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制裁了中共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中共反應強烈。專家認為,美國是打到了中共的「七寸」要害,這是中美貿易戰升級後演變出的中美軍事上的對峙。貿易戰打下去,中共已無牌可打,將被逼到死路。

分析:這個制裁只是預警

9月20日,美國政府對中共軍委下屬的裝備發展部及其部長李尚福實施制裁,因該部門從俄羅斯購買了軍事裝備,違反了美國的《以制裁反擊美國敵人法案》。

中共對此反應強烈,中共外交部和國防部發言人先後抗議,當局還召見了美國駐華大使和代理武官,並召回正在美國參加會議的海軍司令員沈金龍,以及推遲了本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的第二次會議。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就此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是中美貿易戰升級後,雙方在軍事上的對峙。裝備部是負責全面採購武器裝備的,中共靠著從俄羅斯進口裝備、也靠著出口軍備到第三世界國家來賺錢,而這些進出口的資金流動都不可避免地要動用到國際的金融機構。

他分析,如果這個裝備部被禁止參與跟美國任何有關的金融體系的交易活動的話,基本上國際社會除了俄羅斯以外,其它的就很難再與中共做生意了。

他進一步分析:「如果歐洲的金融機構給中共提供了方便,美國也會制裁。等於整個的世界金融體系都會一起來制止中共這些武器交易,這對中共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他認為,顯然特朗普現在是敲山震虎,「你們在海外的資產或者你們在國際金融體系能夠動用的東西,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

他還表示,「中將李尚福購買俄羅斯武器(被制裁),他只是執行者,決定肯定來自中共軍委或者最高層。美國此舉令給中共辦事、賣命的人都會有所忌憚,都不敢幹了,所以給他們的震撼是非常大的。」

大陸的金融學者賀江兵也認為,特朗普選擇制裁軍隊單位和個人,明顯是嚴重的警告,並且沒有申辯機會,立即生效。他表示,「這個制裁只是預警,美國尚未全面啟動對某些國家的全面金融制裁,如果啟動,北韓和委內瑞拉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分析:特朗普直接涉及到中共經濟體系、政治體系的問題

9月21日晚上,特朗普在密蘇里州舉行的集會上也警告中共,若對美國實施報復,美國有更多的子彈。

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10%關稅9月24日開始啟動,年底將提至25%。特朗普隨即表示,美或將對另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關稅。謝田教授表示,「中美貿易戰以來,特朗普每一步都是步步緊逼,中共幾乎沒有喘息的機會。(特朗普)之前的美國政府不管怎麼做,中共總是有辦法來對付。但這次中共像被打了『七寸』一樣動彈不得,也不知道怎麼應付,除了一點點的抗議以外實際上甚麼也做不了。」

他還認為,中美貿易戰以來的五輪談判(包括胎死腹中的第五輪),實際上都是中共的拖延戰術。

他說:「中共以前對克林頓、小布殊的慣用伎倆就是拖延,給你一點點好處,買你個幾百億、幾千億的東西,你一高興這事就過去了。但這次一定要看到,特朗普是實質性地、徹底地、完整地轉變,直接涉及到中共經濟體系、政治體系的問題。」

他認為,中共現在也意識到拖下去也不會改變。他說:「因為特朗普從340億、160億到現在的2000億加稅,下面還有2670億計劃,按部就班一步步來,步伐沒有一刻放緩,基本把中共逼到死角上去了。」

他認為:「特朗普招招見血,招招都打到要害上,把中共從經濟、輿論宣傳、軍事裝備等所有的方面都給制住了。現在看來好戲可能還在後面。」

賀江兵也認為,美中貿易戰中,「中南海根本沒有反制措施。(美國)說凍結你的資產就凍結你家的資產。美國現有的法律幾乎可以凍結很多官員的財產了,並且,你的錢還不能轉帳。」

中共被指欲干擾特朗普的中期選舉

對中共近日取消的第五輪談判,謝田認為,這跟中共指望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上失利也有關。

特朗普近日發推文說,中共在美中貿易爭端中試圖有意針對美國的農民、牧場主和產業工人,以此來影響美國的中期選舉。

上周五(9月21日)蓬佩奧接受美國CNN採訪時也說,中共一直在企圖干擾美國大選,它們兩年前干擾過2016總統大選,現在正試圖干擾今年的中期選舉,可能還會干擾2020年的總統大選。

謝田認為,中共的希望註定要落空的,「現在美國的經濟這麼好,失業率這麼低,老百姓都已經意識到特朗普給他們帶來的繁榮和希望。所以很多反對特朗普的民主黨人都開始改弦易轍,都開始投向特朗普陣營了。現在已經出現一個現象:在共和黨內部,就是特朗普支持誰,誰就會贏。所以我估計在中區選舉,共和黨一定會在兩院擴大他們控制的局面,在最高法院形成共和黨保守派的優勢。」

他強調,美國兩黨在政治問題上、在墮胎、槍枝等其它問題上,雖然兩黨直接地衝突、對抗,但是對中美貿易戰的問題上兩黨都是一致的,中共實際上是打錯了算盤。

中美貿易戰要解決 習近平只有一條路

對中美貿易戰,謝田教授認為,「美國這邊很明確,要害就是中共的政權。他們已經區分開中共和中國,他們知道中國人民在貿易戰中是可以獲益的,他們針對的是中共統治集團。」

他認為,「中共統治集團在貿易戰上的決定,實際上習近平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要放棄共產黨在貿易的控制權,就是對中國經濟的控制,就是要中共在中國經濟制度上放棄特權的利益,而放棄這個利益就等於放棄中共的統治,這就涉及到解體中共的問題了。」

他強調:「所以最後中美貿易戰解決的話,那一定是特朗普跟習近平直接談。特朗普要求的就是共產黨退出這個舞台,這一點習近平能否意識到是他個人最後的機會,那就是他個人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