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2,000 億美元中共商品加徵關稅的懲罰措施落地,北京在宣佈對600億美元美國商品進行關稅報復計劃的同時,可能計劃取消本月底中共副總理劉鶴赴美談判的計劃,改派低級別官員赴美對話。

美東時間9月18日傍晚,《華爾街日報》引述北京官員的消息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下指示,要求繼續與美方接觸,以穩定商界信心,避免貿易戰令本已放緩的中國經濟繼續惡化。這些官員當時表示,北京正在考慮的一個選項是,本月派遣一名低級別官員——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參加華盛頓會談,但還沒有就此做出最終決定。但由於這次美方提出的邀請是雙方進行部長級會談,美方是否同意降格談判令外界關注。

中美貿易戰本周出現重大升級,美方周一(17日)宣佈對2,000 億美元的進口中國商品加徵10%的初始關稅,到2019年年初再升至25%。幾小時後,中共官方宣佈同步對美國產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稅率變更為5%~10%兩檔。新關稅將從9月24日生效,意味著雙方第五輪對話成行的話,也會如第四輪談判一樣邊談邊打。

外界認為,特朗普分兩步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做法,既是留回轉餘地給11月的中期選舉,更是給北京一個機會。所以接下來中方是否接受月底的第五輪貿易對話,將不僅僅是對美方的回應,更會被視為一種表態。

因兩國貿易量有很大不同,中方現已無等量美國商品可加徵關稅。《紐約時報》分析指,中方正面臨手上籌碼不足的窘態,之前外傳四種反制措施(等量加徵關稅、攻擊美國製造業供應鏈、干擾在華美企營運,以及人民幣貶值)其實都不可行,在中美貿易戰走向長期化的情況下,中共官員們正普遍感到迷茫。

中共商務部發言人高峰18日公開回應說,美方加徵關稅「給雙方磋商帶來新的不確定性」。華盛頓智囊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18日撰文說,中方說法沒有放棄談判的意思,但談判能否進行和能否成功取決於特朗普參與談判的興趣大小。他說,現在看特朗普的興趣不大。

同日,史劍道告訴美國之音,中方沒有搞清楚本屆美國政府和往屆政府的差異,他們沒有觀察到現在是總統直接參與決策。他表示,前兩任總統不怎麼關注中美貿易,而現在的特朗普總統非常關注貿易。

特朗普18日在白宮接見波蘭總統杜達時告訴媒體:「中國想過來談,我們總是樂於(接受)談判,但我們必須做點甚麼。」他表示,美國願意談判,可能會在某個時候與中方達成協議。但他也警告說,如果中方針對美國農民或產業工人採取報復措施,美方將立即尋求第三階段,針對剩下的2,670億美元進口中國商品加徵關稅。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18日接受CNBC採訪時也表示,貿易談判的下一步動向取決於中方。

羅斯說,美國對中國的新關稅是旨在改變中方的貿易行為,並促北京為美國企業提供公平的競爭環境。他同時提醒說,關稅對美國的通脹影響微乎其微,而中方在關稅報復上則已無彈藥。

除了美方第一輪貿易對話時交給中方的詳細清單,白宮近期更明確將對華的貿易要求明確簡要為「3零2停1允許」: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停止技術轉讓,以及允許美國公司在華獨立營運。

關稅只是特朗普政府解決中美貿易不平衡關係的一種方式。史劍道分析說,美國過去十幾年跟中共的談判都沒有成果,現在特朗普傾向於關稅制裁、而非更複雜的制裁,其原因是:關稅在未來幾年內能導致更小的雙邊經濟關係,雖然會帶來經濟痛點,但跟中共持續不平衡的市場准入及大規模知識產權竊取帶來的損失相比,關稅帶來的仍是更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