑。

他說他「體驗到了活蝦剝皮再投入油鍋炸蝦仁一樣的痛苦」,親身體驗過真實的「死亡」以及比死亡可怕百倍的「生不如死」。

今天是妹妹的「開庭日」

赴美六個月的山東義齒製造技師呂彩雲手中舉著一個牌子,兩面分別寫著「王海燕」和「徐秀娟」的名字。

她說,王海燕是她的小姑子,去年5月份因為在小區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和朋友一同被抓,9月26日是她在秦皇島市海港區法庭被非法審理的日子。

「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處境非常危險,天天生活在惡夢當中,我不知道用甚麼詞彙來形容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說到這裏,她哽咽著流下眼淚,「在中國,你做壞人不會被抓,做一個好人就不可以。」

她說,最近秦皇島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捕,她想藉此機會呼籲全世界關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要求中共政府無條件釋放她的親屬。

不堪騷擾的工程造價師

39歲的廣州工程造價師楊女士畢業於上海同濟大學。上學時她就接觸過法輪功,但因當時中共的詆毀宣傳而中斷修煉。

開始工作後,優越的物質生活並沒有填補她精神上的空虛,她又開始重新修煉。可是,沒有經歷過共產黨政治運動的她根本沒有想過她將要面對甚麼。

她在孩子2歲時,因為幫同事買國外的神韻藝術團演出票而被抓捕,被投入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出來後又開始經受永無休止的騷擾。她有過一家出國旅遊時,在飛機場被剪掉護照的經歷;最後其丈夫不堪中共騷擾,不得已與她離婚。

「我在中國已經不能正常地生活了,雖然有房有車,但整天心神不寧。」她靜靜地說,「人不是動物,是有精神的,可是連『真、善、忍』這種普世價值都不允許信仰。要知道一個人在得到真理之後你再讓他放棄是絕不可能的,我不想當行屍走肉。」

「我的訴求只要一個自由的修煉環境,能夠自由地信仰。」她說,「同時也為中國人發聲,願他們不再生活在恐懼中。」

「這是所有人的事情」

紐約學員瑞比克說,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迫害真相是至關重要的事。(施萍/大紀元)
紐約學員瑞比克說,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迫害真相是至關重要的事。(施萍/大紀元)

在人群中還有紐約當地的西人法輪功學員。瑞比克(Nemanja Rebic)是一個來自塞爾維亞的結他演奏家。當被問到今天為甚麼出現在這裏時,他說出自於兩個理由。

「首先我是個法輪功修煉者,我修煉八年多了,受益無窮。這是個非常強大而又優美的功法,我願意向所有人推薦。」

「同時,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只是中國人的事情,這是所有人的事情。」瑞比克舉例說,很多人不知道,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被當奴工,中美兩國貿易的很多錢都來自於這場對無辜者的迫害。「從這個意義上說,無論你知道或不知道,每個人都為制止這個可怕的迫害貢獻了力量。」

「好人被折磨,家庭成員失蹤。有證據顯示中共政府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賺大錢,這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所以讓人知道這件事情對全世界來說太重要了。」

易蓉說,十九年來法輪功學員向全世界講真相的努力沒有白費,越來越多的民眾明白真相,都在各自採取行動。

「截止到現在,已有超過三億一千多萬的中國民眾宣佈退出中共組織(黨、團、隊),這些人從草根到高官包括各階層的人,這說明民眾正在擺脫恐懼,加速中共的解體。」

她說,「在國際上,象徵自由世界燈塔的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越來越強硬,很多國家都會跟隨,對中共正形成圍剿的趨勢。所以我們相信,中共的末日就要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