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9月17日)中共外交部敦促,關於一家中國遊客受到瑞典警方「虐待」一案,瑞典政府需要「徹查」。然而瑞典司法部門和媒體表示,對於無理取鬧的行為,警方的處理方式沒有任何問題。

《華盛頓郵報》9月17日引述典斯德哥爾摩首席檢察官Mats Ericsson的話說,經調查,瑞典警方沒有任何違規行為,此事已於9月7日結案。

「(當有人)無理取鬧時,這是最正常不過的(處理方式)了。」Mats Ericsson引用瑞典最大的報紙之一《晚報》(Aftonbladet)的報道說,「警方有權轉移民眾。」

該案發生在9月2日,但是時隔大約兩周之後,中共官媒《環球時報》開始炒作此事件,上周六單方面引述當事人曾姓男子的說法,稱瑞典警方粗暴對待大陸遊客、「曾姓一家三口被扔墳場」。

不僅中共黨媒大肆宣傳,中共外交部甚至出面「嚴正交涉」所謂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三名中國遊客事件,外界質疑中共官媒炒作此事是為了轉移視線。

事件回放:中國遊客撲倒哭嚎 目擊者稱在表演

綜合媒體報道,當事人曾先生與父母在當地時間9月2日0時5分,抵達斯德哥爾摩的Generator Stockholm旅店。根據旅店規定,曾先生一家2日下午2點之後才可以辦理入住,此時還有十幾個小時。曾先生一家躺在大堂休息,工作人員要求他們離開,遭到拒絕。

在交流無果的情況下,酒店工作人員叫來警察,兩名瑞典女警察把曾的父親抬出酒店。曾先生一邊拍著影片一邊喊著:「快來看,殺人啦!這就是瑞典警察。」與此同時,曾的母親坐在地上仰天哭喊……

在酒店門外,曾先生把背包向地下一扔,然後自己向前撲倒在地上嚎叫。他母親也大聲哭嚎。之後另外幾名警察趕來,一起把這一家人帶上警車送走。

瑞典《晚報》16日援引一位目擊者的消息說,「瑞典警察沒有任何粗魯行為,他們只是試圖平息整個事態,但中國遊客卻一直大聲哭嚎,拒絕配合。」目擊者還表示,「中國遊客分明是在表演,很奇怪,沒有人對他做甚麼,他自己直接摔在地上。」

曾先生後來發佈了女警把他父親抬出來、母親哭嚎的影片,也許他發佈這段影片是想要佐證自己一家人在瑞典確實遭到了警方的粗暴對待,結果影片曝光後,反而起到了反效果。從影片上根本看不出警方「暴力執法」,倒是看到了中國式撒潑和一臉困惑的瑞典警察。

對於大陸媒體報道的「扔墳場」一事,有網民根據當事人的定位翻谷歌街景說,他們是被警察扔在了Skogskyrkogarden公園北圍牆外的馬路上,靠近車站和地鐵的地方。而且,歐洲的墓地很多在市中心、公園或者教堂旁邊,就是個公共場所。

時隔兩周炒冷飯 外界質疑黨媒和外交部轉移視線

駐丹麥的記者Jan M. Olsen9月17日寫道,這件事情發生在達賴喇嘛訪問瑞典期間,「中共經常要求外國禁止他(達賴)進入,阻止(外界給他)一個說話的平台。」

有網友質疑,「這家人在瑞典出醜時間是2號,達賴喇嘛到訪瑞典,然後環球15號把這事翻出來,中共大使再接茬批鬥瑞典政府,利用這三人教訓瑞典政府接受達賴的到訪?」

也有人說,「大使館平時電話都很難打通的地方,突然好心關心起自己國民了,突然有點不知所措了!真是受寵若驚呀!無事獻慇勤,非奸即盜!」

「很奇怪,既然是犯病,為何不上醫院?就坐飛機回國了?」,有網友跟帖,「如果是特務就不奇怪,任務完成回國。」

網民「Joseph0709」說,「達賴被瑞典表揚,中共受不了,僱了一家子做演員挑事端,可惜演員沒找好,演得不到位。」

網民「yxpd」說,「外交部現在騎虎難下,估計還是會死撐到底。然而無論如何中國人的形象無疑將會被進一步損害。」

「甚麼樣的人能做出這種呼天搶地、一邊表演一邊攝影拍照的事?半個月前的事現在拿出來炒作,不就是達賴訪瑞典的事嘛,能大氣點一碼事歸一碼事嗎?」

「海外人民以後去大使館辦簽證,預定時間以後,大家可以半夜去免費住到大使館大廳。」

「就那三個人坐地呼天搶地的樣子,誰能和他們正常溝通那也是奇了。」

「起碼影片上未見瑞典警察野蠻執法,蠻規範地抬著人,要是中國(中共)警察早踢上了。而曾和他媽媽的確是在撒潑,很沒自尊。」

「只想聽聽共產黨這些黨媒是怎麼說寒冬臘月驅趕低端人口,掄著大鐵錘打砸低端人口的家的!」

「草地附近還有教堂還有通宵地鐵站,一家人在大馬路上哭天搶地,中國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