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負是漢代的第一女神相。她幫助劉邦取得天下,然後又勸大將周勃、陳平起兵討伐呂氏宗族。周勃等人平定呂氏宗族叛亂後,迎立劉邦之子劉恆為帝(漢文帝)。

周勃次子周亞夫,後來承襲父親的爵位為絳侯,是西漢著名的軍事家。

文帝九年,許負為周亞夫看相,周當時是河內太守。許負要周亞夫走到她跟前,仔細地看了又看,之後說:「再過三年,你便會封侯。封侯八年後,將任宰相,位尊任重,在眾臣子中你是首屈一指的,再過九年會餓死。」

周亞夫不信,笑了笑說:「我哥哥已代我父親為侯,就算他去世,也是他兒子承襲爵位,怎可能是我周亞夫?再說如果我已飛黃騰達到像你所說的那樣,又怎麼可能會餓死?」

許負看他不相信,就用手指了指亞夫口邊,慎重地說道:「你嘴邊有一條直線,紋理延伸到嘴裏,這是餓死之相。」

***

漢文帝六年(西元前158年),匈奴入侵,周亞夫當時是河內太守,被任命為將軍,領軍駐紮在細柳。周亞夫治軍有方,他的軍隊給人一種訓練有素的感覺。

過不久,文帝親自去霸上、棘門及細柳視察駐軍狀況,對屯軍於細柳的周亞夫軍隊那種嚴明的軍紀,印象極深。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文帝的先鋒到細柳駐軍的營門口,先鋒告訴守門的都尉:「皇上就快到了!」

守門都尉卻不理,也不讓他進去,說:「將軍有令,軍中只聽將軍命令,不聽天子的詔令。」

後來,即使文帝到了,也一樣不得其門而入。直到周亞夫有令下來之後,文帝才得以進入軍營。

幸好貴為天子的文帝有容人雅量,不但沒有惱怒,反倒覺得遵守軍中紀律是應該的。

文帝臨走時,還稱讚周亞夫:「此真將矣!……誰敢侵犯亞夫的軍隊呢!」

經過一個月後,三軍撤兵,文帝便任命周亞夫為中尉。

***

周亞夫的哥哥周勝之犯罪,被免去絳侯爵位,文帝念及周勃對國家貢獻很大,就下令在周勃子孫中選一個賢德的人來繼承,眾臣都推舉周亞夫,結果周亞夫就繼承了絳侯爵位。

文帝對周亞夫的治軍有方極為推崇,因此,在他臨終時,囑咐太子劉啟(後來的景帝)說:「國家若有急難,周亞夫可以擔當重任。」

文帝逝世後,景帝即位,他謹遵先皇遺旨,任命周亞夫為車騎將軍。

景帝三年(西元前154年),吳、楚等七國叛亂。周亞夫受命代行太尉,領兵去打吳、楚。當時吳國先去攻打梁國,梁孝王抵擋不了,就向漢景帝上書告急,景帝派人令太尉立即率大軍馳援。但是周亞夫卻領兵到東北的昌邑建造防禦工事。另外還派弓高侯韓頹當等率領輕騎兵去斷絕吳、楚糧道,對景帝的詔令置之不理。

吳兵缺糧,士兵個個飢餓疲乏,想速戰速決。但經過多次挑戰,周亞夫始終不肯出兵反擊。後來吳軍揚言要攻打亞夫的東南軍營,周亞夫卻派兵到西北去戒備。吳兵果然派出精銳部隊攻打亞夫的西北營隊,卻久攻不下。最後,吳兵實在是飢餓難耐,潰不成軍,只有逃亡一途。

此時,周亞夫立刻派遣精兵自後追擊,大破吳軍,只有吳王率幾個精兵成功地逃走,其餘的不是戰死就是被俘,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下邑之戰」。

周亞夫大勝歸朝,景帝不但不提抗令之事,反而正式任命他為太尉。五年之後,周亞夫升任丞相,很得漢景帝器重。這是周亞夫人生最鼎盛時期。

經過「下邑之戰」後,梁王因亞夫不救梁,從此懷恨在心,與周亞夫結下樑子,經常在太后面前說周亞夫的壞話。

景帝七年(西元前150年),周亞夫與景帝在廢太子劉榮等一系列人事處理上屢次出現歧義,也曾發生重大衝突,景帝非常不悅,慢慢地就疏遠了亞夫,亞夫只好稱病謝罪。景帝中元三年,亞夫被免除丞相職務。

景帝后元元年(西元前143),亞夫的兒子私購兵器尚方甲盾五百具,備作其父葬器,被人告發,亞夫也因此受到牽連下獄。廷尉召亞夫對質,並逼其供認謀反。周亞夫不服,在獄中絕食五天,最後吐血而死。

周亞夫果然餓死。◇

(事據《漢書》卷四十 張陳王周傳 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