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7月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長春長生)疫苗造假事件爆發後,吳湞被中紀委「立案審查調查」。

吳湞曾長期在食藥監系統任職,分管藥化註冊管理、藥化監管和審核檢驗等工作,手握重權。疫苗行業正是在其分管之下,因此吳湞又被稱為「疫苗沙皇」。

《中國新聞周刊》最新一期起底了吳湞在官場的非正常陞遷之路。吳湞曾任江西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局長等職;一位醫療行業的知情者表示,時任江西省衛生廳藥政管理局局長吳湞,利用手中權力插手干預藥品進入江西醫院,是輕而易舉之事。

報道說,1997年,大連某製藥廠的產品,幾乎一夜之間佔領了南昌市場。該知情者說,大連那家製藥廠的銷售老總,曾找吳湞「關照過」。

該知情者通過多方調查,發現吳湞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此前,吳湞還關照過江蘇泰州的某家藥企,此外還與幾家東北的企業往來密切。

隨後,該知情者匿名舉報吳湞插手藥企銷售的事,但此事並沒有影響到吳湞的仕途。

2006年9月,吳湞離開江西,赴京出任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副局長。

吳湞在分管疫苗行業的十多年期間,山西疫苗案、江蘇延申等疫苗大案頻發,他在任上兩次遭遇實名舉報。

一次是2014年8月,河南依生藥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張譯以河南省人大代表的身份與全國人大代表馬文芳聯名發佈舉報信,指吳湞瀆職、包庇下屬。

另一次是2016年,大陸《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杜濤欣實名舉報吳湞,指其在2009年的延申生物疫苗案和河北福爾狂犬疫苗案、2013年的乙肝疫苗案發生時,涉嫌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瀆職、以權謀私等。

吳湞落馬後,中共食藥監系統多名官員被免職。8月23日,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化妝品註冊管理司前司長王立豐落馬。王立豐與吳湞曾共事多年。

該司是原藥監局的核心司局之一,前身是原國家藥監局藥品註冊司。2006年,時任司長曹文莊被立案偵查。該司也因其控制全國數千家藥廠的藥品註冊,被稱為「天下第一司」。

報道引述一位醫療行業從業者表示,因該司權限過大,在吳湞主政期間前,該司就問題頻發,違紀違法問題頻出。

去年1月,吳湞的另一名下屬、中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審評中心前副主任尹紅章被判刑10年。尹被指控在2002年至2015年間利用職權為北京、浙江、上海、遼寧等多家公司在藥品申報審批上「開綠燈」,單獨或者分別與其妻子郭素英、兒子尹雨晨收受或者索取財物折合人民幣356萬餘元。

中共國家藥典委員會一名退休官員這樣評價吳湞,「剛愎自用,貪得無厭,而且財色兩收」。

長春長生疫苗造假事件,引發民眾極大的憤怒。8月16日,包括7名部級官員在內的42名中共官員因疫苗案被追責。對此,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當局為了平民憤而走的過場,處罰太輕,「虛晃一槍」。

這些被處理的官員,以副職居多。只有吳湞被「立案審查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