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元宵走馬燈謎會,人間好景正當前。《紅樓夢》花花世界大觀園裏,逢佳節,賈母設了元宵春燈雅謎宴。曹雪芹「讓」大夥兒寫燈謎,猜燈謎,也讓讀者看官猜主人翁的宿命。

《紅樓夢》賈府中的元宵燈謎,既是燈謎又是讖語,暗喻劇中人的命運,可謂一語兩關的雙關語、雙關謎語,頗堪玩味。而在元宵燈謎的底層中,在燈火闌珊處又透出曹雪芹的人生觀、宿命觀。看看下面探春寫的燈謎:

階下兒童仰面時,清明妝點最堪宜。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

──打一玩物

曹雪芹覺得這玩意兒「清明妝點最堪宜」。中國有清明節氣,每年在公曆四月四、五或六日間。清明時節天清氣明,軟軟的東風襲襲,「這玩物」扶搖而上飛得又高又遠。孩童們愛玩,遊絲一線牽,飛到哪重天了?仰起臉兒來追尋。

宋代李綱〈清明日〉詩吟:「遊女踏青尋苑草,戲童引線送風箏。」

謎底是「風箏」。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以河面為背景,兩個風箏在空中飛舞(公有領域)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局部)。以河面為背景,兩個風箏在空中飛舞(公有領域)

曹雪芹說它「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在《紅樓夢》中這一燈謎象徵誰的宿命呢?後代有人評這是比喻遠嫁他鄉的探春的讖語。如同〈賈寶玉神遊太虛境 警幻仙曲演紅樓夢〉十二曲中的〈分骨肉〉一曲所唱「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

打起「風箏」的燈謎,風箏一線牽連的曹雪芹的人生觀、宿命觀──「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