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9月26日),在聯合國會議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告訴世界各國領導人,中共正試圖「干預」即將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

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上,特朗普表示,中國(中共)正企圖干涉美國2018年11月的中期選舉。「遺憾的是,我們發現中國(中共)一直在試圖干涉即將舉行的2018年(中期)選舉,反對我的政府。」

「我們不想讓它們干預或干涉我們即將到來的選舉。」他說。

「它們不想要我或我們(共和黨)贏,因為我是第一位挑戰中國貿易(政策)的(美國)總統。」

「我們正在贏得貿易(戰),我們正在每個層次獲勝。」特朗普說。

美國國會中期選舉將於11月6日舉行。

隨後,中共外長王毅稱:「我們沒有也不會干涉任何國家的內政。」

美中貿易戰本周一重大升級,美國開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中共則對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5%或10%的關稅。特朗普表示,這是他永久改變美中貿易平衡的一部份。如果兩國未能達成協議,從明年起,美國將把這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提高到25%。

特朗普多次批評中共影響美國中期選舉

9月26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國(中共)實際上是在《得梅因紀事報》和其它報紙上刊登其宣傳廣告,看起來像新聞。那是因為我們在貿易上正在擊敗它們。打開市場,(美國)農民將在這一切結束後獲得財富!」

 

中共官媒《中國日報》英文版於9月23日在美國愛荷華州當地報紙插入四頁廣告,公開指美國總統特朗普害慘該州的大豆種植者。

《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是愛荷華州最大的報紙,其周日版刊出的四頁廣告標明由「中國日報付費並撰寫」。除大篇幅對準特朗普貿易政策,還有一篇插頁文章說,貿易爭議迫使中國進口商放棄美國,轉向南美採購大豆。

 

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代表愛荷華州的眾議員席位之爭十分激烈。愛荷華州是政治搖擺州,因該州在美國政治選舉中歷來屬於舉足輕重的地位,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自然首當其衝,成為兩黨必爭之地,同時也是中共希望藉機反擊特朗普的跳板。

曾擔任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國安會議發言人的維耶特在推特上發文說,此舉是「中國(中共)相當精明的政治運作」。

上一輪對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後,美國農業部計劃撥出120億美元來緩解對農民的打擊。

在9月17日的聲明中,特朗普說:「如果中國(中共)對我們的農民或其它行業採取報復行動,我們將立即進行第三階段,即對約267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

特朗普9月18日在推特中寫道:「中國(中共)公開表示,它們正在積極地試圖通過攻擊美國農民、牧場主和產業工人來影響和改變美國(中期)選舉,因為他們對我很忠心。中國(中共)不明白的是,這些人是偉大的愛國者,(他們)完全明白……」

 

7月25日,特朗普發推說:「中國(中共)的目標是我們的農民,它們(中共)知道我喜歡並尊重他們(農民),以此(針對農民)讓我繼續允許它們佔美國的便宜。它註定失敗的做法是邪惡的。」

美國農業部長珀杜(Sonny Perdue)8月初曾說,農民對特朗普的支持,來源於他們享有共同的價值觀,「在感情上,他們是特朗普在貿易、勞工、監管等政策上的支持者,因為他們擁有特朗普所支持的價值觀。」

蓬佩奧:中共一直在企圖干擾美國大選

9月21日,蓬佩奧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說,中共一直在企圖干擾美國大選,它們兩年前干擾過2016總統大選,正試圖干擾今年的中期選舉,可能還會干擾2020年的總統大選。

蓬佩奧表示,他在擔任中央情報局局長時獲悉,某些國家政權試圖干擾美國的選舉、損害美國的民主制度和價值。這些國家政權包括俄羅斯、中共、伊朗和北韓。

8月19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美國非常關注四個國家正試圖干預這次的中期選舉,包括中國(共)、俄羅斯、伊朗與北韓——全是目前遭到特朗普實施經濟或貿易制裁的政權。

中共干涉美中期選舉 也難達其背後目的

時政評論員唐浩撰文表示,中共有充份的動機,對美國中期選舉發起干預行動。他寫道,美中貿易戰讓中共陷入困境,特別是美方堅持中共必須「消除關稅與非關稅貿易壁壘、停止強迫美國企業技術轉移、停止竊取知識產權」,但中共方面不願對此讓步,雙方因而進入持久戰。

他表示,中共的算盤是,設法把一切拖延到美國中期選舉之後。

不過,新澤西拉瑪珀學院的陳鼎表示,儘管美國兩黨在政治上對抗,但參眾兩院只有在認為政府未盡全力回擊北京時(例如,特朗普當局讓中興復活),他們才提出批評。

「對中國(中共)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政策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所以美國政治或選舉格局的任何變化都不可能改變這一點。」陳鼎寫道。

另一方面,麥克拉蒂(McLarty Associates)律師事務所高級顧問、美國商會董事會成員奧肯(Steven Okun)9月3日告訴CNBC,中期選舉不會改變任何事情,即使民主黨掌控國會,他們對特朗普總統的議程也不會有多大影響。

唐浩則寫道,設若中共真的介入干預美國選舉,無疑是破壞民主法治、涉嫌顛覆他國的跨國犯罪行為,不但再度公然自曝其醜,還連累中國人民在國際社會上顏面盡失;同時,也等於讓中共用它最常說的「干涉他國內政」名義,反甩自己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