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中共隨後如法炮製,對同等價值美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而8月份,特朗普對16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中共又如法炮製。

現在,特朗普採取迄今最大行動,宣佈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關稅。但是這一次,中共無法再如法炮製——因為它沒有足夠的美國商品來徵收關稅。這對北京顯然構成了一個難題。

周二(18日),中共官員對特朗普最新關稅做出的反應是,向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徵收關稅。

中共針鋒相對的報復迄今沒有能夠阻止特朗普的貿易進攻。《紐約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稱,隨著白宮升級貿易戰,中共領導人不確定如何應對。

加州大學貿易專家歐捷達(Raul Hinojosa-Ojeda)說,中共官員「感到困惑」。

「他們不知道要怎麼辦」,歐捷達說,「他們擔憂針鋒相對的模式正中特朗普下懷。」

中共從美國進口的商品不足以讓它對美國2,000億美元關稅進行報復,更不要說特朗普威脅下一步將徵收的2670億美元商品關稅。

但是中共領導人感到他們無法後退。中共告訴國內民眾:貿易戰是美國遏制中國崛起行動的一部份。他們不想讓民眾認為他們在投降。

中共一些強硬派希望採取更激進的姿態。但是擺在中共面前的路沒有多少。

更極端的行動包括關閉工廠或鼓勵消費者抵制美貨,但此舉將損害中國就業。它們也會永久性損害中國作為經商之地的名聲,只會加速跨國公司離開中國。

中共也可以貶值人民幣。但是這將讓中國進口商品變得更貴,提高通膨風險,並導致資金外逃。

中共對美國商品提高關稅也將提高大豆和微芯片等重要進口產品的價格。豬飼料漲價將導致豬肉漲價;智能手機原材料上漲將降低中國工廠的利潤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