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宰相李泌所著的《枕中記》中記載了這麼一件事:

唐玄宗開元七年,有個人稱呂翁的道士,因事到邯鄲去。這位道士可不簡單,他長年修道,已經掌握了各種神仙幻變的法術。下榻酒店時遇到一位盧姓的書生。

二人攀談起來,談話中,那位姓盧的書生,流露出渴望榮華富貴,厭倦貧困生活的想法,呂翁雖勸解了一番,但盧生感慨不已,難以釋懷。於是,呂翁便拿出一個枕頭來遞給盧生,說:「你枕著我這個枕頭睡,它可以使你榮華富貴,適意愉快,就像你想要的那樣。」當時店主正在蒸黃粱米飯,盧生接過枕頭,發現這是一個青色瓷枕。枕頭兩端,各有一孔。便將頭枕在上面,睡了起來。

剛剛睡下,就朦朦朧朧的發現枕頭上的洞孔慢慢的大了起來,裏面也逐漸明朗起來,盧生於是把整個身子都鑽了進去。這一下子,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裏。過了幾個月,他娶了一個老婆,姑娘家裏很有錢,陪嫁的物品非常豐厚,盧生高興極了,從此以後,他的生活變得富足起來。

第二年,他參加全國進士考試,一舉得中,擔任專管代皇帝撰寫制詔誥令的知制誥。

過了三年,他出任同州知州,又改任陝州知州。盧生本性喜歡做治理水土的工程,任知陝州時集合民眾開鑿河道80里,使阻塞的河流暢通,當地百姓都讚美他的功德。於是,沒過多長時間,他被朝廷徵召入京,任京兆尹,也就是管理京城的地方行政官。

不久,爆發了邊境戰爭,皇帝便派盧生去鎮守邊防。盧生到任後,開拓疆土九百里,又遷戶部尚書兼御史大夫,功大位高,滿朝文武官員深為折服。

盧生的功成名就,招致了官僚們的妒忌。於是,各種各樣的謠言都向他飛來,指責他沽名釣譽,結黨營私,交結邊將,圖謀不軌。很快,皇帝下詔將他逮捕入獄。與他一同被誣的人都被處死了,只有他因為有皇帝寵幸的太監作保,才被減免死罪,流放到偏遠蠻荒的地方。

又過了好幾年,皇帝知道他是被人誣陷的,所以,又重新起用他為中書令,封為燕國公,加賜予他的恩典格外降重。他一共生了五個兒子,都成為國家的棟樑之材,盧家成為當時赫赫有名的名門望族。此時的盧生地位崇高,聲勢盛大顯赫,一時無雙。

後來他逐漸衰老,屢次上疏請求辭職,皇上不予批准。將要死的時候,他掙扎著病體,給皇帝上了一道奏疏,回顧了自己一生的經歷並對皇帝的恩寵表示感激。秦疏遞上去不久,盧生就死了。

就在這時,睡在旅店裏的盧生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醒了。他揉揉眼睛,搖晃幾下頭,發現自己的身子正仰臥在旅店的榻上,呂翁坐在他的身旁,店主人蒸的黃粱米飯還沒有熟。觸目所見,都和睡前一模一樣。他一下子坐了起來,詫異的說:「我難道是在做夢嗎?」呂翁在一旁,對盧生不動聲色的說:「人生的適意愉快, 也不過這樣罷了。」

盧生悵然失意了好一會兒,才對呂翁謝道:「我現在對榮辱的由來,窮達的運數,得失的道理,生死的情形,都徹底領悟了。這個夢,就是先生用來遏制我的私心慾念的啊!謝謝先生的點化。」

這就是成語「黃粱一夢」的由來,「黃粱一夢」有時也寫作「黃粱美夢」。

這個成語原來是用來表明,人在世間的榮辱得失不過是一場夢幻,其實這也是呂翁點化盧生的真意。後來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越來越不能理解神佛的真意,而把這個成語涵意變成了比喻不能實現的夢想。

(本文摘編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