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於利而行,多怨。」論語裏仁十二

今年初大律師公會(下稱「公會」)執委會改選,戴啟思成功擊退競逐連任主席的林定國,一洗公會過往幾年的頹風,對港人關注的重大法律議題提出及時、合情合理的專業意見。

今年二月,公會就選舉主任沒有給予周庭作出合理解釋機會情況下,取消其參選資格提出質疑;在三月則不點名批評法官審理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一案時,指曾安排多名社會名人出席旁聽是「走後門」,目的是為了讓陪審團認為他是好人,憂慮相關評論會被視為法庭認為部份公眾人士,可因其身份而不適合出席刑事審訊。

容不下正義之聲的中共,馬上給予公會一個下馬威,北京大學在無提供合理原因下,突然拒絕公會派出兩名會員到北大授課,以及取消讓戴啟思出席結業禮。公會之後決定無限期暫停與北大合辦的幾個課程。

公會前主席譚允芝日前感概地表示,戴啟思出任公會主席後,公會與大陸的交流活動幾乎全面停頓,並稱情況非她所願云云。譚允芝出任公會主席期間,多次發表令人震驚的言論。就2016年立法會宣誓風波觸發人大釋法一事,直言既然當選議員不知應如何宣誓,人們(即人大)便需要向他們說清楚。

近年譚允芝仍經常對香港事務大發偉論,不惜為上任前已僭建醜聞纏身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駕護航;在港獨問題上,則緊跟中共路線,並稱在香港高舉港獨橫額可能犯法,學術自由應有底線等。譚允芝的表現,明顯得到中港政權的青睞,年初獲港府委任為太平紳士,三月時更成為通訊事務管理局主席。

譚允芝字裏行間已分明將大律師公會被中共冷待的原因,完全推到公會頭上,這顛倒是非的說法,將又是她個人事業再上一層樓的踏腳石。

我深信大律師公會堅定的立場,不會因譚允芝的言論而有所動搖。是非黑白,歷史自有公論。◇