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縮中華五千年,演繹古今傳奇事。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在紐約翠貝卡藝術表演中心圓滿落幕,四個組別十位選手榮獲金獎。除了展現高超的正統舞蹈技巧,選手們也用中國古典舞再現中國歷史上的經典故事,向全世界展示了中華神傳文化。

中國古典舞體系完備、底蘊深厚,能夠演繹古往今來的人物故事。舞台上,忠孝無雙的將軍、豪邁孤獨的詩仙,也有苦守寒窯的女子,也有逗趣詼諧的喜劇,展現了中國古典舞豐富的表現力。

舞武同源  演繹精忠岳飛

一桿銀槍舞得勢如遊龍,一代抗金名將的故事震撼整個舞台。來自神韻藝術團的陳厚任第四次參加古典舞大賽,此前已取得「一銅二金」的佳績,今年再憑藉著精純的舞蹈功夫,摘取第八屆「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金獎桂冠。

「他在舞台上很沉穩,對身體的把控能力很強。」大賽評委陳永佳稱讚陳厚任是「成熟的演員」。評委古韻也高度評價:「他在眾多選手裏面,對中國古典舞的把握和修養是最全面的。」

他今年的參賽劇目,講述了南宋大將軍岳飛的故事,其中有一段舞槍的演出精彩連連。陳厚任說自己沒有練過武術,但是「古典舞和傳統武術同源,有許多貫通的東西」。因此,他參考了很多武術影片,把武術動作改編得更舞蹈化。為了演好這段武戲,今年他更是集中練了一年。

不過陳厚任認為,把握、刻畫人物才是最大的挑戰。他時刻牢記舞蹈老師的一句話:「學藝先學做人。」要演出劇目的精髓,必須要學習人物的精神,這樣就不是在演,而是真的變成那個人。

陳厚任說:「岳飛是個大英雄,他在立德、立功、立言等方面都無可挑剔。」因此,他以岳飛為榜樣,不僅僅是舞蹈,也在為人處事上向傳統文化學習。他表示,舞蹈能反映演員的內心世界,「如果一個人修養不好的話,他表現出的身法、身韻也就不那麼純正。」

演繹關羽至忠至義

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之一劉新龍,第一次參加大賽就得了金獎。他的參賽的舞蹈劇目是演繹關羽的《忠義千秋》。在海外長大的劉新龍說:「最感佩關羽身為蜀漢大將軍,追隨劉備出生入死,至忠至義,曾經被曹操威逼利誘,也不為所動。」

評委陳永佳點評時表示,劉新龍很年輕,但「對人物的把握很準確,中國古典舞的動作非常規範。」

中國古典舞蹈的外型肢體動作需要結合內在身韻。劉新龍覺得最大的挑戰是表現人物的內在世界,精神層面,即身韻部分。「自己每次練習都會錄影下來,不斷地做修正。」

評委古韻解釋中國古典舞中人物的表現,「在身韻身法連貫上,需要表現人物的氣宇,表達民族的脊梁。」

作為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的承傳和延續方式之一的中國古典舞,承載著深厚的文化內涵。《忠義千秋》這故事對劉新龍最大的啟發是:無論處在甚麼樣的情境中,即便是生命受到威脅時,「都要做對的事情」。

16歲少年演活項羽  獲讚爆發力強

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洪紹豪,參賽的劇目《垓下之圍》是描述楚漢時代西楚霸王項羽被圍困在垓下時的境遇。洪紹豪年僅16歲,要詮釋甚至融入項羽這個角色,既要表現英雄的氣節、氣概,卻又有天意不可違的無奈,難度不小。他不但在編舞上費很多心思,對時代背景、人物精神內在的刻劃也做了很多功課。

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洪紹豪的劇目《垓下之圍》。(愛德華/大紀元)
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洪紹豪的劇目《垓下之圍》。(愛德華/大紀元)

陳永佳對洪紹豪的評價即是「很年輕的演員,舞台上的爆發力很強,技術也很好。」

洪紹豪剛開始接觸中國古典舞時,覺得毯子功翻來翻去挺帥,後來慢慢認識到中國古典舞背後五千年文化的蘊涵,要琢磨很久才會出功的。「得獎是激勵自己以後要努力做得更好。」他也期許自己能在真正的中國古典舞蹈上,更好地掌握中華五千年的文化內涵 。

少年男子組金獎得主洪紹豪的劇目《垓下之圍》。(愛德華/大紀元)

詮釋傳統美德   《寒窯》中的堅忍

西方舞台上,迴盪如泣如訴的中式古樂,一幕感人至深的傳統美德故事正在上演。青年女子組銅獎得主吳凱迪帶來作品《寒窯》,講述唐朝「白袍將軍」薛仁貴,長年在外領兵打仗,他的妻子——民間傳說的王寶釧卻在簡陋的窯洞,獨自等他十八年的故事。

青年女子組銅獎得主吳凱迪表演舞蹈劇目《寒窯》。(戴兵/大紀元)
青年女子組銅獎得主吳凱迪表演舞蹈劇目《寒窯》。(戴兵/大紀元)

這部舞劇以刻畫人物情感為主,剛登場時,王寶釧回憶和丈夫相守的幸福時光,感到快樂和溫馨;之後她從幻想回到現實,她忍受著寒冷、飢餓、與父母離別的痛苦,在傷感中仍然充滿希望,相信她和薛仁貴終有一天會團聚。

「她要克服種種困難,但是她不畏懼,就是堅持等下去。」吳凱迪認為,王寶釧的故事,體現出古代女子忠貞、堅忍、無私等美德,讓她非常敬佩。

來自飛天大學的吳凱迪,學習古典舞十二年,對技巧的掌握非常嫻熟。她透露,這部作品的舞蹈動作是她改編的,裏面加入許多跳、轉、翻身等高難度技巧,用來表現人物的情緒和心理。吳凱迪認為這些動作有豐富的表現力:「中國古典舞有很多技巧,同一個技巧還能夠展現不同的情感。」

在19日的初賽中,有朋友告訴她,《寒窯》演繹得過於傷感,沒有體現出傳統文化中「哀而不傷」的意境。於是,吳凱迪往後賽事的演出中,將回憶部分刻畫得更加溫馨、幸福,這樣在表現後面悲傷的感受時,也更有力度。

少女金獎得主:跳好舞蹈需有好修為

少年女子組金獎得主之一的楊美蓮,今年16歲,這次參賽的劇目是《江南新雨》,劇中表現中國古代女子在雨中活潑歡愉的一面、也有優雅含蓄的一面。

少年女子組金獎得主楊美蓮舞蹈劇目《江南新雨》。(愛德華/大紀元)
少年女子組金獎得主楊美蓮舞蹈劇目《江南新雨》。(愛德華/大紀元)

在加拿大出生、長大的楊美蓮解釋:「自己不是生長在具有儒家思想氛圍的亞洲國家,必須花功夫學習中國傳統文化,才能彌補自身的不足,以便能更好詮釋中國古典舞作品。」

楊美蓮提到,在飛天藝術學校裏學到了許多中國歷史文化故事,特別是古人的道德風範,這在今天的中國都幾乎消失殆盡。她希望藉由宣揚中國古典舞蹈,能將中國文化瑰寶承傳下來,宣揚到全世界各個角落。

修煉是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精髓之一。楊美蓮說:「修煉對個人在舞蹈藝術提升幫助很大。」

「中國古典舞是表現內心世界,如果內心世界不純淨,表現出來可能就摻雜其它東西,就不美,就可能像現代派之類的變異藝術。」

作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楊美蓮體悟到修煉對於掌握中國古典舞這一門專業的重要。她說:「中國古典舞蹈演員的內在必需是純淨的,作品才能體現出純美。」

「舞蹈演員的一舉手一投足都透露著個人的內在信息,」所以對中國古典舞的掌握程度與其道德修為息息相關。

楊美蓮認為,修煉法輪大法也是在不斷的純淨自己,幫助自己達到古人的道德水平,也藉由中國古典舞,來更好詮釋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人物故事。

冠軍搖籃美國飛天大學

授中國古典舞藝術最高學位

新唐人「全世界中國古典舞大賽」的獲獎者,很多都是來自美國飛天大學。飛天大學教授純正的中國古典舞,為享譽全球的神韻藝術團培養人才,2016年獲得授予中國古典舞藝術碩士(MFA)和音樂表演碩士的權利。藝術碩士(Master of Fine Arts,簡稱MFA)是藝術領域的最高學位。飛天大學是美國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在中國古典舞藝術領域可授予此學位的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