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貿易戰逐步升級、北京不知如何應對之際,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又一重大舉措加劇了北京當局的憂慮。當地時間9月18日,美國國防部公佈了《2018國防部網絡空間戰略》報告,回答了「美國面臨著甚麼威脅?確定了甚麼樣的目標?有甚麼具體的舉措?」三大問題,強調美國將同中國(中共)和俄羅斯進行長期戰略競爭。20日,特朗普總統再次履行承諾,簽署了15年來首份《美國國家網絡安全戰略》,以保護美國網絡安全。在該戰略中,中國(中共)在兩處被直接點名。

特朗普在聲明中表示,針對美國政府、企業和個人的惡意網絡活動的成本不容忽視。在國家網絡安全戰略的指導下,聯邦政府將更有能力保護美國人民、美國家園和美國人的生活方式。

同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在白宮電話會議上先是講述了網絡攻擊給美國帶來的損失,如2017年的勒索軟件「WannaCry」(WannaCry)在全球造成數十億美元的損失。他還特別提到美國政府機構的人事管理辦公室遭到中國黑客攻擊的事件,說「可能有數百萬人的個人信息——包括我自己的個人信息,也許還有你們一些人的,前政府僱員的個人信息——已在北京找到了一個新住處。」

其後,博爾頓在解釋新的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時說:「我們不僅僅防禦。我們要採取很多主動行動。我想應該讓我們的對手知道這一點。」他還列出中國、俄羅斯、伊朗和北韓為美國面臨的主要網絡威脅。

9月21日,美國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已經準備好實施白宮剛剛宣佈的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查明、回應、打擊和遏制破壞美國國家利益的網絡行為。其在實施國家網絡安全戰略時的工作重點是保持美國在網絡空間的優勢,在敵對網絡勢力攻擊美國網絡之前將其搗毀。

從《2018國防部網絡空間戰略》、博爾頓與國防部的聲明中,不難發現美國戰略的調整。

首先就是頭號「敵人」的調整。《2018國防部網絡空間戰略》在回答「誰是我們的敵人」的問題時,將2015年版本中構成安全挑戰的四個國家「俄羅斯、中國、伊朗、北韓」的順序改為「中、俄、朝、伊朗」,將北京公開視為首要「敵人」,這與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先後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與《國防戰略》,都將中國排在俄羅斯之前,作為美國最關注的「安全挑戰」相吻合。

其次就是美國網絡司令部放棄了以往的防禦戰略,即在對手進入美國網絡系統時才實施攔截,也不必遵循奧巴馬時期的「美國軍方在對外採取任何重大網絡行動前都必須得到白宮的批准」的指令——特朗普業已廢除,而是可以針對攻擊方採取先發制人行動。

與2011年和2015年版本不同的是,2018年版的《國防部網絡空間戰略》對其自身使命的表述是:確保美國軍隊有能力在任何空間作戰並贏得戰爭;通過先發制人、擊敗、威懾等多種方式抵禦重大網絡攻擊;與盟友、夥伴合作以強化網絡能力、擴展聯合網絡作戰和改進信息共享。

新報告還要求「在未達到武裝衝突層級時以更加進取的姿態防護網絡空間利益,在危機和衝突中做好以網絡作戰力量支援聯合部隊的準備」。值得關注的是,行文中出現了「打贏戰爭」「先發制人」等以往報告中從未出現過的字眼。

要知道,在去年8月,美國網絡部隊業已正式升級為一級聯合作戰司令部,133支網絡任務部隊於今年5月宣佈形成全面作戰能力,提前5個月完成,6月還獲得國會授權,可以對網絡攻擊和盜取美國知識產權行為做出攻擊,即對網絡攻擊行為可以鎖定地址後,利用美國的網絡特權(根服務器)關閉攻擊者的地址。

美國一連串針對網絡襲擊的行動,意味著未來所有攻擊美國網絡和藉由網絡盜取美國知識產權的黑客在瘋狂過後,將受到致命的打擊,而這其中最為猖獗的正是中共當局。

眾所周知,中共動用黑客攻擊美國政府、公司,竊取機密和盜取資料由來已久。除了博爾頓曝出的大料外,此前海外媒體亦有所披露。今年4月彭博社報道指,在中美貿易緊張有可能導致全面貿易戰之際,火眼公司發佈報告說,中共政府控制的黑客增加了對美國公司的攻擊,以獲取與競價、合同、合併、收購相關的信息。而在火眼公司3月發佈的研究文章也顯示,中共黑客試圖竊取美國有關南中國海軍事機密。

另有報道指,今年以來,中共軍方在上海和北京特別部署的「網絡部隊」,已完成史上最大規模「擴編」,而其主要任務,除了繼續加大網絡監控之外,還要對全球特定目標進行阻斷服務攻擊。據報,目前網絡部隊已完全掌握對全球特定目標,實現從Gbps到高達Tbps級DDoS攻擊的方法,從而直接導致網站全面崩潰和徹底癱瘓。

而在中共2017年2月發佈的《網絡空間國際合作戰略》白皮書中,中共表示將「加快網絡空間力量建設,提高網絡空間態勢感知、網絡防禦能力」。顯然,中共也在加速加強自己在網絡空間中的攻擊、監控、竊取等能力。

美國在網絡安全戰略上的調整,尤其是可以實施先發制人,預示著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將在網絡展開,當神秘莫測的美國網軍與自以為是的挑釁者中共網軍對決時,結局將如何?答案不難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