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巴基斯坦是重要的節點。中巴兩國互視為「全天氣的朋友」,自雙方建國以來,一直沒有任何嚴重矛盾。印巴為敵,巴基斯坦需要中國的支持以平衡印度;中國也需要巴基斯坦平衡印度以及開拓其在南亞和印度洋的影響力。

巴基斯坦西部的瓜達爾港,是中國近年重點發展的項目。瓜達爾港可以進口中東的油氣資源,以管線運至中國西部,減少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巴國支持中國的基建項目;只是財政困難,近月要求中國增資,不然項目無法照原定計劃進行。

七月下旬,巴國舉行大選。過去輪流執政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里夫派)和巴基斯坦人民黨均失利,由建制外的正義運動黨贏得大選。後者及其領袖伊姆蘭汗大力攻擊建制貪腐,但未有把矛頭指向中國。

不同的政黨希望把基建項目設在其支持者的根據地,形成落實上的困難和延誤。巴基斯坦穆斯林聯盟(謝里夫派)執政時要求把資源引導至旁遮普省,但當時的反對派則要求優先幫助發展落後地區如俾路支省。不管選舉結果如何,軍方仍然是巴國重要的政治力量,軍方與中國一直維持良好關係。

新的因素是美國特朗普政府最近宣佈取消巴基斯坦三億美元的援助,有意在國務卿蓬佩奧訪巴前向巴國政府施壓。特朗普政府目前的「美國優先」立場,對巴國的戰略主用不甚重視;早在今年一月已表示要削援,主要原因是巴國政府與軍方(特別是情報部門)維持著與一些激進伊斯蘭組織千絲萬縷的關係,包括巴國的塔利班組織。

特朗普認為巴國打擊恐怖組織不力,巴塔支持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破壞阿富汗的和平與穩定。特朗普打算收縮戰線,減少外援,故此向巴國開刀。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蘇軍佔領阿富汗時,巴國軍方與美國一起支持阿富汗伊斯蘭力量抗蘇;其後巴國繼續維持這種關係以便能影響阿富汗的政局。

巴基斯坦長期財政困難,現在特朗普政府即使不至全面斷絕援助,大概也會有相當幅度的削減。在美國的慫恿下,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稍前已表示不會向因「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破產的國家貸款助其渡過難關。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成為巴國的唯一重要資金來源。

巴基斯坦的例子再次突顯「一帶一路」基建項目的弊端。巴國一貫與中國友好,即使政黨輪替也未有產生政變。但它財政脆弱,基本上要依賴中國,中國不提供更多財政支援,目前已動工的項目無法完成。要繼續增加支援,自然加重負擔,有機會陷入無底深潭。

這就是好大喜功,不考慮每一個項目具體經濟效益和政治風險的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