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美國霍士網站發表了前英國首相卡梅倫的戰略顧問希爾頓(Steve Hilton)的評論文章。文章分析了特朗普總統之前,美國和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採取的錯誤策略,並對特朗普給出了更大膽的建議。

文章稱中共不會放棄統治世界的企圖,現在是對中共進行全面經濟抵制的時候了,同時文章給出建議:

「首先對美國的中國公司施加與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公司完全相同的條件:不能獨立營運,強制合資和強制移交知識產權。下一步:不應該允許美國公司或投資者支持中國的各種全球擴張方案,如一帶一路。所有在中國的美國公司都應退出,不應該進行新的投資。」

希爾頓的觀點和建議,顯示出了一種趨勢:如今西方世界對中共的認識,已經開始走向清醒。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西方的一些政客和學者,制定出了通過發展經濟來試圖改變中共政治體制的政策,二十多年的實踐和殘酷無情的現實證明,這種策略完全失敗。不僅沒有促進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卻使得中共政權利用經濟發展不斷做大,並向全世界滲透,破壞了世界經濟秩序,給美國、西方和全世界帶來災難和威脅。

有了經濟的背書,中共在國際社會上表現得更加橫蠻霸道和肆無忌憚!不斷把中共的腐敗和全部邪惡手段擴散到全世界。如今,在特朗普總統對中共的重錘打擊下,西方終於從通過經濟合作方式幻想中共改良的迷夢中醒來了。

希爾頓給出的建議——「對美國的中國公司施加與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公司完全相同的條件」,十分實用有效,其實這種「對等原則」還不僅僅限於公司,還可以擴大到多個甚至所有領域。

比如中共封鎖互聯網,幾乎美國和西方全部的媒體,都被中共封鎖無法在中國出現,而中共的黨媒新聞聯播和人民日報等卻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全美和西方通行,繼續對海外的華人洗腦。

來而不往非禮也!中共屏蔽互聯網,美國也可以採取對等措施,封鎖中共登錄美國的自由網絡世界;或者通過多種方式迫使中共開放互聯網,包括曝光中共腐敗高官的海外資產、曝光江澤民等家族的貪腐醜聞、曝光中共迫害人權的罪惡,以及中共以國家機器活摘器官牟利的罪惡等等。

希爾頓提出大膽的建議:「特朗普總統現在應該全面拒絕其前任們的失敗的中國戰略。這意味著不僅要通過關稅繼續向中共施加壓力。特朗普需要做得更大膽。在聯合國及其它地方,他應該把整個世界團結在一個簡單而大膽的目標背後:推翻中共的政權。」

其實,現實表明,特朗普總統確實也正走在這條大膽的道路上。特朗普上任之後,面對中共重擊不斷,聯手歐洲、澳洲和日本,特別是在貿易戰的強大攻勢下,近日又對中共軍方高級將領發出制裁,中共高官在海外的資產將被凍結,這一強硬信號,擊中了中共的「七寸」,因為美國是中共高官的主要金庫和退路「後院」。

隨著貿易戰的持續升級,在這過程中,中共不斷抵抗,節節敗退,西方和全世界對中共的認識越加清晰,正義的力量不斷聚集,最終中共在醜惡的表演中從內部被擊潰。這可能就是未來中共末路之大結局。

只要中共政權存在,中國不會有真正的人權,世界不會有真正的和平。中共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徹底解體中共才能給中國和世界帶來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