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9月底將在北京舉行高層會議,討論國企發展策略。有報道說,當局將重點強調國企在科技和經濟發展中的領導地位。而早一天中國財經專欄作家吳小平也撰文,聲稱中國的私營經濟,已經初步完成了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階段性歷史重任,而引爆爭議。

這兩條消息,只是給近幾年中國經濟明顯的國進民退現象加了新的註腳,而絕不是句號。中國的私營經濟是伴隨著文革的結束,和所謂的改革開放發展起來的。從早期的兩項主要政策「鬆綁」和「摸著石頭過河」,可以看出,中國經濟的活力只來自民間和私企。

中國的改革開放並沒有發展出成熟和獨立的私營經濟。在大多數時間,私營經濟必須和權力勾結或妥協才能生存發展,而且沒有得到過國企等同的待遇,無論是政治地位上,還是經濟競爭中。

中國的私營經濟也從來就沒有得到過其對中國經濟發展成果貢獻,相對應的承認和地位,在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論中敗多勝少。鄧小平只是暫時擱置了爭議,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則是企圖掩蓋或調和經濟和政治的矛盾衝突。然而,矛盾衝突並不因為當局不承認而消失。最終,社會主義的政治制度和對經濟發展貢獻最大的私營經濟之間不可調和的衝突必然爆發,不是包括有限的私企在內的畸形中國經濟向僵硬的「社會主義」政治體制靠攏,就是政治體制向私有經濟靠攏,兩者必取其一,沒有中間道路。

實際上,當薄熙來在重慶開始唱紅打黑的時候,他已經認識到了中國的跛腳改革快要走到盡頭了,撞牆了怎麼辦?向右轉意味著民主憲政,就沒有共產黨甚麼事了。薄選擇了政治(唱紅)經濟(打黑)同步向左轉,看似偶然實則必然。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挑戰中央的一方諸侯,能得到從中央高層到同級的省部級官員爭先恐後的取經和捧場,足可見「黨心所向」。這是中共自我意識的表達。

其實,從上個月劉鶴和美國低級別的貿易談判中,中方提出的條件顯示中共並沒有讓步的意思。第一部份立即可以滿足的增加購買美國商品,相當於中共駕輕就熟長期使用的訂單外交,絲毫不觸動政治和經濟結構;第二部份可以談判但需要時間的市場開放部份,就是中共在加入世貿後一直實施的拖延和耍賴戰術,實行遙遙無期;第三部份則是至關中共統治的社會主義性質及政權的維繫而絕不允許談判。

由此可見,中共加入世貿後的表現和當前用進一步國進民退來對應美國的貿易制裁,都不是哪個人心血來潮的結果。即使期間有非決策層的高官願意放軟身段做出讓步,也是在技術層面上的而不是結構上的。讓步,不是不願而是不能。

這幾年,中共正在急速向馬列毛原教旨主義轉向,先是意識形態,然後是經濟領域不可避免的跟進。在經過40年政治打左燈經濟向右轉的彆扭之後,轉彎信號終於和方向盤趨於統一了。從另一方面看,中共在骨子裏是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自由世界為敵的,既然假裝了40年再也無法繼續騙下去了,為了保住權力和社會主義旗幟,中共是寧願回到自力更生也不會順勢變革的。

高科技創新,來自無拘束的自由思想,而國企為代表的計劃經濟正好是刻板的因循守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從未給人類提供過新思想、新概念和創新產品。即使是高科技領域幾乎唯一的國企中興,還是以模仿為主。思想不是用錢能堆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