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有52年歷史的中共火箭軍文工團發佈告別影片,證實該文工團已被撤銷。至此,海政、空政、火箭軍三大文工團已相繼被撤。外界認為,文工團遭裁撤除了因裁軍需要,再就是軍中文工團早已成中共腐敗高官的「後宮」。  

9月14日下午,中共軍網八一電視發佈火箭軍文工團的告別影片。

據CCTV微信公眾號「CCTV音樂」介紹,火箭軍政治工作部文工團(原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團或稱二炮文工團)成立於1966年7月1日,是火箭軍唯一的綜合性專業文藝團體,包含音樂、舞蹈、曲藝、戲劇等專業,擁有現代化劇院「天泰劇院」。

就在數天前,9月11日,火箭軍政治工作部文工團團長、相聲演員周煒向媒體透露:「就在昨天(10日)下午,海政,包括火箭軍等其它軍種,編制體制改革調整正式落地,也就是說,軍隊「文工團」這三個字正式退出了現役。2018年9月10日下午海政文工團撤銷。」

據悉,海政文工團成立於1951年5月,由中共四野編入海軍的幾個部隊文工團合編而成,屬正師級編制。

再之前的9月9日,具有軍方背景的博主「我是司號手」發出文件截圖並稱,空政文工團正式退出部隊序列。截圖顯示,根據中共軍委整編命令,中共空軍政治部文工團(空政文工團)被撤銷。該文件發佈時間為9月7日。 空政文工團於1950年3月25日在吉林長春成立。

至此,中共海政、空政、火箭軍三大文工團已相繼被撤,文工團正式退出現役。

資料顯示,文工團是中共軍隊特有的一個編制單位,以歸屬單位劃分為三級,包括隸屬於總政治部的歌舞團、歌劇團、話劇團;隸屬於各軍種部隊的文工團,包括海、陸、空、火箭軍等等;及隸屬於各大軍區的文工團。幾十個文工團的文藝兵至少一萬人。 這些文藝兵靠唱歌跳舞就可陞官做軍方將領。

大陸媒體曾報道,在商業浪潮下,文工團的明星們頻繁走穴,不少文工團的男女明星出行被助理簇擁,居有高檔別墅,行有豪車接送,用的也多是國際頂級奢侈品,這與普通中下階軍官及士兵的微薄薪水形成了強烈反差,招致眾多基層官兵的強烈不滿。被認為不僅造成軍費資源的浪費,更嚴重挫傷軍隊士氣和戰鬥力。  

供養如此龐大的文藝團體不僅耗費了大量的民脂民膏,文工團的淫亂的傳聞不絕於耳,更成為中共幹部的「後宮」。 

軍史作家,少將蔡長元之子、紅二代蔡小心曾回答大陸媒體提問時稱:一些中共軍隊幹部把部隊的文藝單位當做了自己的「後宮」,將一些貪慕虛榮和個人利益,甚至業務能力不適合部隊文藝工作要求的人安排進來,甚至根據個人喜好直接影響這些文藝單位的幹部配備。     

享有正師級待遇的海政文工團團長宋祖英,軍旅歌手湯燦則是軍隊文工團的腐敗淫亂的代表。宋祖英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淫亂醜聞已家喻戶曉,江澤民為討其歡心,耗資38億為其建造了國家大劇院。宋也是第一個在海外開個人獨唱音樂會的演員,曾先後5次到海外舉辦10場個人音樂會,動用巨額軍費,傳曾遭王岐山約談。

但在中共十八大後,隨著江澤民的失勢,宋祖英近年曝光度大減,且頻遭黨媒明損暗貶。 

軍旅歌手湯燦被曝是周永康、徐才厚等諸多「大老虎」的公共情婦。徐才厚案發後曾一度神秘失蹤。北京政圈人士形容,湯燦野心太大,生活糜爛。湯燦性賄賂軍隊高級將領們,包括谷俊山、徐才厚等。 

媒體曾披露中共海軍原副司令王守業在幾大文工團包養了七八個情婦,分別來自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文工團、北京軍區文工團,幾乎遍佈中共全國軍隊的文工團。

早在2015年9月,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閱兵式上宣佈將裁軍30萬,精簡非戰鬥機構人員,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外界分析認為,軍隊文工團將首當其衝。

隨後,軍隊文工團「被撤編」的消息多次傳出:先是2016年初,中共軍委政治工作部組建後,原總政治部的總政「三團」先行改制,陸續「摘牌」更名。繼五大戰區成立後,一批原先的七大軍區文工團縮減撤銷。 中共用來過去培養軍隊作家、藝術家「搖籃」的原解放軍藝術學院,如今也併入中國國防大學,更名為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

事實上,中共軍隊早已腐敗爛透,在前中共軍委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控制下的將領晉陞都是靠買官賣官,買個師職要上百萬,買個軍職要上千萬。中共軍事科學院軍建部前副部長楊春長曾表示,徐才厚選人用人一個標準就是「認錢多少」,一個大軍區司令,一人給他送了1,000萬,再有一個送2,000萬的,他就不用給1,000萬的那個人。

郭伯雄任軍委副主席時分管總參、總裝兩大塊,晉陞將領也是按級要價,少將500萬至1,000萬,中將1,000萬至3,000萬,誰給得多就升誰。

自中共十八大後,已有16名副大軍區及以上級別、55名正軍級和副軍級將領落馬,包括徐才厚、郭伯雄、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張陽、房峰輝七名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